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70章 愤怒
    看我三叔拿着墨尺朝血月冥接近,我知道他什么目的,担心那里面的小孩子会被他给弄死,急的哀求了我三叔好几次,希望他能回心转意。

    “你少啰嗦了,我在这里守了这么久,费尽心思让王家和赵家人产生冲突,费尽心思调走守在这里的守卫,你让我放弃?”我三叔整个人就像着了魔似的,不管不顾,挥起墨尺就朝血月冥砍去!

    在他眼里,延寿千年,位列三皇之位,远远比一个孩子要重要得多。

    那墨尺在我三叔手里,金光万丈,像是瞬间变成了一把利刃一样,在它朝血月冥砍去的一瞬间,我一颗心瞬间悬了起来,紧张盯着我三叔的每一个动作,胆战心惊等待着他砍开血月冥的一瞬间。

    就见我三叔狠狠一下砍了过去,在那金光快要挨着血月冥的时候,血月冥骤然闪过一道红光,跟那金光相撞在一起,我三叔不但没有把血月冥砍开,他自己反而被震的身子猛然朝后翻去,高高被抛到了半空中,然后又重重跌在地上,发出一阵让人心悸的闷响。

    看到三叔重重摔在地上的那一刻,我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三叔,你没事吧?”

    我刚喊完,我三叔就猛然从地上翻身而起,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倏地看向我,眼光恶狠狠的,“臭小子,你已经让墨尺认主了?这墨尺是血月冥的克星,没有理由砍不开它的!”

    又是认主!

    “三叔,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其实我知道我三叔的意思,大概就是那次我的手受伤无意间滴到了墨尺上血,墨尺就开始大显神通,那应该就是墨尺认主,可我还是装作一脸懵逼的模样问我三叔。

    现在的三叔,模样狰狞,眼神凶狠,丝毫都没有了平时的和蔼可亲,我不得不防着点。

    我三叔急着打开血月冥,也懒得再跟我计较,只冷冷骂了一句,再次咬破了手指,食指和中指并拢,沾了血在墨尺上飞快画了一个什么符号,那墨尺的光芒再次大炽,我三叔再次抡起墨尺朝血月冥砍去……

    这一次,跟上一次一样,我三叔还是被重重反弹了回来,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他试了好几次,可一次比一次狼狈,一次比一次摔的更狠!

    我终于领悟到认主的意义了,就是除了主人之外,其他人根本没有办法自如驾驭它们!

    意识到这点后,我甚至还有些感动,有时候,这些没生命的东西比活人还忠诚,不会像我三叔一样,为了自己的贪念,就把一切置于脑后了,甚至费尽心思将一个村子整成了地狱,为的就是吃一个小孩子的心脏。

    在我三叔频频朝那血月冥砍去的时候,我紧张看着四周,暗暗祈祷赶紧出现一个人,不管是冰冷男他们也好,还是其他人也好……对了,我三叔刚才说费尽心思把王家守在这里的人给调走了,他们难道现在还没反应过来我三叔的目的,还没有赶过来?

    到这个时候我也明白了,村子中确实有两股势力,但赵家和王家的目的不同,所以并没有出现冲突。

    那一刻,我甚至祈祷王家的人赶紧出现,阻止我三叔这种近乎疯狂的行为!

    可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我三叔被第无数次摔倒在地上之后,他终于踉跄着站起身来,摇摇晃晃朝我走来,然后在我跟前站定,上下打量了我一遍,猛然拍了一下大腿,“我怎么忘了这茬了,这墨尺既然已经认你为主,如果你拿着去砍那血月冥,岂不是就能砍开了?我真是急昏了头了,居然没想到这个!”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我身边,将手里的墨尺塞到了我手里,指指血月冥,“你去砍开它!”

    我怔住了,难以置信看着我三叔。

    “我不去!”愣了片刻,我立刻冷声拒绝了我三叔!

    我三叔毫不犹豫,抬起手就扇了我一巴掌,再次冷声质问,“你去不去?”

    我三叔扇了我一巴掌后,我愣了很久,然后抬起眼,死死看着我三叔,倔强摇摇头,“不去!”

    “啪!”

    我三叔这次扇我,用了十分的力气。

    他狠狠扇了我一巴掌后,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一半脸立刻火辣辣的疼了起来,脑子一片空白,只死死看着我三叔,甚至都忘记了张嘴说什么。

    其实,说不说什么的,还有什么用吗?站在我眼前的男人,已经是个恶魔了,我在他眼里已经不是他亲侄子,而是一个可以打开血月冥的工具而已!

    “看什么看,不许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三叔恼羞成怒了,好像他扇了我,我看他几眼他还不乐意了一样,一把就将我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推着我踉踉跄跄朝血月冥走去。

    我心里憋着一股火,可全身无力动弹不得,也没有办法反抗,只能被我三叔推搡着走到了距离血月冥最近的地方。我三叔急着让我打开血月冥,所以推搡的力气很大,竟然一下把我推的一个跟斗栽倒在了地上,好半天都爬不起来。

    “起来起来,别假装摔倒!”我三叔将墨尺强行塞进我手里,然后拽着我的衣领一下子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指着血月冥让我砍。

    我双手握着墨尺,浑身都在发抖,睚眦欲裂,无论如何都砍不下去。

    里面还有个活生生的孩子,我怎么能下得了手!

    见我半天都下不去手,我三叔终于连最后一丝耐心都被我消磨干净了,他让我抓住墨尺,用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手,强行迫使我抡起墨尺,狠狠朝血月冥砍去……

    在我三叔强行抬起我的手时,我死死咬着牙关,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可我最终还是挣扎不过我三叔,我三叔终于还是强行拿着我的手砍了过去,墨尺发出万丈光芒,像切瓜一样把血月冥给切开了!

    在切开血月冥的一瞬间,整个“蛋壳”里鲜血四溅,里面忽然响起一阵凄厉的婴啼声,“哇……”

    我的心瞬间就被揪了起来,急急朝那被看成两截的血月冥看去,却见四溅的鲜血像喷泉一样渐升渐高,一个粉妆玉琢的娃娃被“血泉”给托了出来,这孩子虽然在哭,可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滴溜溜看着四周,加上娇嫩的肌肤和容颜,简直就像是天使一般。

    “天胎,天胎……”在看到这个孩子后,我三叔整个人都彻底陷入了癫狂之中,死死盯着越升越高的孩子,眼睛发出可怕的光芒,嘴里喃喃念叨着天胎两个字。

    我一边看着那孩子,一边警惕盯着我三叔,生怕他直接冲上去抢了那孩子把孩子给杀了,心里捉摸着,如果这孩子待会儿从血泉上降下来,我该怎么接住她……

    我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那四溅的血泉瞬间降落了下来,孩子娇嫩的小身体也瞬间跟着一起降落。

    几乎是在孩子降落的一瞬间,我和我三叔一起朝那孩子扑了过去!

    我当时全身酸软,根本使不上丝毫力气,但在孩子降下来的那一刻,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竟然一跃而起,跟我三叔一起扑了过去。

    最关键的是,我竟然比我三叔还快了一步,在孩子就要从高台上跌落的一瞬间,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将孩子抱在怀里后,我长长松了一口气,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我刚才是拼着一口气扑上来的,我这根本没有力气稳稳当当落在地上了。我跌下去倒是没事,可孩子要是掉下去就摔着了。

    没办法,在掉下去的一瞬间,我硬生生翻了个身,将自己垫在了下面,紧紧抱住了怀里的孩子,充当了她的人肉气垫!

    在从高台上跌下去的一瞬间,我觉得我全身疼的要命,都要被摔的散架了,可怀里的孩子根本不懂刚才危险到了极点,在我们重重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她乌溜溜的大眼睛先是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之后,她花瓣一样的小嘴一咧,居然咯咯笑了起来!

    莫名的,在看到她咧嘴笑的那一刻,我的心竟然被萌的要化开了。

    可我还来不及享受孩子的笑容,就见我三叔身子一闪,恶狠狠朝我们扑了过来,“锋子,三叔谢谢你替三叔接住她了,你还是把她给三叔吧!”

    我眼前身影一闪,手里已经空了。

    孩子居然被我三叔给抢走了!

    我的怒火,腾的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