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75章 被困
    红衣女人恼恨我抢了孩子,她竟然直接来抓我的眼睛,我当时距离她太近,根本来不及躲闪!

    万分危急之下,我怀里的孩子叫了我一声爸爸,然后小脑袋微微扬起,直接张嘴咬住了红衣女人白嫩的手腕!

    她冷不防咬住了红衣女人的手腕,红衣女人吃痛,朝我抓来的手猛然一顿,我趁机往后一退,躲开了红衣女人的袭击范围。

    本来以为我往后退的时候孩子就能松开红衣女人,可我后退了几步,她不但没有松开红衣女人,反而咬的更紧了,红衣女人惊呼了一声,柳眉倒竖呵斥道:“小妖怪,居然敢吸我的血!”

    我吃了一惊,低头看去,这才见怀里的孩子紧紧咬着红衣女人的手腕,小脸一片满足,那只本来就是红色的眼睛显得更是妖冶鲜红,粉嫩的小嘴不停蠕动着……她竟然真的在吸红衣女人的血!

    她吸的欢快,红衣女人的脸色却越来越惨白,情急之下,她另外一只手的两根手指迅速变成钩状,直直朝孩子的双眼袭来,我看的着急,急忙对怀里的孩子说,“快松口!”

    我刚说完,红衣女人的手指已经袭到了孩子眼睛跟前,小家伙倒也聪明,在我喊的时候,她立刻松开了紧紧咬着红衣女人手腕的手,跟着我一起朝后急急后退了几步,满足舔了舔小嘴。

    她的小嘴上,还有一丝血迹!

    她舔嘴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她的两颗门牙已经变成了尖尖的模样,小脸上已经有了隐隐的妖冶诡异。

    难道,这就是国字脸说的妖化?

    我本来以为妖化需要一段时间,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开始了,难道是刚才红衣女人袭击我,促使她加快了妖化?

    “妖化的这么快,倒也不枉我花费了极大的心思,部署了这么久,又千里迢迢追到了这里。”红衣女人抢回自己的手之后,立刻朝后飘了很远,看着我怀里的孩子冷笑,“这天胎我志在必得,你们要么把她我,要么死!”

    说到“死”的时候,红衣女人脸色阴狠歹毒,这次她没有再继续进攻,而是双手交叉合拢,立刻就要念动咒语,一旁站着的冰冷男眼疾手快,他将我堂弟拖到僻静的角落,不等红衣女人把咒语念出来,立刻朝她扑了过去!

    冰冷男的速度快如闪电,眨眼间就扑到了红衣女人跟前,红衣女人自顾不暇,也来不及再念动咒语,只能很快跟冰冷男纠缠到了一起。

    他们纠缠到一起的时候,我赶紧抱着孩子朝我堂弟跑去,想看看他怎么样了。

    走了几步,远远看我堂弟奄奄一息躺在地上,我的一颗心就像是被什么攥着了似的,紧张的要命。

    家里还有人活着,这是这几天来给我的莫大惊喜,我不希望这种惊喜又变成失望!

    只有几步路而已,我却走了很久,走到我堂弟跟前后,我缓缓蹲下身子,紧张看了他一眼,就见他脸色苍白如纸,双眼紧闭,后背上渗出了一大片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迹。

    “东方,你醒醒,你醒醒,我是哥,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我颤抖着伸出手,轻轻摇晃了我堂弟几下,试图将他唤醒,“东方,你现在没事了,你安全了,她不会对你怎么样,你醒醒,看看哥好不好?”

    我推了我堂弟几下,他的身子软软的随着我的动作动了几下,然后又恢复到一片死寂。

    我心中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加重了推他的力气,声音也不由得加大,“东方,你醒醒,别他妈装了,我知道你肯定是逗我玩儿的,你快睁开眼!”

    我以为,只要我推的力气足够大,喊的足够响,我总会喊醒我堂弟的,可无论我怎么推,怎么喊,他就是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什么回应都没有。

    “申东方,你他妈给我站起来,你还是不是男人,受了这么点伤就倒下了?你要是还这么躺着,老子一辈子都不会理你了!”我骂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绝望到了极点,眼眶里的眼泪辣的眼睛难受。

    但是,无论我怎么喊,怎么骂,我堂弟就那么软软的躺在地上,再也没有了丝毫动静。

    我终于明白了,我堂弟……没了!

    一阵悲怆和愤怒同时攫住了我,看着这个从小跟我屁股后面长大的混小子一动不动像块被废弃的抹布一样躺在地上,我眼前闪过他的笑、他的横,他的混账,还有小时候有人骂我没爹孩子时,他不管不顾梗着脖子跟人打架的情景……

    “啊……”我心里疼的跟刀子搅一样,仰起头冲着空中大声吼了一声,想要发泄心中的愤懑和压抑。

    我不明白,他明明就是个无辜的大男孩,红衣女人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他,为什么要活生生结束了这么一条生命?

    我不明白,这个前不久还跟我嬉笑打闹的堂弟,怎么忽然就这么没了……

    自从我爸死后,我就很少哭,可这次眼泪怎么都止不住,我堂弟苍白的脸庞在我视线中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

    怀里的孩子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我,眼里带着惊惧和疑惑,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难过,瞪了我半天,她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胡乱替我擦了脸上的泪水,然后甜甜笑了笑,“爸……爸!”

    这或许是她能力范围内对我最大的安慰了。

    我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想冲她笑笑,可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我站起身来,抱着孩子缓缓走到红衣女人和冰冷男跟前,然后一字一顿开口,“你抱着孩子,让我来!”

    他们两人同时怔住了,一起转头朝我看来。

    只看了我一眼,冰冷男就跳了出来,然后接过孩子,低低说,“去吧!”

    红衣女人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见我居然要单独挑战她,她歪了歪嘴角,讥讽道:“哼,就凭你一个连衣库子都保不住的笨蛋,还想跟我……”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我拔起墨尺就冲了过去,劈头就朝红衣女人头上砸去!

    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想,也没想着用什么招式,也不去想红衣女人的身手比我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我只想着要替我堂弟报仇,替我堂弟报仇,替我堂弟报仇!

    我手里拿着墨尺,见红衣女人就砍,见她就砸,见她就抡,把我一身的力气都使上了,墨尺好像也感应到了我的愤怒和悲怆,它的光芒竟然变成了赤红色,锋利无比朝红衣女人一次次劈去!

    常言道,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红衣女人空有一身的本事,怎奈碰到我悲愤交加,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甚至根本不等她缓过神来我就上了,不给她分毫反击的机会!

    红衣女人又急又气,却拿我无可奈何,更何况我手里还拿着墨尺,交手的几分钟时间,她只剩下了招架的份儿,根本不能把我怎么样,只能步步后退;我更是打红了眼,步步紧逼。

    就在我和红衣女人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我们不远处响起了一阵“轰”的响声,几个人先后从上面掉了下来,一个接一个掉在了地上。

    我当时悲痛到极点,根本没心思去看谁掉了下来,只听到身后响起新潮男愤怒无比的声音,“卧槽,你这个女人心肠真是歹毒,你要杀了魔煞,居然把她引到我们那里,要不是小爷看到了师兄留下的标志炸开了这地面,小爷就被魔煞给宰了。麻痹你现在还敢欺负我兄弟,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他骂骂咧咧了一番,然后挥着剑就不管不顾加入了,跟我一起逼打着红衣女人。

    本来只有我一个红衣女人就够难招架了,现在多了个新潮男,她更是显得无比吃力,一边招架我们一边朝后退,眼看就没有了什么退路!

    “锋子,来,咱们两一起上,给我宰了她!”新潮男正在气头上,见红衣女人没有了招架之力,他挥剑就朝红衣女人脖子上砍去,丝毫都没有手下留情,很显然恨毒了红衣女人!

    红衣女人大骇,急急后退,然后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把什么东西来,照着我们猛然一扬。

    身后传来了赵美玉焦灼的声音,“那是散,你们快点后退!”

    我和新潮男一听,都知道红衣女人的手段过于阴辣歹毒,谁也不敢怠慢,立刻齐齐急急后退。

    可即便如此,还是晚了。

    我们后退了几步之后,就见红衣女人的身子一闪,竟然瞬间从我们眼前消失不见,我们几个人本来所在的寺庙下的暗道,竟然变成了一个见方的黑洞,黑洞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幽幽的光芒,显得阴森恐怖。

    “坏了,你们逼我师姐逼的太紧,她恼羞成怒,把咱们困在黑鬼洞了。”赵美玉叹了一口气,“这是我师父的独门绝学,千百年来没人解得开,咱们只怕走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