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5章 空棺
    冰冷男做了决定之后,拔脚就朝那个身影走去的方向跟了过去,我和新潮男也没有怠慢,立刻紧紧跟上了他。吴大憨犹豫了片刻,也跟在了我们身后朝坟地走去。

    那个身影始终还是比我们快了不少,等我们赶到坟地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身影!

    到了坟地之后,吴大憨反而没有像刚才那么害怕了,他一个箭步奔到了他爹的坟前,只扫了一眼就惊呼了一声,指着坟堆结结巴巴说,“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人挖开了俺爹的坟?”

    我们赶紧走上去一看,可不是,前半夜埋好的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刨开了。刨坟的人显得很匆忙。四处挖的都是土,整个坟堆一片混乱,让我们惊讶的是,吴大憨他爹的棺材不在墓室,也没有被抬出来。反而竖了起来,棺材盖半开半掩,也看不到里面到底还有人没有!

    自从跟着被淫嗜鬼附身之后,我对这种半开半闭的棺材有了心理阴影,尤其看到这棺材还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竖在坟中。我就更觉得发憷,一时不敢上前去看到底怎么回事。

    新潮男先跳进了墓穴中,稍微用了一下力就把棺材盖给推开了,推开后他看了一眼脸色就凝重无比了,然后抬头看向我们,低低说,“棺材是空的!”

    棺材是空的?

    新潮男说了棺材是空的之后,又把煤油灯要了过去,照了照棺材里之后倒抽了一口凉气,对我和冰冷男说。“师兄,锋子,你们来看看这棺材里面。”

    新潮男的身手和本事虽然没有冰冷男牛逼,但也算是见多识广的,能让他都倒抽一口凉气的,显然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所以我立刻抱着溜溜跟冰冷男一起凑了过去。吴大憨见我们凑过去了,他也好奇凑了过去,想看看棺材里到底怎么了。

    天色虽然依旧很暗,但新潮男把煤油灯直接放进了棺材里,然后用手指给我们看,“你们看这些抓痕,当时吴老伯肯定极力挣扎过……”

    看清楚之后,我也倒抽了一口凉气!

    在棺材两侧和棺材盖上,到处都是或深或浅的抓痕,有些地方甚至还有血迹,应该是用手抓棺材的时候指甲断了,然后把血给染上去了!

    看着棺材上密密麻麻的抓痕,我们一起沉默了,脑海中浮现出吴老头在棺材中挣扎敲打的模样。他当时应该多绝望害怕,才能硬生生用手在棺材上抓出这么多抓痕来!

    吴大憨看到棺材上的抓痕和血迹后,扑通一下就跪地上了,他也不敢大声哭,只能低声而压抑的哽咽着说,“爹啊,我的亲爹啊,你可受苦了哇……”

    我们三人默不作声看着低声哽咽的吴大憨,谁也没有上前搀扶他,更没有办法斥责他居然相信这么奇葩的风俗。亲自把自己的老爹活生生给埋了!

    有时候,理智和亲情,都有可能被愚昧的风俗习惯给玩弄了,可深陷其中的人却不自知。

    我们沉默了片刻,很快就开始探究吴大憨他爹怎么会不在棺材里了,当时我想到了两种可能性:

    第一,是吴大憨他爹自己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因为送葬的人知道吴大憨后半夜还要来刨坟,所以他们埋的时候只是象征性埋了一层浮土,并没有埋的太瓷实,可即便是这样,一个人被装在棺材里,棺材上还埋了一层土,他能推开沉重的棺材盖然后从土里爬出来的概率很小。

    更何况,被活埋的还是一个已经七十三岁的老人!

    所以,这个可能性很小。

    第二,有什么人或者东西把他从棺材里弄走了。

    想到这点后,我很快查看了一下被挖开的坟地,可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人的或者动物的脚印,反而找到了一道类似于什么东西爬过的痕迹。而且这道痕迹一直朝山上延伸……

    两个推断好像都不太可能,我彻底迷惑了:

    “奇怪,按道理来说,吴哥他爹不可能一个人从棺材里爬出来。可这坟地没有任何脚印,只有一道痕迹。那就说明没有人救他。难道真的是吴老伯推开了棺材盖,然后从土堆里爬出来,接着爬走了?”看着那道朝山上延伸的痕迹,我满脸疑惑推测道:“可他为什么不往家的方向爬,而是往山上爬呢?”

    新潮男很快就反驳了我,“就算吴老伯力气足够大,求生的意愿足够强,真的能从坟堆里爬出来,可这竖起来的棺材是怎么回事?难道,吴老伯从棺材里爬出来之后闲着无聊。就顺带把棺材竖起来玩玩?还有,咱们来的时候看到的身影,吴哥也确定是他爹,那身影又去哪儿了,他是什么东西?脚印呢?怎么会什么脚印都没有?”

    他情急之下,用了什么东西来形容那个身影,吴大憨精神紧绷,居然也不在意,只是紧紧盯着一片凌乱的坟地看,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能想到的我们都想到了,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再次皱起了眉头,我本来就觉得自己的推断不太成立,现在被新潮男三言两语就反驳了,我更是看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了,到底是谁挖开的坟,棺材为什么竖着,吴大憨他爹又去哪儿了?

    我们在推断的时候,冰冷男绕着坟地看了一大圈儿,然后回来对我们低声说。“这坟地附近有东西,咱们小心些!”

    坟地附近有东西?

    我们的精神再次紧绷了起来,我将手里举着的纸人放在了地上,一只手摸住了怀里的墨尺,我怀里的溜溜滴溜溜看了看四周。然后用胖乎乎的小手指了一个方向,小脸绷的紧紧的。

    我顺着她的小手看去,她指着的方向正好是那道像是爬出去的痕迹走过去的地方。我往前走了几步,踮起脚尖看了看,山上的野草很凶。爬过去的时候会压倒一大片草,所以痕迹就会很明显。站在我的方向顺着这痕迹看去,很容易能看到这痕迹越过一道山坳,然后延伸到另外一座山上去了。

    我扭头看看冰冷男,冰冷男冲我点点头。又对吴大憨说道:“吴老伯不是自己爬出去的,是有东西把他拖走的。”

    吴大憨猛然抬起头来,用手背擦了一把眼泪,结结巴巴问,“小,小兄弟,你是怎么知道俺爹是被拖走的?啊,被拖走,俺爹被拖到什么地方了?”

    吴大憨完全被眼前发生的事情给搞晕了,说话也语无伦次的,看冰冷男的眼里都是惊奇。

    冰冷男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你们村子之前就有老人被活埋,之前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吴大憨认真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送神这种事,村里的人会帮你送,但是却没有人会帮你在后半夜回来看的。村子里倒是还有活着的老人,也有没有活过来的,但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他们家的人都不会对外人提一个半个字的,所以我不知道之前到底有没有这种事发生过。”

    我一脸失望,显然白问吴大憨这个问题了。

    冰冷男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给我们示范了一下,就见他倒转身装作拖着一个人往山上走的模样。走了几步路之后,他才对我们说道:“其实并不是没有脚印,只是脚印被拖着的人给扫平了!其他的地方他都掩饰过了,你们没见这坟地乱的有些异常吗?”

    冰冷男示范后,我瞬间恍然大悟。一拍腿兴奋说道:“没错,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这个人把吴老伯从坟地里弄出来,然后掩饰了自己的脚印,可无论他如何掩饰,总会要留下一排脚印的。所以,他就想到了一招,干脆拖着吴老伯往山上走,这样就扫去了他自己的脚印。到了山上就更不用掩饰了,反正咱们也不会看到他的脚印。至于棺材为什么会竖着,是因为这个人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或许手里没什么工具,所以他干脆摸到棺材,用绳子绑了一头,然后硬生生把棺材给翻了个个儿。这土埋的补肾,棺材翻了个个儿后,自己就露出来了,他就能把吴老伯给弄出来了,你们想想,是不是这回事?”

    我这么详细解释了一番之后,吴大憨也明白了,他惊慌顺着痕迹朝山上看去,看了一眼后,他不自觉后退了几步,像是十分害怕的样子一样。

    “吴哥,你对村子的环境熟悉,你知道不知道,那痕迹顺着什么方向走了?咱们现在跟上去,说不定还能把吴老伯给救出来呢!”新潮男拍了拍吴大憨的肩膀,指了指那痕迹延伸的方向问他。

    吴大憨冷不防被他拍了一下,吓得猛然哆嗦了一下,整个人都抖成了筛糠一样,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来,“弃尸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