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6章 弃尸岩
    弃尸岩。

    吴大憨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抖的厉害,全身也抖的厉害,好像提到这三个字都很可怕一样。

    这三个字说出来之后,刺的我们每个人都愣了一下,忍不住踮起脚尖朝那痕迹顺延的方向看去,就见那痕迹歪歪扭扭蔓延过我们所在的山坡,然后越过山坳朝另外一座山坡走去。

    不用说,吴老伯被拖到那山坡去了!

    那山坡距离我们所在的山坡间隔一个山坳,大概有半里地左右,到处都长满了野草和荆棘丛,远远看着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黑影,看着就让人觉得后背生寒。

    看到对面的那环境,我心里涌出满满的疑问,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拖着一个成年人在山坡上这种崎岖难走的山路上走这么远?

    想到去送葬回来时我们身后的嘶吼声,还有瞬间就要了一个人性命的黑影,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尤其又听到吴大憨说出这么一个刺耳的地方名称来,更让人觉得心中涌起浓烈的不安。

    “吴哥,这次我们听你的,你要不要去找你老爹了?”这一次,新潮男没有像往常那么积极,而是询问了吴大憨的意见。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们都是个普通人,谁也不是超级英雄,碰到未知的恐惧和困难的时候,谁都有退缩的心理,就像我当初找他他骗我别人才是金殿龙一样的道理,但如果他询问了吴大憨,吴大憨要是去找他爹的话,我们三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肯定会跟着去的。

    新潮男要的,就是利用吴大憨推自己一把而已,逼着他做决定。

    我并没有觉得金殿龙有什么不道德的,甚至觉得他这不过是人的最本能的反应,甚至比一些人还要可爱,起码他知道想办法逼自己去帮吴大憨。

    吴大憨被问到的时候,先是惊恐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坡,又扫了一眼还横在坟里的棺材,或许想到棺材里的抓痕了,他这才咬咬牙下了决定,“怎么不去找,那是我亲爹……三位小兄弟能不能跟我一个人去,我一个人实在有点……”

    他巴巴看着我们,满眼祈求,说到他一个人去实在有点害怕的时候,他声音都抖的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利索了。

    吴大憨做了决定要去找他爹,我们也没有退路了,立刻下了决定,一起去找吴老伯。

    做了决定之后,这次由冰冷男带头在前面走,因为地上的痕迹很清楚,也不需要熟悉地形,只要跟着痕迹朝前走就行了。

    冰冷男走在前面,身材修长,后背宽厚,而且步子特别稳当,似乎这条路他走了几百遍一样,看的我都觉得心里宽松了不少,心想只要有他在,那我们至少还有最后的保障。

    只是顺着这痕迹去找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不管吴老伯是人拖走的还是动物拖走的,那拖走他的人和动物是为什么?

    其实在刚才解释棺材为什么竖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排除了吴老伯是动物拖走的可能了,因为就算动物有这份蛮力,也完全没有那种智商,所以拖走吴老伯的十有是个人!

    那就奇怪了,是什么人要半夜来拖走一个老头子?拖走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么一边想着,我们也一边跌跌撞撞朝前面走去,我对这里的山路本来就不太熟悉,而且现在是秋天,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野草和荆棘,走起来就特别麻烦艰难,更何况我手上还抱着个孩子。

    走到半路的时候,新潮男说要帮我抱溜溜,我早就累的腰酸胳膊疼了,所以顺势把溜溜给了新潮男。溜溜本来闭着眼睛都睡觉了,感觉到换成另外一个人抱着她时,她睁开大眼睛看了一眼新潮男,然后放心又重新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吴大憨忽然开口问我,“这位小兄弟,你怎么抱着个孩子?我看这孩子的眼睛不太对劲,是不是生病了?”

    他说溜溜生病的时候,本来已经闭了眼的溜溜猛然睁开了双眼,冷冷瞪了吴大憨一眼,吴大憨正好看向溜溜,居然被她这一眼给瞪的哆嗦了一下,赶紧别开了脸不敢再看溜溜。

    我轻轻拍了拍溜溜以示安慰,这才扭头随口掐了个瞎话,“吴哥,不瞒你说,这孩子是有点不舒服,我听说咱们村有个神婆精通民间土方医术,很多医学上都束手无策的病在她这里都药到病除。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所以只能抱着孩子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一进村就碰上送神了,这才耽搁了。要是真的有这号人的话,等找到吴老伯之后,还得吴哥给我引荐一下,毕竟你们是乡亲,比较好说话。”

    我说是来碰运气,是怕吴大憨真的问我听到的那神婆叫什么,住什么地方之类的,那我岂不是一张嘴就露馅儿了?

    吴大憨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问了我一个问题,“看你还挺年轻的,这是你的什么人?”

    我愣了,这是第一次,有人问溜溜是我什么人。

    但也只愣了短短几秒钟,我立刻回答了吴大憨的问题,“这是我女儿……我看着年轻,那是因为结婚早,孩子要的也早,呵呵。”

    我说溜溜是我女儿的时候,本来正在新潮男怀里闭着眼睛睡觉的溜溜,竟然忽然睁开了眼,甜甜冲我笑了笑,然后奶声奶气叫了句,“爸爸……”

    我暗暗诧异,这小家伙竟然能听得懂我们说话,她听到我认她当女儿,所以她眼里笑容里都是欢喜!

    诧异之后,我转眼看到了小家伙天真无邪的笑容,心里也跟着一暖,温柔伸出手摸了摸她娇嫩无比的脸蛋,柔声说,“溜溜,你睡吧,天不早了。”

    溜溜又冲我甜甜笑了笑,用胖乎乎的小手抓了抓我的手指,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睡觉了,只看的我心里暖呼呼的,竟然像是真的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一样。

    后面吴大憨没有再说话,这个问题就这么过去了,我因为溜溜心情瞬间好了很多,甚至都觉得本来的恐惧和不安也一下子被冲散了很多。

    可事实证明,我放松的太早了。

    我们几个人大概走了二十来分钟的样子,才从刚才在的山坡上走到了两个山坡之间的山坳里,那痕迹还是没有停下来,还是蜿蜿蜒蜒朝另外一个山坡顺延而去,应该是上了弃尸岩。

    走到这个山坳时,我就看到对面被称为弃尸岩的山坡上居然种满了树!

    原来,刚才看上去郁郁葱葱的东西,竟然是满坡的树!

    “吴哥,那山坡上中的是松树还是柏树,怎么长势那么好,都能长那么高。”停下来歇脚的时候,我看着对面山坡上高高的树林好奇问道。刚才距离太远也不觉得这树林茂盛,如今走的近了,才感觉对面坡上的树要是松树或者柏树的话,那也未免太高大了些。

    我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越接近弃尸岩,吴大憨就越紧张,我甚至都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那绝对不是累的,而是紧张所致,听了我的话后,他飞快看了那坡上的树一眼,然后低低回答了一句,“那不是松树,也不是柏树……是槐树。”

    我们三人都愣住了。

    很多人都知道,槐树有邪气,容易招鬼,更别说这么一大山坡的槐树了,难怪越接近弃尸岩就越觉得阴森森的,原来竟然种了满满的一山坡槐树,也不知道这陀狮岭的村民到底怎么想的。

    虽然觉得这山坡颇为邪气,但我们休息了一下之后,还是继续跟着痕迹朝弃尸岩走去。

    等走到弃尸岩所在的山坡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满山都是树木遮挡的缘故,我们只觉得这山坡阴森森的诡异极了。

    我只觉得全身紧绷,也不敢距离他们三人太远,一直紧紧跟着他们朝山坡上走。

    可我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刷”的声音!

    这声音很突然,但是却很清晰。

    我几乎是在听到这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就猛然扭头朝身后看去,寻找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我很快就找到了……一双绿色的眼睛,正躲在一条狭长的窄地角落紧紧盯着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