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86章 出殡
    看到我三叔我很意外,心里五味杂陈,但是也放下心来,至少说明国字脸没有杀他。

    见我们三人走来,我三叔站直了身子,声音挺低沉的,“我在等你们。”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却没有多说什么,自从发生这些事后,我对我三叔就算再宽容,也做不到以前那样亲昵了。

    不过我三叔下一句话让我大大意外了,他接下来说,“你大伯他们都没有死,现在在王家人手里,我在这里等你们,是因为王家人有些话要我转告你们,希望你们记住。”

    我猛然瞪大了双眼,一阵狂喜撞击着我。“我大伯他们还活着?他们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他们……”

    新潮男却揽住了我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我,示意我不要太激动。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对我三叔不信任,所以示意我不要轻易相信我三叔说的话。

    我三叔看到了。他的眼神暗了暗,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情,只说,“你们不用去了,天胎还在你们手里,王家人不会对你大伯他们下手的。王家人暂时留着你大伯他们。无非就是给你念紧箍咒,让你保证得百分之百真心为他们做事而已。再说了,现在这村子算是废了,你大伯他们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去王家挺好的……”

    我打断了我三叔的话,没好气说,“你以为我大伯是你?好,我暂时相信你的话,但也请你转告王家人,如果我大伯他们出了一点点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当时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豪气云干,这句话我说的斩钉截铁的,就连我三叔的脸色都变了变。

    “你说的话,我会转告给王家的。”我三叔表情稍微变了变,然后又恢复了常态,接着说,“你们这次去陀狮岭找疯道人,他给你们一周的时间,如果这一周你们要是不回来,你大伯他们就……”

    他后面的没说下去,但我理解他的意思,如果一周我们不回来,那我大伯他们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听那国字脸说疯道人脾气挺古怪的,而且我们来回还得赶路,一周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我有些着急,刚要跟我三叔理论理论,冰冷男却点头答应了,“放心,我们一周之内保证回来!”

    我三叔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后却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就放心了,你们可以走了。”

    说完之后,他没有再说半句废话。扭头就朝村子里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一阵悲愤涌上心头,喊了一声,“东方死了。”

    我三叔的脚步猛然顿住了,身子也猛然变的僵直,但没有多久,他就又开始朝前走了,连头都没有回!

    我呆呆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难受的要命,我三叔现在心肠已经变的这么硬了,连自己亲儿子死了都没有什么触动?

    新潮男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别看了。还是尽早出村子吧,时间有限,我们得抓紧时间。

    我狠了狠心跟他们一起走出了村子,然后踏上了去陀狮岭的大巴。

    陀狮岭在冀北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我们乘坐大巴,然后又倒了几次车,最后又打了车,才算到了陀狮岭所属的小镇上。

    到了镇上我们也不敢耽搁时间,立刻找车打算去陀狮岭所在的村子。

    我们去陀狮岭的时候查了一下,陀狮岭所在的村子也叫陀狮岭,很小,也很偏僻。

    可奇怪的是,无论我们出多高的价钱,都没有车愿意去陀狮岭的,几乎是一听陀狮岭三个字都会脸色大变,不等说完话就赶紧走,好像陀狮岭三个字有多可怕一样。

    一直找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我们把价提高了好几倍,才有一个面包车司机愿意送我们过去,但他一再跟我们确定,说只能送到距离陀狮岭大概三里地之外,再也不能往前走了。

    我们问他为什么不能往前走了,这面包车司机死活不肯说,只说你们去不去。不去的话他就不赚这个钱了。

    这个小镇距离陀狮岭大概有二十里的样子,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车愿意送我们去的,不送到就不送到吧,走三里地总好过走二十里地吧。

    我们很快上了车,新潮男一路上一直不停的逗那司机,试图从他嘴里掏出点关于陀狮岭的东西来,可那司机嘴严的很,不管你问他什么,他都是一问三不知,问的多了他就哀求,“三位大哥,你们就给我个活路吧。你们要去我把你们送过去就得了,别问那么多行不行?”

    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这陀狮岭竟然可怕到这种地步了,连提都不能提?

    后来我们谁都没有再说话,但三个人心里都打了个结,猜测这陀狮岭到底有什么东西,为什么人人谈之变色?

    这司机开车很快,好像赶着去赶着回似的,很快就把我们送到了距离陀狮岭大概三里地的地方,然后熄了火,说我们可以下车了,他真的不能往前走了,再走他就算赚了这钱也没命花了。

    “这陀狮岭村子里面住人没有?”看司机面色煞白的样子,我暗暗好奇,趁着新潮男给他数钱的时候问他。

    司机有些不耐烦,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新潮男数钱,好像恨不得能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钱就走似的,嘴里应付了我一句,“这位大哥说的奇怪,村子里当然会住人,不住人怎么能叫村子?”

    他这么一说我就更奇怪了,既然住了人,那怎么他会害怕成这样子?

    可这司机嘴太严,我知道问不出什么来,只能看着新潮男给了他钱,然后他一踩油门一阵风一样开车走了,留下我们三个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每个人都是一脸凝重。

    我们是早上出发的,几乎坐了一天的车,现在天色已经微微暗沉下来了,不过还能依稀看到周围的景色,还算没有完全黑透。

    看看怀里的溜溜疲惫的闭着一双大眼,我低声对冰冷男和新潮男说,“既然来了,那咱们走吧。”

    一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我们没有后路可退了。

    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我们三人一起朝村子里走去。

    三个大男人走路,一路上也很少有什么交流,所以走的挺快的,三里地用了二十来分钟就到了,远远的看到了一个村庄的模样,应该就是陀狮岭了。

    看到村子的格局走向后。冰冷男的脸色变了变,低声说,“这个村子是个死局,咱们还是小心些吧。”

    其实我也看出来些,一般活人住的地方选址都要求顺风活水,这样才适合活人居住,可眼前这个陀狮岭的格局竟然完全违背活人居住村庄的基本条件,处处都是死局,跟之前看到石大山的别墅那种感觉一样。

    而且,现在也不过傍晚六点多左右,按道理来说村子应该真是做晚饭的时候,应该是鸡犬相闻、炊烟袅袅。顽童来回奔跑玩耍的时候,可这个村子安安静静的,连一声狗叫都听不到!

    真是奇怪了,整个村子难道连一只狗都不养?

    我们三人满怀疑惑,警惕万分朝村子里走去。

    谁知,我们才刚刚走到村子附近,就碰到了一队出殡的队伍迎面走了过来!

    大家都知道,咱们农村出殡的时候,一般都是穿白孝服、花孝服,以示辈分不同,可这一队送葬的队伍,却全部穿了一身黑色的孝服!

    因为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所以距离比较远的时候,我们甚至都没看到前面一队人在干什么,直到走进才觉得这送葬的队伍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黑色确实表示庄重,就算当做孝服来穿也没什么奇怪的,但奇怪的是,这送葬队伍不仅是大傍晚出殡。而且整个队伍安安静静的,悄没声息朝前走着,脚步匆忙,就像是急着赶着去埋了棺材里的人一样。

    我们是外乡人,知道各地有各地的风俗,本来也没打算去掺和人家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出殡,微微站到了一边,打算等这队伍走过去之后再过去。

    可就在距离这送葬的队伍还有几米的距离的时候,他们抬着的大红棺材内,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声音:咚咚咚……

    因为这送葬的队伍太过于安静,所以这声音听起来就很清晰。

    我们三个人倏地扭头朝那送葬队伍看去,我怀里本来一直闭着眼睛的溜溜也猛然睁开了双眼,警惕看着那送葬的队伍。

    我们本来就觉得这送葬的队伍够奇怪了,又听到他们抬着的棺材里传出了咚咚咚的声音,立刻都全身紧绷了起来,冰冷男更是说了句,“棺材里是活人!”

    他这句话说的声音很低,低的应该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到。可正在匆匆行走的送葬队伍,忽然就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