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85章 契约
    听到巨大的响声后,我不顾地面还在震动,立刻发了疯一样朝我们刚才出来的地方奔去,那里面还有我的亲人,我不能置他们于不顾!

    “大伯,伯母,三婶儿……”我狂乱喊着,全身都在颤抖,双腿松软无力,张皇四顾,一颗心像是被什么攥住了一样,生怕看到了什么我不想看到的情况。

    新潮男在我后面着急喊,“锋子,你他妈给我站住,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你就这么冲过去的话,很有可能着了别人的道,谁他妈知道是不是陷阱……”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就顿住了,一脸惊讶,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洞,那个洞的位置,正好位于我大伯他们呆着的牢房上方!

    我吃了一惊,飞快朝那大洞奔去,奔到大洞跟前后,急急朝下面看去。

    从上面朝下看去,可以看到下面塌陷去了很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但光线太暗,所以往下看的时候,只能看到黑黝黝一片,别的什么都看不到。

    “这寺庙下面已经被挖空了,刚才的震动八成是有人放了炸药,这种情况下,那些挖空的地方很容易塌方,你不用看了,这下面都已经塌陷了!”新潮男紧紧抓住我的肩膀,生怕我一不小心就跳下去!

    下面都已经塌陷了?

    我的身子猛然一晃,甩开新潮男就朝距离我大伯他们所在的牢房位置奔去,新潮男吓了一跳,立刻紧跟在我后面追我,“卧槽,申东锋,都他妈说了下面已经完全塌陷了,你要是下去就是傻逼,就是去送死。”

    我没有理会他,奔到距离牢房最近的大洞边缘后,然后朝急急跟在我身后的新潮男伸手,“你不是会点燃符纸什么的吗,把你外套脱下来,我要用。”

    “凭什么就脱我的外套,你怎么不脱你的?”新潮男见我虽然着急,却并没有失去理智,他这才算松了口气,嘴里虽然骂着脏话,但还是从衣服下摆上撕下一大块来,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给点燃了,然后递给我,絮絮叨叨说,“要是从这村子出去了,第一件事就是去买衣服,穿着这身衣服,我一辈子都泡不到妞了!”

    我没心思理会他,接过他点燃的衣服,等火势烧的旺了些之后,将点燃的衣服从上面朝下面扔了下去!

    那被点燃的衣服在空中打了个旋,然后快速朝下面落去,衣服的火势不小,落下的时候可以多少看到周围的情景:果然如新潮男所说,下面几乎全塌陷了,根本没有办法下去!

    甚至,我大伯他们所在的牢房方向,早就塌陷的一塌糊涂了。

    我心头大震,难道,我大伯他们直接被埋到下面了?

    想想我们家几口人都在那牢房里,要是有人暗中把这地方给炸了的话,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逃出来!

    “妈的,要是让我发现是谁炸的,我非宰了他不可!”我狠狠一拳砸在地上,心里疼的难受,我大伯他们一家人还有我三婶儿,几乎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了,要是他们出了事,我就真的孤苦伶仃了!

    我脑子急速转动着,猜测谁有可能炸这地方,想来想去,除了红衣女人代表的赵家,就是王家了。

    冰冷男的话本来就少,新潮男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了,只有冰冷男怀里的溜溜不停的朝我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不停叫我,“爸爸,抱抱!”

    我站起身,伸出手将溜溜接到怀里,将脸埋进她的小身体内,很长时间都没有抬起头来,一直坐在被炸开的大洞边缘,一直不愿意离开。

    冰冷男和新潮男也没有催我,一直默默陪我坐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新潮男忽然站起身来,指了指东面,“卧槽,那是……要天亮了?”

    我这才猛然抬头看去,就见东边的天际,果然出现了一丝鱼肚白,而且甚至还隐隐有了一丝红色,像是太阳很快就要出来一样。

    我们三人都愣了,太长时间都没有见过光亮,此刻再次见到,简直恍若隔世一样。

    果然,又呆坐了片刻,东面越来越亮,然后整个天际都渐渐亮堂了起来,从寺庙向下看,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的光线中,带了一种奇特的熟悉感。

    很显然,天真的要亮了。

    冰冷男终于站起身,开口道:“我们得趁现在离开,要是晚了会有很多麻烦。”

    新潮男站起身来拽我,“这个地方被炸,不是王家就是赵家干的,反正跑不出他们两家,咱们只要知道这点就行了。账,迟早是要算的,但不是这个时候。”

    我默默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

    现在去算账,等于去送死,无论天皇王家还是人皇赵家,势力都太过于强大,都不是我们三个人能对付得起的,无论有什么仇恨,我们都必须忍耐,再忍耐。

    因为蹲在地上的时间太长了,我站起身的时候只觉得膝盖又疼又麻,“你们记得不记得红衣女人说过,半个月之后有什么大事,赵家肯定会做准备。我在想,赵家和王家在我们村子的所作所为,是不是都是为了那件大事?”

    “我也听到了。”新潮男接嘴了,狠狠踢了地上的一块小石头,一下子踢出去很远,“只是三皇二祖之间的事情一向都是隐秘,只有少数几个级别的人可以知道,咱们这样的外人更不会知道。如果想要知道的话,只有咱们想办法打探了。”

    我问他他那个牛逼哄哄的朋友可以打探到不能,新潮男又踢了一块石头,恶狠狠的踢了出去,“你要是让我朋友查这些活人的事,他没有查不出来的,可王家和赵家打的不仅是活人的交道,还有死人和活死人的交道,这种事情他查不出来的。真要想查,还是得靠咱们自己。”

    我们都沉默了。

    我们三人走在山间的水泥路上,石晓楠亦步亦趋跟在我们身后,但光线越亮,她明显就显得越焦躁。

    “她不能一直跟着咱们,她虽然是魔煞,但到底是阴物,是阴物就见不得光,必须让她赶紧离开。不过她对你小子挺忠诚啊,愣是一直跟着。”新潮男暧昧捶了我一拳,啧啧感叹,“你小子长的也就那样,怎么这么多女的喜欢你,不仅有女人,还他妈有女鬼,而且还是这么强大的女鬼……”

    我扭头无奈打断了他,然后对石晓楠说让她回去,说待会儿天亮了她会受到伤害的。

    石晓楠听了我的话之后,用一双妖艳的眼睛看看我,然后朝我伸出手。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愣了愣只能把手伸给她,没想到我才刚刚伸出手,石晓楠就用长长的指甲划开了我的手腕,然后又从嘴里吐出一粒血红色的珠子来,塞进了我手腕的伤口里。

    我目瞪口呆看着她,然后打了个哆嗦,好他妈疼啊,她这是在干什么?

    “卧槽,她真是大方啊,把血珠都给你了。”新潮男也看的目瞪口呆,一脸艳羡,“你他妈的还疼的龇牙咧嘴的,她这是在跟你达成契约呢,你接了她的血珠,只要你有难,她都会出现的,你有了这个就等于有了孙悟空的猴毛好吗,不对,那个猴毛只能用三次,你这个可以用无数次。老子都眼红了,用我的法器跟你换好不好?”

    我这疼的龇牙咧嘴呢,也懒得搭理新潮男,不过说来也奇怪,石晓楠把那血珠塞进我手腕里后,那伤口居然在一点一点愈合,虽然愈合的很慢,但可以看得出来在愈合。

    石晓楠将血珠塞进我手腕后,然后一闪身消失了,我虽然知道她厉害,但看到她一闪身就能离开,还是震撼了一把。

    接下来,我们三人一起朝村子里走去,打算趁着天亮之前快点离开村子,溜溜被我抱在怀里,好奇瞪着大眼睛看着四周,一脸的兴奋。

    我们的走的很快,很快就到了村口。

    村口站着一个人,正看着我们,像是已经等了我们很久了。

    我看了那人一眼,愣住了。

    站在村口等着我们的人,是我三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