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章 没死
    又走了一段路,我们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响,那声音距离我们也越来越近,好像就近在咫尺,下一秒就能撵上我们一样!

    距离近了之后,那声音就听的更清楚了,与其说是像风声,不如说是像某种动物低低的嘶吼声,而且那嘶吼声听上去竟然不是野兽该有的,竟然带了几分阴森。

    经过我们村子的事情之后,我也不是没有一点见识的毛头小伙子了,可这种声音还是让我觉得头皮发麻,走路的时候感觉都在颤,怀里的溜溜吃饱了,听到声音要探起小脑袋朝后看,被我给按住了,一颗心砰砰直跳。

    我不自觉脚步就加快了,后背一直绷的紧紧的,总觉得身后那东西要扑上来将我的喉咙咬破一样。

    飞快朝前走的时候,我拽了拽新潮男指了指身后。他扭过头冲我摇了摇头,又指了指前面,示意我不要管,继续往前走就行。我看看冰冷男,他目不斜视朝前大步走着,好像对身后的响声充耳未闻一样。

    我稍微宽了心,他们两个人的本事我见识过,要是后面的东西真的那么可怕,那他们两人不会这么镇定自若朝前走的,我也赶紧跟着朝前走就是了。

    这一次,不用说,我们三人就加快了脚步。

    再看前面的送葬队伍,他们来时抬着一具棺材都走的飞快,如今没有了棺材的累赘,他们更是健步如飞,就差小跑着往回跑了。我在想他们是不是知道后面跟着的东西太过于可怕,所以他们才走的这么快?

    可这后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吓成他们那样?

    天色浓黑,周围到处都是山野野草,死寂的山间只有一队人急急走路的脚步声,这种声音让人听的心慌无比。

    就在队伍快要拐弯的时候,本来安安静静朝前走的队伍中,忽然就有个人“啊”了一声。

    这声音太过于突然,虽然短促低沉,但在这么死寂的环境中显得十分突兀,就像是一枚炸弹投进了平静无波的湖面似的!

    正在行进的队伍,忽然就停了下来!

    所有人的神经,几乎在一瞬间就紧绷了起来。

    我们三个人探头朝前面看去,就见前面有个人蹲下来死死捂着脚踝,像是崴到脚了,但是他只叫了那么一声,就再也不敢张嘴叫了,只是仰头看着同伴,应该是想让他们帮忙。

    旁边几个人站在他旁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蹲下身子去帮他。

    更让我们纳闷的是,那几个人犹豫了片刻之后,竟然抬脚就朝前面奔去,其他人也是那样,都急急朝前走,好像生怕什么撵上他们似的,很快就把崴脚的这个人落在了后面!

    他们把那个人落下之后,那个崴脚的竟然咬着牙站起身来,艰难跳着脚朝前走,可他刚走了几步就猛然扭回头来,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只觉得他双眼猛然瞪大,我们能依稀看到他的脸,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表情惊恐到了极点!

    就在那一刻,一道黑影闪电般朝他扑了过去,我们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到黑影是什么,就听到一阵惨叫声撕破了夜空,那道黑影又是一闪,蹿到旁边的草丛去了!

    我们惊惧看着黑影蹿进去的草丛,草还在微微晃动着,可那黑影太快,我们根本就没看到那是什么东西!

    再回头看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仰面躺在了地上,身子还在剧烈抽搐着,我们急忙奔上去凑近一看,就见他脖子上被抓出一道深深的伤口,正是这道伤口,要了他的命!

    而在那道致命伤口旁边,还有几道浅浅的抓痕,像是某种东西用犀利的爪子抓出来的!

    难道,刚才那道黑影竟然是一只凶猛无比的动物?

    对于这点,我们都持怀疑态度,毕竟现在人口越来越多,居住也越来越密集,这种可以伤人的动物几乎都不复存在了,更别说还是这么凶猛,快如闪电的动物,怎么还可能出来伤人?

    可这人脖子上的伤口若不是动物抓的,那又是什么?人吗?

    看着眼前这人脖子上深深的伤口,想到刚才我们身后低低的嘶吼声,我不觉得惊出了一后背的冷汗!

    这个村子,实在太过于诡异了!

    地上的男人已经不再抽搐了,冰冷男探了探他的脉搏,一脸凝重冲我们摇摇头,显然这个男人已经没有救活的希望了。

    既然这男人已经没有办法再救活,我们三人也没有再耽搁时间,立刻站起身去追前面的送葬队伍,这次我们三人都走的很快,谁也不想被那不知道名的东西给害了。

    我们三人脚程很快,很快就撵上了前面的送葬队伍,我们撵上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回村子的平路上了,那个憨厚老实的男人居然还站着在等我们,见我们过来,他冲我们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赶紧跟上。

    我们三人没有废话,立刻跟了上去,这男人也不说话,我们跟上去之后,他扭头就走,而且脚步依旧飞快。往前走的时候,我看了看前面一队人,他们居然都快走到村子了,速度真是快的让我们吃惊。

    就这样,我们三人撵着这男人快步走回了村子里临街的一家老屋前,男人警惕看了看四周,然后敲了敲门。

    趁着他敲门的那段时间,我们飞快查看了一下四周,就见大街上空荡荡的,只能看到到几个还没走回去的送葬的人的身影,但那几个身影也很快拐进了胡同里消失不见了。

    这个村子在黑暗中显得幽深难测,而这送葬的队伍更神秘诡异,只看得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心里也暗暗提高了警惕。

    门很快就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跟着男人年龄相当的中年女人,她看到我们三人有些吃惊,狐疑看了一下她男人,这男人冲她点了点头,她这才狐疑让开让我们进去了。

    穿过过道往他家院子里走的时候,我还特意扭头看了一下开门的女人,就见她警惕的四下张望了一番,这才小心翼翼关上了门,然后快速跟着我们朝屋子里走来。

    天色这时候已经完全黑透了,但依稀能看到这院子是个普通的农家院,堂屋还亮着灯,应该是这女人在等自己家的男人。

    男人招呼我们三个人进了屋子,又吩咐女人去烧点水,女人看我们的时候依旧很警惕,但显然很听自己男人的话,转身急匆匆去厨房烧水去了。

    男人先挑帘进了屋内,我们三个人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我就吃了一惊,这屋子竟然到处都摆满了纸人纸马,还有金山银山花圈之类的东西,堆的到处都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很难找。

    我们进来之后,男人赶紧把炕上的几个纸人推到一边,客客气气让我们坐下,这才低沉着声音说道:“刚才为难三位小兄弟了,不过这是我们陀狮岭的风俗,我也不敢违抗,你们害怕了吧?”

    借着灯光,我仔细打量了这男人一眼,就见他肤色黝黑,满脸都是常年操劳留下的沧桑和粗糙,一看就是庄稼人,加上他说话时憨厚老实,应该是本本分分的人,我的心这才稍微放下了。

    “大哥,你们刚才那是……出殡?”放下心来之后,我斟酌了一下用词,小心翼翼问这男人。

    这男人听到“出殡”两个字,竟然蹭的站起身来,惊恐透过窗户看了一下窗外,这才低声警告我,“小兄弟,以后要说送神,别的千万不敢说,说了就会……”

    说了就会怎么样,他却始终都没有说出口,只是眼神惊恐,浑身微微颤抖。

    新潮男赶紧安抚了那男人,说我们是外乡人,对这里的风俗不太懂,看到棺材自然就会想到是发丧,言语上要是有冒犯,还请他多多见谅,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

    这男人本来就憨厚老实,新潮男的嘴又甜,三两句话就说的这男人赶紧跟我们赔不是,说他知道我们是外乡人,他并没有怪罪我们,只是怕我们出去乱说,惹怒村子里的人。

    又客气了一番,他女人端来了水,我们象征性喝了一口,这才问这男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大晚上送神,而且还有那么多规矩。

    这男人跟我们交谈了一番后,或许看我们也不是什么坏人,这才介绍了一下他自己,说他叫吴大能,但村子里人觉得他憨厚老实,都叫他吴大憨。

    今天送的神是他父亲,至于为什么要大晚上送神,而且还有这么多规矩,他说他也不知道,村子里千百年都是这么做的,一直延续到现在了。

    吴大憨这名字倒是跟他的长相气质挺符合的,新潮男也跟他熟悉了,就主动给他倒了水,小心问他,“大哥,去送神的时候,我听到棺材里一直在响,不会是老爷子活过来了吧?你难道就没有想打开棺材看看?”

    这个问题问到了正点上,我和冰冷男一起朝吴大憨看去,绷紧神经等待他的答案。

    吴大憨看了他女人一眼,然后又看看窗口,这才压低声音,紧张无比说道:“不是俺爹又活过来了,是他压根就没死!”

    卧槽!

    我本来正弯着腰凑上去听呢,听了吴大憨这句话,我吓得猛然挺直了身子,不自觉看了四周一眼。

    床上几个纸人脸蛋惨白惨白,眼睛乌黑空洞,正直勾勾看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