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72章 惊变
    那孩子才刚刚叫出一个爸爸来,我三叔已经毫不犹豫将她朝地上摔去!

    “不要……”我大惊,想也不想就朝我三叔的方向冲去,用了比平时快十倍的速度,甚至我当时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快,应该是情急之下,身体产生的一种超出寻常反应。

    跟我一起扑过去的,还有冰冷男!

    血月冥一直藏在寺庙之下,这暗道又是人工挖成的,暗道壁上都是王家的暗神,那说明王家其实一直隐藏在村子中,也就是我们一直感觉除了赵家之外,还有另外一股势力的原因!

    王家一直迟迟没有露面,是因为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石晓楠成煞这件事,而是血月冥里的这个小婴儿,他们留在村子,只是为了守护这个孩子!

    明白这点后,我也开始猜测,将石晓楠变成魔煞或许只是赵家最直接的一个目的,其实他们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也是冲着血月冥里的孩子来的!他们的打算,应该是先将石晓楠变成魔煞,将整个村子变成自己的地盘后,然后再对血月冥动手!

    只是赵家万万没想到中间横生变故,石晓楠居然误打误撞认我为主;王家也没想到,他们派来守护血月冥的我三叔,居然利欲熏心,打起了孩子的主意,想要剜掉孩子的心延寿万年,甚至还想着要位列三皇的位置!

    这一点,我想到了,冰冷男又冰雪聪明,只怕他也已经想到了,所以才会和我一起朝孩子冲去。

    他向来快如闪电,可这一次,我竟然冲到了他前面!

    我冲到我三叔面前的时候,我三叔已经将手里的孩子摔了下来了,我不顾扑过去的时候一半身子被地面磨的火辣辣的生疼,在扑到距离我三叔大概一米多远距离时,我的身子猛然一跃,然后快速伸出双手去接孩子……

    我发誓,那已经是我这辈子作为一个普通人时最快的速度了。而且,那个时候我已经忘记了,我下面依旧是光溜溜的一片真空状态,只是觉得卧槽怎么这么疼,然后就去救孩子。

    可就在我伸出双手的那一刻,我三叔已经撒手了,孩子飞快掉了下来,我只来得及抓了孩子的小腿一下,但她的小腿太过于光滑,我只是虽然抓到了她的腿,但她的身子还是从我手中滑落了下去,只让孩子往下坠落的身子顿了顿,又接着朝下掉去!

    我大骇,立刻快速转动身子,打算用身体去接掉下来的孩子,可还没等我转过来,小孩子的身体已经跌落在了我面前!

    在孩子的小身体跌落在我跟前时,我的瞳孔猛然张大,孩子的身体就像是放慢镜头似的,一点一点掉了下来,然后跌在地上。

    我愣住了。

    四周一片死寂。

    孩子掉在了地上,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在发现孩子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时候,有什么东西重重撞击了我的心一下,我的心像是被什么硬生生剜掉一块似的,痛苦的跪在地上,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恨恨骂了自己一句:真他妈没用,连个孩子都接不住!

    我刚刚扇了自己两巴掌,地上刚才还悄无声息的孩子,居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本来抬起来打算再扇自己一巴掌的手,猛然顿在了半空中,然后急急朝地上的孩子看去,却见一道猩红的鲜血正从她的小脸上缓缓流淌了下来,她正挥舞着小手小脚,瘪着小嘴哇哇直哭。

    这孩子居然还活着!

    我又惊又喜,赶紧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欣喜冲冰冷男喊道:“师兄,她还活着……”

    我的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已经走到了我们跟前,一个国字脸、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带着几个人急匆匆走了过来,威严而凌厉扫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我身上,冷声开口,“血月冥是你毁的?”

    这男人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让人难以直视的凌然气势,一看就是那种平时常常发号施令的人才有的气质,他上来就质问血月冥是不是我毁的,而且语气居高临下,让我十分不舒服,冷冷说,“是不是我毁的,关你什么事!”

    “锋子,这是我们少当家的,你说话注意点。”我才刚刚说了这么一句,我三叔就训斥道:“你做了错事不要紧,我都说过我会替你求情的,少当家的宽厚仁慈,一定会原谅你的。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跪下,把小小姐还给少当家的!”

    我当时真想呵呵我三叔一脸,他这哪儿是替我求情啊,他这分明是把一盆脏水都泼在我身上了,还落了个替我求情的人情,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我三叔这么狡诈这么虚伪呢?

    那国字脸听了我三叔的话后,冷冷瞥向我,“你是三不的孙子申东锋?”

    听我三叔叫他少当家的,这国字脸八成是王家的儿子辈,我三叔说我爷爷曾经替他家效力过,那他认识我爷爷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我又觉得自己心怀坦荡,所以冷冷答应了一声,“没错,我就是申东锋。”

    国字脸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我怀中的孩子,“把孩子给我。”

    我当时觉得这国字脸肯定不怎么关心这孩子,因为他进来之后不是先看孩子,而是先问我的身份,但这孩子是他们王家的,我也不能不给,所以他要孩子的时候,我只能把孩子还给了他。

    我举起孩子的时候,我三叔赶紧抱起孩子,讨好把孩子交给了国字脸,巴巴说,“少当家的,锋子还小,不懂事,您大人大量……”

    他还想说什么,国字脸横了他一眼,我三叔吓了一跳,赶紧闭了嘴,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看我三叔在国字脸跟前又是谄媚又是讨好的奴才样,我心中那股反感终于压抑不住了,冷冷说了声,“你可真是我的好叔叔!”

    我当时并没有挑明这孩子是我三叔摔的,是因为我还是有些下不了狠心,要是这国字脸知道我三叔对这小孩子下手,我三叔肯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我三叔不仁,我也不能害死他!

    只是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点良心能体会到我的良苦用心!

    我三叔自知理亏,也不敢多反驳什么,只是讪讪站在国字脸旁边,不敢再吭声。

    国字脸将孩子抱在怀里,只扫了一眼,然后面色大变,一手抱着孩子,身子已经倏地闪到了我跟前,一把拽住了我的衣领,“你对孩子做了什么?”

    “我,我……”我没想到他的速度这么快,鬼魅一样,眨眼就能闪到我跟前,我吃了一惊,说话都开始结巴了,“我,我什么都没做!”

    可我刚说完,忽然就发现他怀里的小孩子,一只眼好好的还是乌黑可爱,另外一只眼睛却变成了赤红色,衬着她白嫩的皮肤,看起来诡异无比!

    我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我刚才看的时候她还好好,只是额头上有一丝血迹而已,现在怎么一只眼睛会变了颜色?

    “没有做?”国字脸把我的话当成了狡辩,抓着我的手倏地朝我脖子上最柔软的喉咙袭去,“哼,居然还敢骗我,拿命来抵偿吧!”

    卧槽,这国字脸还真够横的,进来就问我血月冥是不是被我毁的,难道那时候他也没觉得孩子会有事,现在看到孩子眼睛变了颜色才知道出事了,然后直接就要要我的命?

    但他的手本来就拽着我的衣领,就算我躲的再快,也根本躲不开他朝我喉间袭来的手!

    就在万分危急的时候,我身后的冰冷男猛然伸手,一把将我拉到了后面,堪堪避开了国字脸的手,冷冷说,“就算要他的命,也得让他死的清楚些吧?”

    国字脸的身手已经够快够鬼魅了,他没想到冰冷男的身手居然也这么快,愣了愣,这才将目光落在了一直没有吭声的冰冷男身上,打量了冰冷男一眼,眼里闪过惊疑。

    “你是谁?”国字脸终于发问了,声音带了一股我难以理解的颤抖。

    “你不用管我是谁,孩子怎么了?”冰冷男永远是一副高冷范儿,就算在这么牛逼哄哄的国字脸面前也是。

    我也巴巴看向国字脸,想知道这孩子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