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77章 白影
    从我认识冰冷男的第一天起,他好像就无所不能,什么都不怕,也从来没有过绝望的时候。

    可等新潮男问完,他刚才说就真的走不出去的时候,语气里竟然带了一丝无奈和绝望。

    我们几个人都感觉到了寒意,很长时间竟然都没有人问冰冷男,他说的那个办法是什么,最后还是我忍耐不住了,低声问,“师兄,你有什么办法,说来咱们试试。”

    我问完之后就觉得有些紧张,其他人也巴巴看着冰冷男,毕竟这是最后一个办法了,刚才我们把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这个办法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估计很少有人能体会到我们那个时候的绝望:在一个黝黑狭小的空间内,无论从那个出口出去,都能从另外一个出口回来,就像是在做一道无限循环的题似的,永远没有答案。

    我问了之后,冰冷男把他的办法说了一下:

    张茜茜现在支撑不住,那她在正中间休息。然后由一个人从一个出口往外走,其他三个人站在其他三个出口处。这个人从出口出去,回来走到另外一个出口的时候,就拍一下站在这个出口处人的肩膀,然后点燃一张符纸,以此类推……一直走完三个出口,看看能不能回到自己走出去的那个出口,如果还能走到,那他就有办法破了这个黑鬼洞,如果走不到,又重复走前三个出口,那他就没办法了。

    他说完之后,我们互相看了一眼,都默默点了点头,目前来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可以试试了。

    商量了一下,由我来从一个出口走,冰冷男、新潮男和赵美玉站在另外三个方向的出口等着我。

    我很快开始走了,我走的很快,因为我迫不及待想知道我们到底还有没有希望出去。

    第一次,我从出口出来,走到了冰冷男所在的出口,我按照他说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点燃了一张他们给我的符纸。

    第二次,我还是从第一次出来的出口出来,走到了新潮男所在的出口,我又如法炮制,拍了新潮男的肩膀,然后点燃了符纸。

    第三次,我从出口出来,走到了赵美玉的出口……

    第四次,我忽然放慢了脚步,走的很慢,整个人紧张到了极点,忐忑不安等待最后的结果和宣判。

    这一次,就能决定我们到底能不能走出去了,我当然紧张的要命。

    出口两边的路两边很黑,像是一团化不开的浓墨,一个人走的时候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还有心跳声,我心头上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似的,紧张的喘不过气来。

    第四次走出来之后,终于又走了回去,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出口处。

    看到有人站在出口的时候,我就有些丧气,因为这意味着,我又开始重复走刚刚走过的那三个出口了,也就意味着连冰冷男也没有办法破这个局让我们出去了。

    但我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张茜茜现在虚弱的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而其他三个人的衣服颜色我都知道,他们中没有一个穿白颜色的,可站在这个出口的这个人,偏偏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

    白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长长的垂了下来,微微向前弯着身子,好像一不小心就能栽倒一样,这道白影就站在出口处,安安静静等着我。

    我的心咚咚直跳:他根本不是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

    看到这道忽然出现的白影后,我猛然放慢了速度,几乎是一点一点往前挪了,只觉得额头上青筋暴突,心跳加快,头皮发麻,手心攥了两把冷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我还是得往前走啊,不往前走怎么知道这白影是什么东西,怎么知道我们有没有办法走出去?

    没办法,我只得硬着头皮朝前走了几步,等距离那白色的影子只有米把远的时候,我咕咚咽了一头唾沫,颤抖着声音试探着叫了声,“美玉?是你吗美玉?”

    其实我当时就知道这白影根本不是赵美玉,不过人在极度紧张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做出跟我一样的举动,叫个自己熟悉的名字,一是试探对方的底细,二是给自己壮壮胆。

    那白影还是那么微微向前倾斜着,动都没有动,更没有任何回应。

    我更紧张了,又提高了声音叫了句,这次语气比上次凶了很多,“金殿龙,你他妈又逗我玩儿呢,赶紧滚开!”

    我当然也知道这不是金殿龙,金殿龙就算再不靠谱都不会在这个时候跟我开玩笑,我这么骂这个白影,是想引起冰冷男他们三个人的注意。

    我们呆的那个方形的黑洞只有两米见方,我现在差不多就要走到这个出口处了,那就说明距离他们就不会太远,我这么大的声音骂人,他们肯定会听到,只要他们听到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立刻就会做出反应的。

    可我再次绝望了:我骂了这白影之后,四周还是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声音!

    甚至,这白影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的心开始狂跳,像是要跳出来一样,这他妈的太邪门儿了吧,我走前三个出口的时候一直没事,怎么好好的会出来这么个白东西,而且我喊这么大的声,冰冷男他们三个人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他们根本就听不到我在叫喊?

    但我很快就想明白了,这黑鬼洞本来就邪门,谁知道会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只是我们刚开始都专注于怎么走出这个黑洞,而忘记了它本身就带着邪气!

    妈的,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是往前走,还是往后退?

    我犹豫了一下,怂蛋的选择了后者:没有再往前走,而是急急后退了几步,扭头朝相反的方向走。走的时候我还存着一丝侥幸的心理,万一我这次突发奇想往后走了一次,正好就能走出去了呢?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烂漫了,我扭头急急朝后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又看到了那道白影!

    白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长长垂了下来,身子微微前倾,静静站在出口处等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骂了句脏话,“卧槽!”

    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的恐惧和震撼了,我一颗心紧紧缩到了一起,手心后背都是冷汗,后背有什么东西凉飕飕一吹,竟然冻的我打了个寒战!

    这一次,我不上前也得上前了。

    走上前之前,我深吸了好几口气,给自己打了好几次气,这才敢硬着头皮走到了那道背影身后,颤抖着伸出手,一点一点伸到了他的背后,紧张万分的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喂,你能不能让一下?”

    我拍了这白影的后背之后,白影缓缓转过了身来……

    白影转身的动作特别慢,就像是放慢镜头似的,我等的焦灼而又紧张,甚至能听到自己一颗心“咚、咚、咚”的直响,想咽一口唾沫,却发现嗓子干的难受,像是要冒火一样。

    在等待白影转身的一段时间,我觉得足足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等他缓缓转过身来后,我他妈真的后悔了。

    我忍不住狠狠捂住了自己的嘴,努力把就要发出的惊呼咽了下去:这白影转过来之后,也是一道白影,白色的衣服,黑色的长发,长长的垂了下来……

    “桀桀……”白影在笑,笑的阴森森的,像是夜枭一样,听上去压抑而难受,能让人汗毛倒竖。

    我死死捂着嘴不敢出声,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怎么前后都没有脸?

    那白影笑过之后,竟然缓缓朝我伸出了手。

    我紧张低头看去,就见他的手惨白而干枯,只有一层皮紧紧裹在骨头上,指甲长的足足有三四厘米,像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剪过一样。

    这白影就伸出一只这样的手,直直伸到了我的面前。

    我愣住了,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要跟我……握手?

    我暗暗嘀咕了一句,什么时候连鬼都这么友好礼貌了,见面还要握手?可他那副尊荣,我吓都吓死了,哪儿敢跟他握手啊,所以他朝我伸出手的时候,我只能暗暗摸了摸我的墨尺,想着他要是敢强行对我做什么,或者有什么异动,我保准一墨尺敲的他老老实实的,再也不敢嚣张!

    白影直直伸出手半天,他没动,我也不敢乱动,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很久。

    然后,白影动了。

    不,他不是在动,他是在飘!一眨眼就到了我跟前,然后再次朝我伸出了手,固执的等待着。

    妈的,他这是非要跟我握手不可?

    我咽了一口唾沫,一只手去掏墨尺,另外一只手试探性朝白影伸了过去,想看看这白影到底要干什么!

    没想到,我才刚刚伸出手,我旁边就伸出了一只手,猛然拽了我一下,这个人的力气很大,我一个不防备,竟然直接被这只手拽的踉跄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

    然后身后就有一个人,猛然把我压了下去,让我趴在了地上。

    “谁……”我大惊,下意识就想喊。

    一只手死死捂住了我的嘴,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锋子,别动,那家伙不能招惹!”

    听到这个声音,我先是身子猛然一僵,然后眼眶瞬间就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