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80章 事情起因
    我大伯按下墙上那块凸起的石头后,紧接着响起“吱呀”一声,墙上居然缓缓开了一道门!

    他们几个还好,我却看的目瞪口呆,因为我从小在这个村子长大,从来不知道寺庙下居然还有这样的机关!

    等墙上的门完全打开之后,我大伯先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他们几个鱼贯而入,我是最后一个进去的,进去的时候觉得一颗心都猛然悬起来了,忐忑不安朝四周看去。

    从墙上打开的门进去之后,是个大概有一间房屋那么大小的空间,里面阴暗潮湿,有一盏油灯挂在墙上,发出昏暗无比的光芒,接着昏暗的灯光,只能看到一个巨大无比的铁笼子正好放在中间,整个空间内都散发着一股霉味儿,让觉得无比压抑难受。

    几个人正锁在角落处,安安静静呆着。

    我们进来之后,缩在角落的几个人纷纷站了起来,然后就有人叫我,“锋子!”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浑身一颤,定睛看去,借着墙上油灯的昏暗灯光,很快就分辨出了那几个人的身影,有我伯母、三婶儿、我两个堂哥,还有我邻居的一个嫂子。

    喊我的,是我伯母!

    我刚要答应,就听到我三婶儿颤抖着声音问,“哥,东方他,他怎么了?”

    我的心猛然一沉,飞快转过身去,不知道我大伯该怎么回答我三婶儿的问题,其他几个人也默默垂下头,显然都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接下来会发生的场面。

    我大伯没有说话,只是把我堂弟放了下来,低低说了一句,“你来看看孩子吧,看过之后就埋了。”

    一阵沉默。

    沉默过后,我三婶儿爆发出了一阵惨呼声,“我的孩子啊!”

    紧接着,她疯了一样朝我大伯的方向扑了过来,然后一下子扑到了我堂弟身上,急急上下打量了我堂弟一番,等她看到我堂弟后背上的血迹时,我三婶儿猛然抬起头来看向我大伯,“哥,这是怎么回事,谁把东方给害了的?你倒是说啊,谁把东方给害了的?”

    我大伯别过头去,声音低沉难过,“他三婶儿,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

    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我三婶儿一把揪住了我大伯的衣服,“哥,你不是说去找老三吗,老三人呢?还有,东方怎么就出事了,你说句话啊,东方怎么就出事了?”

    我大伯没有说话,现场也是一片沉默,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我想找些什么话安慰一下我三婶儿,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伯母和两个堂哥都走了过来抱了抱我,低声问我这几天去哪儿了,怎么到现在才过来之类的话,显然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出村的事。

    很长时间之后,我三婶儿还在哭,哭了就愣愣看着我堂弟的尸体,谁也不能动我堂弟的尸体,动了她就跟疯了一样要拼命。我也不敢告诉她我三叔的事,生怕再刺激到她。

    我大伯招呼我伯母喂张茜茜吃了点东西,又让我们吃了点东西,这才我们几个人坐下,然后对我说,“锋子,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大伯,你问吧,我能回答你的,肯定不会瞒着你。现在外面两股势力还在争斗,这个地方是最以前的牢房,是最安全的,咱们先说说话,等一会儿看看外面的形势。”

    这居然是个牢房!

    看看放在正中间那个让人发憷的大铁笼,也不知道曾经是关押谁的。

    在见到我大伯之前,我有一大堆问题要问我大伯,可他让我发问的时候,我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先问那个问题,愣了半天才说,“整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村子里的人为什么一下子就被害了?赵家和王家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最关心的。

    从我二奶奶去世到张家把石晓楠放进我二奶奶的坟里,是整件事情的开端,也是整个阴谋的开始,这个阴谋到底是什么,我现在还不是完全明白,所以我要问我大伯。

    我大伯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组织了很长时间语言,这才开口了:“咱们村子其实一直由冀北王家控制着,只是王家行事还算低调,轻易不显山露水,所以村子里的人并不知道王家在村子里的存在。而王家一直守着村子,就是因为这寺庙下血月冥里的天胎,这天胎几百年才成形一次。王家世世代代守护了无数年,才终于轮到了天胎出世,当然就是王家的重要时刻,他们时刻都不敢怠慢。”

    我这才知道,王家居然一直暗中守在我们村子,只是我们平时根本没有注意到罢了。我大伯说的这段,算是总结了国字脸和我三叔的说法,让我对整件事的开端有了个清楚的认识。

    “这些年来,二祖暗中授意,三皇争权不断,而且明争暗斗越来越白热化。王家的天胎要出世,作为敌对方的赵家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王家更上一层楼,所以他们想方设法要坏了王家的局。这才有了张家借你二奶奶的坟地,然后一步步将女尸变成魔煞这件事,只是赵家的胃口更大,他们不仅要利用魔煞把村子占到自己手中,还要夺了王家的天胎。”我大伯语气顿了顿,接着说道:“刚才你们抱着天胎时我也看了,这天胎已经开始妖化,这也是赵家想要的。天胎孕育天地精华,如果为人只能福佑王家,如果为妖,只要加以驯化就能为他们所用。”

    怪不得红衣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们争夺天胎,原来竟然想妖化天胎为他们所用。

    我又低头看了看现在被赵美玉抱在怀里的孩子,她正睁着一黑一红一双眼睛看着我们,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尤为诡异,更让我诧异的是,她微微笑的时候,那两颗尖尖的牙齿似乎又长长了些。

    我心里明白,时间越拖,天胎妖化的就越快,我们必须赶紧想办法出了村子去找那个疯道人,早点阻止天胎妖化。

    我大伯说这些的时候,赵美玉一直低垂着头不说话,我知道她心里不舒服,只能趁着大家不注意轻轻握了握她的手以示安慰,但随即就松开了,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握赵美玉的手,即便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我也觉得脸红心跳,不敢看赵美玉的脸。

    我不敢看赵美玉,也不知道赵美玉什么反应,只能咳嗽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又赶紧问了我大伯一个问题,“既然天胎对王家这么重视,可我们去的时候,那地方除了暗神之外,几乎没人把守。后来倒是来了个国字脸,但他又横又难缠,直接把问题推给我们了。”

    我问了这个问题后,我大伯默默回头看了我三婶儿一眼,见我三婶儿依旧痴痴的抱着我堂弟,根本听不到我们的对话,他才低声说,“王家让你三叔负责守护天胎,你三叔做事一向稳重靠谱,王家这才委以重任。你别小看那些暗神,如果真的全部被召唤出来守护天胎,连这座山他们都能夷为平地。你们之所以还活着,是你三叔根本没想着要将你们置于死地!只是你三叔心气太高,已经不满足于替王家做事了,这才有了今天的悲剧……”

    说到最后一句话,我大伯满脸都是痛心疾首,长长叹了一口气,很长时间都没有再接着说话。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三叔的种种,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也不能当着我三婶儿的面把我三叔的所作所为全部说出来,只能默默点点头,表示同意我大伯说的话。只是我觉得,我三叔并不像我大伯说的那么仁慈,如果杀掉我会达到他要的目的,那他绝对会毫不犹豫杀掉我的!

    想想自己的亲三叔变的如此冷漠不仁,我忽然就打了个寒战。

    “大伯,你刚才说外面不太平,是不是赵家和王家打起来了?”我和我大伯同时沉默的时候,新潮男插了一句嘴问。

    我大伯点点头,“没错,赵家步步紧逼,王家本来不想起冲突,想着偷偷等天胎出了世,他们没有了后顾之忧了,再跟赵家算账。如今天胎已经这样了,王家自然没有了任何顾忌,自然是要杀个你死我活的。现在外面打的正热闹,咱们就不去凑活了,让他们先打吧。”

    我明白我大伯的意思,赵家和王家都位列与三皇之为,效忠于二祖,他们的实力自然不相伯仲,我们这些人要是插手的话,就等于去送死,为什么不躲在这里等他们杀出个胜负来再说?

    这么说了一番之后,我大概知道整件事情的起因是什么了,无非就是赵家为了争夺地盘和抢夺天胎,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但赵家没想到石晓楠误打误撞认我为主,天胎也在我们手上,他们这算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我大伯解释完我第一个问题后,掏出一支烟来抽了一口,我想了想,又问了他一个问题,“白婴夜哭的那天晚上,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还有,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让我逃出村子去找金殿龙?”

    在见到我家还活着的几个人之后,我忽然有了个疑问,当时我大伯也知道,我要是从村子跑出去有可能会死,那他为什么还要我冒险跑出去,而不是跟他们呆在一起,至少还有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