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章 奇葩风俗
    吴大憨的话彻底让我们震惊了,这是什么风俗,一个人还没死,就把他放棺材里活埋了?

    新潮男蹭的站了起来,声音猛然拔高,“老爷子都还没死,你就把他给埋了?你这儿子是怎么当的?去坟地的时候你爹还在里面敲棺材,你听了不觉得心里难受?这么把你爹给活埋了,你心不虚,晚上不做噩梦?”

    我心里也是满腔气愤和疑惑,但又奇怪,这吴大憨不像是那种忤逆不孝的人,怎么会把自己还没死的老爹给活埋了?还有那群送葬的人,他们都是村子里的人吧,怎么眼睁睁看着吴大憨把自己的老爹活埋了,还那么多人当帮凶?

    可想想事情不太对啊,去送葬的人个个都胆战心惊一溜小跑的,无论去送葬的路上还是回来的时候,他们都是急匆匆的像是被什么撵着似的,说明他们知道有危险。

    既然知道有危险,那他们就应该不会当吴大憨的帮凶,把吴大憨他爹给埋了,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我们三个人的表情应该都差不多,吴大憨看了看我们,无奈搔了搔脑袋,又看看他女人,这才无奈说,“三位小兄弟,我吴大憨就算再不是东西,也不会把自己老爹给活埋了。可我也没办法啊,村子里就这么个规矩,凡是年龄在七十三、八十四的老人,都会被送到坟地,这是千百年来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规矩,我也不敢打破啊!”

    我当时就想骂他妈的这是什么狗屁规矩,活到七十三八十四就要送坟地里活埋,还流传了几百上千年?

    可我很快就从吴大憨的话里发现自相矛盾的地方了,如果七十三、八十四两个年龄都要活埋,那就不可能有人活到八十四!可他说的很清楚,七十三八十四两个年龄都要活埋的,这是村子里流传下来的规矩。

    新潮男脑子快,嘴也快,很快就问了,“大哥,要是七十三都活埋了,那村子里怎么有人怎么能活到八十四?除非他从坟里爬回来又活了十来年!”

    吴大憨和他媳妇的脸一下子就变了。

    吴大憨他媳妇本来一直紧绷着脸,一看就很紧张那种,新潮男这么说了之后,她蹭的站起身来要撵我们,“三位小兄弟,不是我们不肯留你们,你们这么胡乱说话,要招大祸的,你们快走吧,我们不敢留你们了!”

    我看了看吴大憨,吴大憨竟然也没有阻拦,像是默认了他媳妇的做法,打算把我们撵出去。

    我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新潮男嘿嘿笑了笑,搂着吴大憨的肩膀赔笑道歉,“大哥,我年轻嘴快,又不懂咱们的规矩,说了大哥你不爱听的话,你不要见怪。嫂子也别生气,我再也不胡说八道了好不好?这大晚上的,外面黑天漫地的,送神回来时还有个人被害死了,嫂子你要是这么撵我们出去,就是要我们的命啊……”

    新潮男提到有人被害死了,吴大憨他媳妇明显打了个冷颤,惊恐扫了一眼门口,然后看了看吴大憨,这才叹气说,“好吧,我们两口子也不是恶人,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出事。不过你们一定得记住,在陀狮岭说话做事都小心些,不然……”

    说到最后,她又习惯性惊恐看了一眼窗口,好像外面有什么盯着她看似的,然后猛然闭了嘴,再也没有说下去。

    我也不自觉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窗口,窗外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屋子内到处都是纸人纸马,尤其是床上几个纸人,每次看到它们都觉得它们像是在阴森森盯着我们看,全身的寒毛总会一根一根竖起来,我的神经更是紧绷的厉害。

    见吴大憨不再撵我们,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但谁也不敢再张口了,生怕一不小心就触碰到了吴大憨两口子的忌讳,被他们撵出门去。

    只是大晚上在这么一个诡异的村庄,坐在这么一个满是丧葬用品的屋子内,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心里跟什么抓着似的,难受的很。

    沉默了片刻之后,一直没有开口的冰冷男却开口了,声音依旧是淡淡的,“你不把知道的告诉我们,我们怎么在后半夜帮你去挖坟?”

    挖坟?

    我和新潮男吃了一惊,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吴大憨更是吃惊看着冰冷男,看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问,“小,小兄弟,你,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后半夜要去坟地?”

    冰冷男很快给了他答案,第一,有活到八十四的老人,那说明到七十三的老人有没有死的,那只可能是去坟地挖回来;第二,棺材里的氧气很有限,要是不早点去,吴大憨他爹会被活生生憋死,所以他不会等到明天。

    至于为什么前半夜不去,那应该又是千百年来老祖宗留下的规矩。

    我急急看向吴大憨,想知道冰冷男说的是不是真的,他要是真的还要去挖坟的话,那肯定是越快越好,不然吴老汉不是要活生生被憋死在棺材里吗?

    吴大憨憨厚的脸上全是震惊,应该是很惊讶冰冷男居然会知道他要做什么,半晌才点点头,“没错,过了晚上十二点,我就会去坟地把坟挖开,然后把俺爹给弄回来。小兄弟,你不是我们陀狮岭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其实冰冷男在说之前就告诉他这么猜测的原因了,只是吴大憨太过于震惊,所以忍不住问了一句。我们却是被他的话给震惊到的,我当时想的是,这他妈的是什么风俗,到了七十三八十四要活埋,活埋了还要挖出来,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是不是?

    冰冷男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吴大憨把刚才没有说完的话说完。

    吴大憨飞快看了一眼他媳妇,他媳妇也是一脸震惊看着冰冷男,他这才接着往下说道:“常言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活到这个岁数就该去见阎王了。所以活到这个年龄的老人,家里人都要在傍晚把他送到坟地埋了,这叫送神。过了十二点再去把老人的坟墓挖开,要是老人还活着,说明阎王不要,家里人就得大半夜接回来,路上不能碰到任何人;要是老人去了,那就说明被阎王召走了。”

    这一番言论,听的我们目瞪口呆!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居然还有这种风俗,而且还流传了这么多年,时兴这种风俗的人,是脑子被门挤了吗,把一个大活人装在棺材里埋在地下,他不会憋死才怪呢,还什么被阎王召走了!

    我本来想问问吴大憨村子里的人有没有觉得这种风俗不太对劲,但想想他们两口子刚才的激烈反应还是算了,他们一直接受这种观念,认为这种事情是天经地义的,绝对不会觉得村子里流传的这个风俗有毛病。

    吴大憨讲完我们沉默了片刻,新潮男又接着问,“吴大哥,那一直跟在咱们身后的东西是什么?送葬的一个人被那东西给弄死了……”

    提到那东西,吴大憨明显打了个哆嗦,赶紧摆手制止新潮男往下说,他接着端起一碗水,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碗,这才抬头颤抖着声音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村子里的人都叫他们夜魅郎。”

    提到“夜魅郎”三个字的时候,吴大憨抖的厉害,好像提到那东西的名字都能被害死一样,他媳妇更是惊恐打开门看了看,这才颤抖着缩回身来,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看他们两的反应,我们都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只能沉默下来喝水。

    几个人就这么呆坐了很久,吴大憨看了看时间,站起身来低声说,“现在该去坟地接俺爹回来了。”

    我们相互看了一眼,总觉得这句话别扭的很,却纷纷站起身来对吴大憨说我们也去,反正我们都已经送过神了,再去请回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吴大憨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我甚至觉得他有些庆幸,毕竟一个人去深山里挖坟,想想都瘆的慌,要是多了我们三个人帮忙,那自然就不一样了,至少胆气都是壮的。

    答应我们跟着去之后,吴大憨自己用棍子挑了一盏煤油灯,然后让我们三人每人拿了一个纸人,走出门的时候,他低声说,“只要去的路上煤油灯不灭,咱们就能继续往前走,要是煤油灯灭了,咱们就得赶紧回来,听到了没有?”

    我们三人点点头答应了。

    吴大憨见我们答应,这才带着我们一起走出了家门朝坟地走去。

    刚刚过了十二点的村子,正是最黑暗的时候,天色很黑,没有一丝月亮,也没有一丝风,整个村子一片死寂。

    我们三人每个人手里举着一个脸色惨白惨白的纸人,缓缓朝坟地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