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73章 软硬兼施
    从我三叔手里救了两次孩子,这孩子冥冥中好像跟我连到了一起似的,见国字脸脸色大变,我也急着想知道孩子到底怎么了。

    可这国字脸把我当成了罪魁祸首,冰冷男开口后,他的脸色虽然明显不一样了,但还是冷哼了一声,“后果你们根本承担不起,告诉你们又怎么样,拿命来吧!”

    他使了个眼色,跟他一起来的几个人已经一起朝我们缓缓逼近,很明显是要动手了。

    我三叔躲在后面,眼神闪烁,根本不敢替我们张口说话。

    “我就想知道孩子怎么了,你遮遮掩掩不肯说,还让人动手,难道你杀了我们,孩子就好了?”我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国字脸怒声说道:“你到底是关心孩子,还是关心我们会不会被你杀死?”

    国字脸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只是飞快伸出手在孩子的胸前点了两下,这才扭头看向我,冷冷说,“因为你不配问!”

    卧槽,这国字脸的逻辑够奇葩的,我关心孩子他也不让,非要把我们杀了才甘心!

    冰冷男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身子转了一圈,快如闪电,等他再回到原来站着的地方时,那些朝我们逼来的人已经纷纷身子一软,一个挨一个倒在了地上,他这才冷冷开口了,“现在我们有资格问了吗?”

    国字脸的脸直接就变白了,怔怔看了看冰冷男,眼里有了骇然。

    那一刻,我简直对冰冷男佩服到了极点,暗道国字脸居然还给我们冷脸,论我认识的人当中,就没有人能冷的过冰冷男的,也没人酷的过冰冷男的,他这一出手,直接就把国字脸给镇住了。

    “我们也只是想知道孩子怎么样了,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没有恶意。”他愣神的当儿,冰冷男又冷冷说道,这算是给国字脸台阶下了。

    国字脸正犹豫的时候,他怀里的孩子伸出白嫩的小手,咯咯冲我笑了笑,又奶声奶气叫了一声,“爸……爸!”

    我愣了,她居然是叫我爸爸!

    “这,我,我没教她,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叫我爸爸……”孩子叫我爸爸后,国字脸又紧紧盯着我看,我觉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赶紧摆手解释,“孩子还小,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那孩子像是故意跟我作对似的,居然又甜甜叫了声,“爸爸……”

    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清晰!

    她叫了爸爸之后,居然还伸出白白胖胖的小手要我抱。她越是对我亲热,国字脸的脸就越黑,她要我抱的时候,国字脸的脸已经黑成锅底色了。

    妈的,我真是欲哭无泪了,这孩子是要逼着国字脸杀死我啊,你说你刚从那“蛋”里出来,话都还说不利索呢,张嘴就叫我爸爸,还是当着国字脸的面,这不是给我找死路吗?

    问题是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谈过,还没有享受过人生呢,我真的不想死啊。

    国字脸的脸色阴沉的难看到了极点,又缓缓朝我逼近了几步,就在我以为他又要对我下手的时候,他居然把孩子递给了我,“她既然叫你爸爸,那你算我们半个王家人了。”

    我张大了嘴,这孩子叫我一声爸爸,我怎么就算半个王家人了?

    可是国字脸不由分说,直接把孩子塞给了我,那孩子到了我怀里之后,立刻咯咯直笑,还伸出小手摸我的脸,笑靥如花,只是一双眼睛一红一黑,看起来依旧诡异无比!

    把孩子递给我之后,国字脸这才扭过头,轻轻念了几句什么,几个黑乎乎的暗神立刻从墙上走了下来,径直走到我三叔面前,死死将我三叔按住拽着出去了,我三叔大骇,居然直接就承认了,“少当家,我鬼迷心窍了,请你饶了我这一次……”

    我大惊,这国字脸怎么一会儿晴一会儿雨的,刚才他还怀疑是我把血月冥给破坏的,现在怎么直接就把矛头对准我三叔了?

    听到我三叔凄惨的求救声,我意识到国字脸不会轻饶我三叔,下意识就想替我三叔求情,可一旁的冰冷男冲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多嘴,我只能叹口气闭了嘴,心里难受的跟什么似的。

    我三叔终于还是被带走了。

    暗神把我三叔带走之后,国字脸才终于解释道:“你们一定好奇我为什么忽然惩罚他吧?这孩子是天胎,几百年才出一次,由血月冥孕育而成,积日月精华,渐渐化成人形。我们王家得天地庇护,几百年才能得一次这样的天胎,然后庇佑王家人丁兴旺,万事兴隆。既然是天胎,就有常人所没有的灵性,她既然叫你爸爸,那说明你绝对没有害过她,而且还跟她有缘……”

    他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这里除了你们之外,就只剩你三叔了,既不是你们毁坏的,那就只有你三叔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这孩子不但没有害我,反而还救了我一命,国字脸见她跟我这么亲热,立刻就认定我三叔才是凶手,这才让暗神们把他给拖出去了。

    提到我三叔,国字脸怒道:“血月之日,本来就该是天胎出世了,我本来在外地,千里迢迢前来迎接天胎出世。没想到竟然误了时辰,出了这等事!”

    我终于知道这孩子只是天地孕育的精华,并不是王家把自己家的孩子塞到血月冥里了,心里多少舒服了很多,但国字脸最后一句话,又让我的心悬了起来,忍不住问,“你说了半天,却始终没有告诉我们,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唉!”国字脸又长长叹了一口气,“我刚才说过了,这天胎出世,就可以庇佑我们王家一切兴隆,可如今天胎受损,惊现异瞳,这是成妖的先兆!她会很快异变,成为一方祸害!”

    什么!

    我吃了一惊,下意识朝怀里的孩子看去,却见她依旧一脸娇憨笑容,显得天真烂漫,我很难想象到这孩子居然会变成妖,为祸一方!

    冰冷男比我懂的多,国字脸长吁短叹说完之后,他才开口说道:“这天地万物皆有解,这天胎受损也肯定有解决的办法。”

    国字脸又惊讶看了冰冷男一眼,这才点点头,“这位小哥说的没错,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天胎受损异变,自然有解决的办法,只是太过于艰险……而且,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血月冥是谁打开的,就必须还由谁来解……”

    他的意思就是,这血月冥是我打开的,所以想要阻止天胎异变,就必须还得由我出手?

    “大哥,这血月冥是我切开的,你说吧,我该怎么做?这孩子还小,我不想让她承受那么多,也不想让她异变。”这是我的心里话,我一向很少跟孩子亲近,可在国字脸把这小家伙塞给我的时候,我心里竟然激荡出了一种别样的感觉,好像这孩子真的是我的一样。

    见我敢作敢当,国字脸看我的眼神终于缓和了一些,“陀狮岭有位疯道人,擅长各种奇门遁甲术,若是找到他,让他给天胎全身换血,洗清魔性,便没事了。只是那脾气太过于古怪,行踪不定,若是想要求得他帮忙,怕是一件难事。”

    国字脸说要给小家伙换血,听的我一愣一愣的,赶紧看向冰冷男,却见他神色自若,并没有显得太过于古怪,想着这国字脸可能并没有骗我,这才冷静了下来。

    “好,我答应你,出了村子立刻就去找。”既然冰冷男没有异样,那我自然也想救这孩子,立刻拍胸脯答应道。

    谁料国字脸瞅了我一眼,没好气说,“我倒是想指望你,怎奈你也活不了多久了,说不定还没找到呢,你自己先一命呜呼了,我岂不是落了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冰冷男,似乎在等冰冷男的回应。

    我却顾不得猜测国字脸为什么要等冰冷男的回应,我只是震惊于他说我活不了多久了!

    “你,你没开玩笑吧,我,我怎么就活不了多久了?”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声音都在颤抖,心想这大哥没骗我吧,我怎么就要死了?

    冰冷男却一口答应了下来,“我会陪他一起去。”

    冰冷男答应后,国字脸脸上才算有了笑容,“既然二位如此敢作敢当,那我王某也答应你们,只要你们用得着的地方,我王家一定鼎力相助,若是有人敢为难,两位尽管提我王家的名头。不过,这天胎关乎我王家的兴荣,如果二位敢欺瞒的话,我就算追杀到天涯海角,也会要了二位的性命的!”

    卧槽,说了一大堆,不就是软硬兼施告诉我们,必须得去救天胎吗,要是救不了,我们就死定了吗?

    冰冷男又点头答应了,确定国字脸再也没事之后,他才示意我朝暗道外走。

    我怀里抱着天胎,惴惴不安跟在他身后,等走到暗道尽头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他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快要死了?”

    我忽然想起来,金殿龙之前就说过我快死了,我只是以为他为了撵走我骗我的,没想到国字脸现在也这么说,那事情多半不会有假了,问冰冷男也不过是为了确定我的疑问而已。

    冰冷男居然点了点头,“他说的没错。”

    我顿住了脚步,绝望看着冰冷男,“你也早就知道了?”

    冰冷男叹口气,“咱们现在已经卷入了三皇二祖争斗之中,身不由己了,王家把咱们卷入,别有目的。不过,那陀狮岭的疯道人确实奇术高超,我之所以答应去,也是为了救你。”

    他刚说完,我怀中的孩子脸上的笑容骤然敛去,一黑一红眼睛冷然看向一处地方,眼神阴冷。

    一个孩子的眼神居然这么冷,我吓得抖了抖,立刻朝她看向的地方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