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章 送葬
    这送葬队伍本来就够古怪了,碰到我们之后,这送葬队伍居然忽然停了下来,我们三人都有些犯嘀咕,立刻暗暗提高了警惕。

    送葬队伍停下来之后,立刻有一个人急匆匆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很明显是冲着我们来的。

    我们没有躲闪也没有后退,那样会显得我们别有用心似的,只站在原地等着这人走近。等他走近了我们才看清楚,来人年龄大概在四十岁左右,身材中等,一脸憨厚老实,看着不像什么坏人。

    这人走到我们面前不远处站住,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还特意看了一下我怀里的溜溜,声音压的很低,“三位小兄弟,你们是外乡来的?”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我刚要说话,新潮男已经按住了我,一本正经对着男人说道:“我们是镇上的,来这里走亲戚,你有什么事?”

    我瞬间就明白了新潮男的意思,如果我们是纯外乡人,那在这里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儿,如果是一个镇子的人,那就不一样了,他们就算要对我们怎么样,也得注意着点。更何况,我们还有“亲戚”在村子里,他们想要动手就得更加小心了。

    那男人好像并不在意我们是哪儿的人,只低声诚恳说,“三位小兄弟,按道理来说,送神时是不能碰到外人的,你们既然碰到了,就只能随我们去一趟了。这是规矩,我也不能破,麻烦三位小兄弟了,真是对不住。”

    这男人说话的时候好声好气的,全身透着一股老实劲儿,并没有因为是陀狮岭的人就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倒是有些意外,更不明白他说的送神是什么,为什么我们碰到了就得跟着去,所以有些犹豫。

    冰冷男却点点头答应了,“既然是风俗,那我们也得入乡随俗,走吧!”

    他居然要跟着去!

    我和新潮男吃了一惊,刚想阻止他,冰冷男却已经跟着那男人朝送殡的队伍走去了。

    新潮男和我都不放心,追上前去低声问了男人一句,“这棺材里是谁?”

    男人看看送葬的队伍,极力将声音压低,“是俺爹。”

    我和新潮男又吃了一惊,他刚才说是送神,我还以为我们刚才理解错了,以为这是送葬的队伍但其实不是,没想到这男人却说棺材里是他爹,那就是说,这还是送葬!

    后来想了想,三里不同俗,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说法和风俗,这个地方可能把出殡叫送神,为的就是听起来更好听些也说不定。

    眼看着就要走到送葬的队伍前了,那男人立刻闭了嘴不再说话,我们也不好再多嘴问什么,只能按照他的要求站在了队伍最后面,这男人是孝子,当然得跟在棺材正后方,所以他在往前走的时候小声叮嘱我们:

    第一,无论听到棺材里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多问;

    第二,往坟地走的的时候,千万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第三,送棺材回来的路上,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能回头看!

    这男人说的郑重其事的,我们虽然觉得奇怪,也之能点头答应。他等我们答应之后,立刻大踏步朝棺材后方走去了,我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凝重。

    本身这大傍晚送葬,送葬的队伍穿一身黑就够奇怪了,我们只是碰到了而已,这男人不仅还邀请我们一起去送葬,而且还规定了这么多规矩,这更让我们觉得其中有蹊跷,更别说那棺材里刚才还一直咚咚作响了!

    等那送葬的队伍又重新朝前走的时候,冰冷男低低说了句,“咱们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们知道他的用意,来之前打听到别人时对陀狮岭的奇怪反应,已经说明这陀狮岭有问题了,如今这男人正好邀请我们去送葬,那正合我们的意思,正好一探究竟。

    来之前我们也只从国字脸嘴里知道这个疯道人的存在,冰冷男知道的跟他说的也差不多,却不知道这疯道人到底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只能从别的地方入手打探。再者说,这棺材里很有可能是个大活人,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等那男人回到原来的位置之后,送葬的队伍又重新开始朝前挪动了,却还是我们碰到时的样子,悄没声息的,脚步匆忙,像是急急要把棺材抬到坟地埋掉一样!

    只是,那棺材又安安静静的,再也没有响起咚咚的声音。

    那棺材没有什么动静,我们这才稍稍心安了些,紧紧跟在送葬的队伍朝坟地走去。

    刚开始往坟地走的路还算平坦,我走起来也没有那么吃力,可走了一段距离后,送葬的队伍忽然拐到了一条小路上,顺着那条小路朝前看去,这条小路分明通向山里!

    拐上这条小路上后,我就走的有些吃力了,一是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对这山路本身不熟悉;二是我怀里还抱着溜溜,这小家伙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我怀里扭来扭去的,一直不太安分,我抱着她走起来就有些吃力。

    但我一直牢记那男人叮嘱的话,只是搂紧溜溜,并不敢轻易开口说话,但心里却是叫苦不迭:这送葬的队伍在平地上走的快就算了,到了山里的小路上他们居然也健步如飞,一点都不像是抬着一具棺材在走路!

    扭头看了看冰冷男和新潮男,他们两人一脸轻松,并没有因为是山路就显得吃力,这应该跟他们的身手有分不开的关系,只是苦了我了,只能咬紧牙关走路。

    我们大概走了三四里地的样子,越来越深入到了山腹里,而且周围的植物越来越茂盛,山里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四周寂静的要命,好像除了我们一队大活人之外,就再也没有了任何活物了!

    就在这时,棺材里忽然又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里面用手拼命敲棺材!

    我猛然就站住了脚步,惊惧朝棺材里看去。

    冰冷男和新潮男听到咚咚的声响之后,也立刻顿住了脚步,显然也吃了一惊。这咚咚的声音在我们碰到棺材时倒是响过,但后来就没再响过,我们本来都放下心了,现在骤然响起,我们的精神立刻再次紧绷了起来。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尽管四周黑乎乎的,但我们依旧能感觉到对方的惊惧。

    难道,这棺材里真的是个大活人?

    更奇怪的是,那些抬棺材的人对这棺材里的声音根本就置若网闻一样,甚至还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好像被什么撵着往前蹿那种感觉一样。

    我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立刻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紧紧跟在了送棺材的队伍后面。

    棺材里的声音依旧在继续,咚咚咚作响,就像是棺材里的人迫不及待要出来一样!

    四周依旧是一片黑暗和死寂,棺材里传来的声音就像是催命符一样,催的我心里一颤一颤的,全身绷的紧紧的,像是随时都能崩断的弦一样!

    溜溜依旧在我怀里扭来扭去,最后干脆一口咬住了我的手指,迫不及待吮吸了起来,我这才恍然大悟,她刚才不停扭动是饿了,忍耐了许久之后,她还是饿的受不了了,终于开始吸我的血了!

    我没有防备,溜溜冷不防咬破了我的手指,一阵剧痛传来,我浑身一颤,差点低呼出声,但很快就想到了那男人的叮嘱,又死死闭了嘴忍耐着溜溜毕竟还是个小娃娃,能忍耐这么久已经很难得了,我要是再不让她吸血,她肯定会饿的受不了!

    就这样一路到了坟地,那男人没让我们进坟地,示意我们远远站在坟地口等着,他们一行人急匆匆抬着棺材进了地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棺材放进了坟墓里,接着往坟墓里填了一阵土,然后急匆匆转头回来了。

    整个下葬的过程都显得异常匆忙,好像被什么赶着一样。

    我们看的暗暗惊奇,却也不敢多说什么,等他们转回头往回赶的时候,我们三人又照例跟在了队伍后,深一脚浅一脚往回走着。

    往回大概走了有里把地吧,一直死寂的山间,忽然响起了一阵类似于风声的动静,而且就在我们三个人身后不远处响起来的!

    听到这声音之后,我们的脚步又顿了顿,下意识就要扭头去看,却在扭头的时候想到男人的叮嘱,又硬生生顿住了,心里觉得这风声似乎有些奇怪。

    可奇怪在哪儿呢?

    我心里嘀咕了一声,无意间朝旁边的野草从看了看,忽然觉得血液猛然涌上了头,全身顿时僵住了旁边的野草从安安静静的,一动也没动。

    如果后面响起的是风声,为什么这些树啊草的没有丝毫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