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79章 破局
    我大伯说要救我们出去之后,我们都有些不太相信,赵美玉更是一脸好奇看着我大伯,我明白她的意思,她应该是疑惑我大伯怎么能破了她师父的独门绝学。

    我大伯也不着急解释,先走到躺在地上的张茜茜跟前看了看,那个时候,张茜茜已经昏迷了。

    问了几句,我大伯得知她是因为疲惫过度,长时间没吃东西导致太过于虚弱时,我大伯才放下心来,“我好歹救了这丫头一命,不能就让她这么送了命。她现在身子很弱,事不宜迟,我现在就破这个黑鬼洞的局!”

    当时我有一大堆问题要问我大伯,比如他这一段时间一直藏在哪里,我家还有其他什么人活着,他又是怎么救的张茜茜,又怎么知道我们被困在这里,跟张茜茜说的那句关键时刻会上来救我又是怎么回事等等。

    但我大伯没给我时间问,我只能先憋着,等先出去再说。

    确定张茜茜没事之后,我大伯开始破黑鬼洞这个局了。

    最开始,我大伯没有急着破局,而是问我们几个人中谁的身手最好,我们毫无异议把冰冷男推了出来,告诉我大伯他的身手最好。

    我大伯看了看冰冷男,满意点点头,然后开始告诉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我大伯让我们三个人分别站在一个出口,他自己站在第四个出口,然后让冰冷男飞快跃起到半空中,跃起之后,在我们四个人站定的方向点燃四张符纸,点燃这四张符纸之后,他就往外跑,不管看到什么,只要往外跑就行。

    我们几个也一样,一旦听到冰冷男点燃四张符纸之后,也一鼓作气朝外跑就行,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听,只要记住往前跑就行。

    至于张茜茜,我大伯说他会弄出去的,我们不用担心。

    当时我们已经试了无数次了,每个人心中都是绝望的,所以听了我大伯的办法之后,二话不说就站到了自己该站的地方,然后冰冷男按照我大伯的吩咐飞快在我们头顶点燃了四张符纸。

    在他点燃第四张符纸的那一刻,我只觉得所在的空间温度骤然降了下来,周围忽然出现了一群黑影,人影幢幢的,就像是赶集一样。

    好在我大伯在破局之前就跟我们打过预防针,说点燃符纸的时候,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喊不要叫,也不要表现的太奇怪,反正只要点燃符纸就往前面跑就行了,其他的都不用管。

    所以在看到那些黑影的时候,我没有犹豫,立刻咬牙朝前面奔去。

    奔跑的时候,我只看到身边的黑影不停的朝后急速倒退,耳边能听到呼呼的风声还有各种奇怪的尖叫声,我心里当时惊骇到了极点,但却牢牢记住了我大伯的话,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管,只管跑!

    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我累的气喘吁吁再也没有力气的时候,,我的身子猛然撞到了一面墙上,磕的我脑袋生疼,眼前的金星一阵一阵飘过,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等我脑袋晕的不是那么厉害之后,我站定身子,环视了一下四周,很快就看到了阴暗的暗道,还有一个角落处我堂弟的尸体,我这才敢确定,我居然真的出来了!

    在黑鬼洞的时候,我的心情一直是极度压抑的,现在暗道里光线虽然也黑暗的厉害,但我的心情却一下子放松了不少,大口大口呼吸了几口气,觉得舒服极了。

    冰冷男是第二个出来的,他出来的时候还抱着昏迷不醒的张茜茜,我一脸讶异看着他,又觉得十分羞愧,刚才我只顾着自己跑,也没想着我大伯到底能不能弄动张茜茜,反倒是冰冷男去帮我大伯的忙了。

    出来之后,冰冷男没什么表情,径直把张茜茜放在了墙边,让她靠着墙坐着。张茜茜的身子软软歪倒在一边,显然还在昏迷中。

    随后,新潮男、赵美玉还有我大伯都出来了,每个人都跑的气喘吁吁的,尤其是我大伯跑的更喘,他跑出来之后径直走到冰冷男跟前,感激道:“这位小哥,谢谢你帮忙,人老了,跑不动了,有时候有心无力。”

    冰冷男还是一脸的面无表情,淡淡说,“没事,举手之劳。”

    出来的时候我大伯说把张茜茜救出来的,但我大伯可能体力不支,最后是冰冷男把张茜茜抱出来的,我们几个人单独跑出来都累的气喘吁吁的,冰冷男抱着一个人跑了出来,还是一脸的云淡风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我大伯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却什么都没问。

    我大伯很快就看到了我堂弟的尸体,默默走过去顿了很久,然后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我堂弟的脸,低低说,“孩子,大伯没有保护好你,乖乖去吧,在那边你会少受些苦难。”

    我赶紧别过脸去不敢再看,心里疼的跟什么似的,到现在还是不太相信,我堂弟就这么没了。

    气氛压抑的厉害,我们几个人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默默看着我大伯蹲在我堂弟身边呆了很久。

    后来我大伯终于站起身来了,看了看我们,低声说,“我知道你们都累了,都先坐下休息一下,外面现在不太平,我一会儿再带你们出去。”

    我不知道我大伯说的外面不太平是什么意思,但想着我们把这黑鬼洞破了,按道理来说红衣女人应该很快就出来才对,可她一直迟迟没有出现,多半跟我大伯说的外面不太平有关系,应该被什么事情给牵绊住了。

    接连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几个人确实精疲力尽了,纷纷找了个亮眼的位置开始休息,怕的是躲在墙上的暗神忽然下来袭击我们,亮眼的地方我们至少在对方暗中袭击我们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谁来袭击我们。

    我们坐下之后,我大伯从身上掏出一个瓶子来,走到血月冥之前所在地方,从悬在半空中的蛇头接了点水,小心翼翼喂张茜茜喝下了,这才跟我们一起坐了下来。

    他刚才喂张茜茜喝水的时候,新潮男就一直巴巴看着他,等他坐下来之后,新潮男凑到他跟前,巴巴好奇问,“大伯,我们之前在那里面试过无数次了,那黑鬼洞本身就是个死局,根本走不出来的,你怎么一下子就给破了?快讲讲,要不然我就给憋死了!”

    何止是他,我们也都暗暗好奇,我大伯是怎么能解了这个死局的。

    我大伯笑了笑,“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黑鬼洞利用的就是这句老话。只要你在里面转,无论你怎么转都转不出来,怎么转都会转到原地的。怎么才能不迷,那当然是从高处往下看,这也是我让这位小哥去空中点燃符纸的原因,只要点燃了符纸,那些把你们禁锢在这个小空间里的黑鬼也就现行了,你们不管不顾冲出来就好了,他们只能迷惑你们的眼睛,却没有办法伤害到你们。”

    居然这么简单!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新潮男一脸敬佩点点头,“姜果然是老的辣,要不是你出现,我们非转死在里面不可!”

    我们几个纷纷点头,心里对我大伯的敬佩就多了好几份,只有赵美玉疑惑皱眉问,“奇怪,我师姐说,这门绝学普天之下就只有她和我师父知道,大伯你是怎么知道破解办法的?”

    我大伯的眼神有些躲闪,支吾了片刻才含糊说道:“这普天之下凡事都有解的,我看书看到了些,就想着试试看,没想到真的解开了……”

    在场几个人都发现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大伯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谁也不好意思再接着往下问了。

    见他们都不再发问,我急急开口了,“大伯,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哪里,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找到我们的?还有,咱们家其他人都还有谁,他们怎么样了?”

    我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都是这段时间让我心心念念想了很久的,要是再不知道答案,我真的就要憋死了。

    我大伯爱怜看了看我,站起身走到我堂弟跟前,弯下腰将他背了起来,然后才对我们说,“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等到了那个地方……锋子,到了那个地方,你想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

    说完之后,他背着我堂弟的尸体就顺着暗道朝一头走去,我们几个相互看了几眼,我率先站起身来跟在我大伯身后朝前走。其他几个人犹豫了片刻,也都纷纷站起身来,冰冷男照例抱起张茜茜,跟在我大伯身后朝前走。

    我大伯背着我堂弟,蜿蜒顺着暗道不停的朝前走,走了大概几十米之后,他忽然顿住了脚步,然后熟练按下了右侧一边墙上的一块凸起的石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