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69章 天胎
    我三叔拉着我走了很远,感觉像是绕着一个圆形的东西在走,一直走不到尽头的感觉。

    我想找点什么话跟我三叔说说,万一我三叔被我打动了呢,说不定就会放我走了,毕竟我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这种感情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不是说割就能隔断的。

    可我三叔一路上明显很兴奋,嘴里一直不停嘀嘀咕咕着“快了,快到了”,他手里提着灯,一只手死死攥着我的手腕,生怕他一不留神我就跑了!

    半路我试图劝我三叔稍微休息一下,跟他说我不会跑,我也好奇是什么东西那么神奇,肯定会跟着他去看看的,只是走的太累了,希望他能稍微停下来歇歇!

    我说完之后,我三叔猛然顿住了脚步,直勾勾看着我,声音激动的都在颤抖,“锋子,现在是三叔的重要时刻,只要你肯伸手帮忙,三叔就不是现在的三叔了,三叔就能飞黄腾达了,你也会跟着沾光的……你,你居然说歇歇?这种时刻,怎么能歇歇?”

    他说话的时候,瞳仁扩张,眼里射出兴奋而激动的光芒来,嘴唇微微发抖,语速飞快,一句话有时候要重复两三遍。

    我三叔现在不对劲!

    他的精神过于亢奋,说话的时候都能明显感觉到他太过于亢奋。

    我忽然想到村里人到寺庙后的异样,心中警铃大作,而且更让我惊恐的是,我觉得我好像全身越来越没劲了,走几步路都觉得像是耗尽了全部精力一样,所以更不敢再过度惹我三叔,只能顺着他的心意,乖乖跟着他往前走。

    我们所在的暗道很长,灯光太暗,我只能看到两旁黑魆魆的墙壁,还有不见尽头的暗道,周围很安静,连红衣女人和石晓楠打斗的声音也听不到了,只能听到我和三叔的脚步声还有我咚咚咚的心跳声。

    不知道走了多远,前头忽然传来了滴水的声音。

    没错,真的是滴水的声音!

    在听到滴水声音的那一刻,我有些难以置信,我和三叔现在在寺庙下面的暗道走,哪里来的水声?

    听到滴水声后,我三叔更兴奋了,脚步也骤然加快,不停催促我快点走,“锋子,快点,我们就要到了,就要到了!”

    他一边说,一边拽着我急急朝前奔去。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我全身已经松软无力了,只能任由他强行拉着我急急朝前奔去。

    我三叔拉着我跑了大概十来米,接着拐了个玩儿,然后我就觉得眼前霍然一亮,等看清眼前情景时,我整个人瞬间僵立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是真的!

    我眼前居然是个巨大的温泉,温泉正中央有个高高凸起的高台,台上放着一个跟血月玄玉一模一样的东西,血红透亮,像是一只巨大无比的蛋一样,在这枚巨大的蛋上面,有一个蛇头一样的东西,那东西正在不停往蛋上滴水,那滴水声正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这枚“蛋”直径足足有两米多,晶莹剔透,细细看去,“蛋壳”里像是有血液在涌动一样,缓缓流淌着,所以这枚“蛋”看起来血红血红的。

    看到这枚“蛋”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惊呆了,不敢相信这世间还有如此巧夺天工的东西!

    可是,这东西为什么跟血月玄玉长的一模一样,难道是血月玄玉它妈或者它爸?

    “锋子,怎么样,震撼不震撼?”我观察这枚“蛋”的时候,我三叔一直在旁边紧紧盯着我,巴巴问我,“你想不想跟我看更震撼的东西?”

    更震撼的东西?

    我还没明白过来呢,我三叔立刻拉着我转到了另外一个方向,指着其中一处,颤抖着声音说,“锋子,你仔细看看,那里面是什么。”

    看我三叔更激动了,我心中也升起了弄烈的好奇心,想知道还有什么东西比这么夺目的“蛋”还要更震撼的东西,所以就顺着他的手指细细朝那枚“蛋”看去。

    顺着我三叔的手指看了片刻,我只看到那枚“蛋”里有个黑乎乎的东西,看了半天却没有看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疑惑问我三叔,“三叔,那是什么,我只看到一团黑影,什么也没看出来!”

    “那,那是个孩子,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三叔激动的手嘴唇都在颤抖,瞳孔更是因为兴奋而猛然张大,有一种让我骇然的感觉。

    孩子?这枚巨大的蛋里,是个孩子?

    我被震的半天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半晌才问,“死的?”

    我三叔兴奋摇摇头,紧紧盯着那团黑影,“活的……是天皇王家的孙女!”

    我被震的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定定看着那巨大的“蛋”里,不敢相信里面居然有个孩子,而且还活着!

    但我很快就觉得不科学了,那“蛋”里什么都没有,也没有空气也没有营养,这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还有,王家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孙女放进这“蛋”里,是打算害死她吗?

    我三叔却完全顾不上跟我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扭过头直勾勾看着我,哑着嗓子说,“锋子,只要打破这个血月冥,就能把那里面的孩子给放出来了……你,你把你爷爷的东西放哪儿了?”

    这玩意儿叫血月冥?

    听这名字就跟血月玄玉有关系,我见我三叔盯着我的眼睛在放光,就像是狼见了猎物一样那种光芒,我心中骇然,却只能装作不动声色问,“三叔,你把这孩子放出来干什么,是救她吗?我真不知道我爷爷留下的是什么东西,要不这样,咱们再回去,我叫石晓楠,就是魔煞下来,看她能不能帮咱们,好不好?”

    我一边说,一边不自觉往后退。我现在全身无力,根本就不是我三叔的对手,只能想办法分散他的注意力。

    我三叔步步紧逼,紧紧盯着我的眼睛,脸上因为热切有了一种狰狞的感觉,“我当然要把她放出来,这孩子不是普通的孩子,她是天胎,只要吃她一点点的心,就能延寿千年,功力大增,哈哈哈,只要活的够久,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骇然大惊,我三叔居然要吃这孩子的心脏!

    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狰狞的男人,我心中生出一阵恶寒来,忽然觉得他根本就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喜欢开玩笑、急性子的三叔,这根本就是个恶魔,一个被贪念彻底蒙了心的恶魔!

    我不知道王家为什么要变态的把自己的孩子放进这个血月冥里,但我三叔现在的模样让我害怕,更多的是强烈的反感,他在这寺庙里蹲了那么多天,就是为了这个血月冥里的孩子吧?

    他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魔煞,他是为了这个孩子,是为了吃到这孩子的心脏延寿千年,是为了登上三皇的宝座!

    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想到这点后,我只觉得如坠冰窖,全身发寒,脑子飞快转着,想着该怎么应付我三叔才行。

    “锋子,你考虑好了没有,考虑好了就把那东西给三叔吧,三叔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见我步步后退,我三叔步步紧逼,“到时候咱们叔侄联手,什么三皇二祖,咱们统统都不用放在眼里了!”

    我仓皇再后退几步,根本没看到我已经退到了墙边,后背结结实实撞在了墙上,仓皇四顾,却见周围根本没有什么人可救我。

    “三叔,你醒醒吧,就算你位列三皇有什么用,这村子咱们指不定能不能走得出去呢。再说了,你都说那个小孩子是活的,你怎们能……”怎么能吃她心脏这句话,我怎么都说不出口,只想着我三叔能听得进去我的苦口婆心,不要做这种违背天伦的事情。

    可我三叔现在心里全是想着怎么才能打破那血月冥,怎么才能吃到那小孩子的心脏,已经完全听不进去我说的话了,见我还在絮絮叨叨啰嗦,他再也没有了耐心了,出其不意一拳朝我眼睛上袭来!

    我一个不防备,直接就被他一拳给结结实实揍中了,我心中升起一阵恼意,闪身就扑了过去,想着不管我能不能制服我三叔,好歹也试试再说!

    可我刚刚扑过去,就感觉自己双脚一软,竟然直接倒在了我三叔面前。

    “哈哈哈,傻小子啊,这血月冥能释放出一种东西,只要身上有伤口,这种东西就会随着你的伤口悄无声息渗入你的血液中。”我三叔缓缓走到我跟前,弯下腰去我怀里掏东西,“你稍微动动试试,看看还有没有力气?”

    我大吃一惊,原来我全身无力是因为吸收了这血月冥里的东西,我稍微动了动,这才发现果然如我三叔所说,我全身上下软绵绵的,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我三叔哈哈哈大笑,直接把手探入我怀中拿走了墨尺,来回把玩了很久,看了我一眼,叹口气说,“也不知道你大伯为什么把这宝贝给你这傻小子,你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用,真是暴殄天物了!”

    这句话,新潮男也说过。

    我惊怒交加,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三叔熟练在墨尺三分之一处按了一下,那墨尺竟然瞬间绽放出万道光芒来!

    然后,我三叔拿着墨尺,缓缓朝那血月冥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