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章 午夜
    乡间的晚上好像特别黑,伸手不见五指,从吴大憨家出来一直到走出村子,整个村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安静的让人心慌。扭头看看,整个村子巨大的阴影就好像一座巨大的坟墓,里面全住着死人一样!

    我一只胳膊抱着溜溜,一只手举着纸人。

    黑暗中,我依旧能看到那纸人的脸,惨白惨白的,正用一双乌黑空洞的眼睛看着我。溜溜紧紧缩在我怀里,大眼睛紧急闭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吴大憨走在最前面,手里提着那盏昏暗的煤油灯,外面用玻璃灯罩罩了,那灯芯忽明忽暗的,好像随时都能灭掉一样。

    冰冷男和新潮男跟我一起并排走着,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紧绷着神经赶路,四周实在太过于安静,好像我们低声说句话都能惊扰藏在黑暗中的什么东西一样。

    我们走的不慢,很快就走出了村子,然后拐到了往山里走的小道上。

    拐到山间的小路上后,我抬头看了一眼前方,就见四处绵延的山峰在黑暗中静静矗立着,山脉巨大的阴影将树木和草丛都笼在了里面,眼睛所到之处都是各种怪形林立,看的我胆战心惊的,下意识紧紧抱住了怀里的溜溜。

    拐到往山里走的小道上之后,吴大憨顿住了脚步,低声对我们说道:“山里的路不好走,你们慢点。”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明显在颤抖,话说了一半就紧张吞了一口唾沫,身子更是抖的厉害,他手里的煤油灯也一起跟着瑟瑟发抖。

    看的出来,他害怕到了极点,他提醒我们注意点,或许只是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不那么害怕。

    看出来他很害怕之后,新潮男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有我们在,你放心……”

    新潮男一句话都还没说完,深山处忽然响起了一阵哭声!

    忽然响起的哭声很像猫叫春的声音,弱弱的、婉转的,就像是小孩子在哭,这哭声在寂静的山野中响起来的那一瞬间,我就觉得像是有一根针狠狠刺了我的心脏一样,浑身一颤,不自觉倏地朝深山处看去,这是什么东西在哭?

    我猛然颤抖的时候,怀里的溜溜也倏地睁开了双眼,探起小脑袋朝深山处看去,一双眼睛瞪的圆溜溜的,警惕非常!

    走在最前面的吴大憨全身筛糠似的抖了起来,他手里的煤油灯也跟着一起抖的厉害,看的我胆战心惊的,赶紧提醒他不要再抖了,否则煤油灯就要灭了,灭了的话,我们就得赶回去了,那他爹就没有希望了。

    我的话才刚说完,就见本来火光微弱的灯芯,火花竟然一下子蹿出来老高,就像是刚刚往里面添加了煤油后火苗忽然蹿出来一样!

    除了那让人瘆的慌的哭声之外,四周依旧什么声音都没有,更没有一丝风,这火光怎么会一下子蹿这么高?

    我们四个人紧紧盯着吴大憨手里的煤油灯,连呼吸都瞬间凝固了起来。

    灯芯一直在摇晃,我的心像是被什么攥住一样,紧紧盯着火光不停摇晃的灯芯。我能清晰的听到吴大憨咽唾沫的声音,然后他艰难开了口,“这,这煤油灯是不是要灭了?”

    我们也都这么想的,这灯芯一直这么晃,应该很快就会灭的。

    可这一次,我们都想错了,灯芯的火光摇晃了很久,竟然越烧越旺,甚至隔着玻璃罩都能听到煤油灯燃烧时哔哔啵啵的声响。

    “这,老人都说煤油灯是阴魂灯,引魂灯灭了就代表坟里的老人已经去了,要是没有灭,说明坟里的老人还活着。可现在又没风也没往灯盏里加油,这火焰怎么还越烧越大呢,难道是俺爹想借此告诉俺们什么?”吴大憨紧紧盯着煤油灯,低低猜测着。

    他说完之后,那哭声忽然就停止了,毫无征兆的,就像是它毫无征兆响起来一样!

    这哭声停止之后,我们四个人一起朝深山处看去!

    山里依旧是黑黝黝的,没有风,也没有月亮,甚至连空气都像是不再流动了一样,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砰砰作响,低声问冰冷男他们,“那咱们现在是走还是不走?”

    新潮男紧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冰冷男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看了前方片刻,这才迈步朝前走去,“既然煤油灯没有灭,那咱们就继续往前走。”

    之前经历的事情中,新潮男无形中已经成了我们两的主心骨,他说往前走,我和新潮男都没有反对,立刻跟着他朝前走去。吴大憨犹豫了一下,也赶紧跟了上来,只不过走的时候腿肚子一直在打哆嗦,只是坟地里是他老爹,我们几个外人还坚持要去呢,他没有办法不去。

    只是这一次,吴大憨再也不敢走前面了,总是有意无意朝后面躲,显然他刚才被吓的不轻。

    新潮男看不下去了,皱了皱眉从他手里夺过了煤油灯,快走几步走到了最前面替我们照明。

    那哭声停止之后,周围又恢复了一片死寂,甚至连只虫子的叫声都没有,只要我们几个人的脚步声,煤油灯发出昏暗的灯光,将我们四个人的身影扯的很长,走动的时候不停晃动着,乍然看上去触目惊心的。

    没走几步,走在最前面的新潮男忽然顿住了脚步,然后低低说了句,“前面有人!”

    我们被迫停止了脚步,我一个收势不住,差点撞到新潮男的后背上,但我却顾不上差点摔倒,急急抬头眯起眼睛朝前面看去,这一看,我就觉得全身的汗毛一根一根竖立了起来。

    前面大概距离我们有五六米的路上,有一道身影在缓缓朝前走着,看那背影,竟然像是一个老人,走的很慢,而且很吃力!

    我们面面相觑,这大半夜的深山野地,怎么会出现一个老人在走路,而且还是朝深山里走?

    我们正奇怪的时候,吴大憨一把推开了我们,几步走到了最前面,紧紧盯着那道不停蹒跚朝前走的身影,然后颤抖这声音叫了句,“爹!”

    卧槽,前面那个蹒跚的身影居然是吴大憨他爹!

    我们正在震惊的时候,吴大憨已经追上去了,嘴里不停叫着,脚步飞快。我们三个人怕他出事,也加快了脚步,紧紧跟在吴大憨身后,眼睛却紧紧盯着前面的身影。

    按道理来说,前面的是个老人,而且走的那么慢,他距离我们只有五六米的距离而已,我们几个年轻人加快脚步后,应该很快就能追上前面蹒跚的身影的。

    可奇怪的是,无论我们走多快,那道蹒跚无比的身影却始终在距离我们五六米开外的地方,不多也不少。吴大憨一边朝他狂奔,嘴里也不停的喊了好多声,可那道身影连头都没有扭,始终那么慢慢朝前走着。

    吴大憨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狂奔了一段路之后,猛然听了下来,嘴里嘀咕了一句,“奇怪,俺爹怎么走那么快,我都追了这么久都没有追上!”

    我们也紧跟着到了他身后,看看前面继续朝前走的身影,低低问吴大憨,“吴哥,你能确认那是你家老爷子?”

    “那可不是,他是我家老头儿,光看个背影我就知道是俺爹了。你们在看,俺爹之前摔断过右腿,右腿走路的时候有点瘸,你们看看前面那个人,他走路的时候也有点瘸,那不是俺爹是谁!”吴大憨说这些的时候,语气有些激动,“可他为什么不答应一声?”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几个人一起顿住了脚步,紧紧盯着那道身影在前面缓缓走着,走了很久,我忽然想到了个问题,“吴哥,你能看出来这个身影要去什么地方吗?”

    吴大憨紧紧盯着那道身影看了许久,然后猛然抬头看向我们,“他,他要去俺家坟地!”

    我们桑个人面面相觑,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我们大半夜的来挖坟救吴大憨他爹,他爹出现了却没有回家,而是朝坟地的方向走?

    还有,如果那道身影真的是吴大憨他爹,他又是怎么从棺材里爬出来的?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我不敢细想,看着那道越走越远的背影,全身冷的厉害。

    冰冷男也紧紧盯着看了很久,终于说了句,“走,我们去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