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64章 前兆
    金戈铁马,气壮山河。

    喊杀声、嘶吼声,咆哮声,战马嘶鸣,阴兵出去之后,大殿外面很快就开始了殊死搏斗,血雨腥风,千军万马厮杀时的声音雄壮澎湃,几乎要将整个大殿掀翻,我们几个人骇然听着外面的厮杀声,个个脸色苍白。

    听了片刻,我忍不住从窗口看了看外面的情景,就见人影幢幢,纵横交错,看不清谁是谁,但却能看到他们纠缠厮杀,然后一具又一具尸体砰然倒在地上。

    我飞快收回了目光,不敢再看下去,只能把目光投在了冰冷男身上。

    冰冷男坐在地上,神色凝重,双眸低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他旁边的新潮男一脸担忧,时不时看看他,欲言又止。

    想到刚才新潮男奔过来说借阴兵要折阳寿,我想说点什么来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进了村子,几经磨难,几次都是危在旦夕,冰冷男每次都冲在最前面,永远都是一马当先去做最危险的事情,他或许觉得是他范围内应该做的,但我却对他渐渐生出浓浓的敬佩来。

    外面的厮杀声持续了很久,铜镜也一直射出赤金色的光芒来,但随着外面喊杀声一点一点减弱,铜镜的赤金色光芒也在缓缓收敛,一直到消失不见。

    等铜镜的光芒消失不见的时候,外面的声音也彻底消失了。

    赵美玉倏地抬头看看门口方向,结结巴巴说了一句,“都结,结束了?”

    我也怔怔看了看窗口,侧耳听了片刻,等听不到外面任何动静时,我才点了点头,“都结束了。”

    冰冷男什么都没说,只是抬头看了看,眼神忧郁。

    新潮男抬头看看窗口,窗口红色的光芒似乎越来越炽了,他长长叹口气,“你们太乐观了,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从认识冰冷男和新潮男起,冰冷男就一直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但新潮男性格一直比较欢脱,很少有压抑不高兴的时候,而现在他们两一个忧郁,一个满脸愁容,我也瞬间觉得压力山大。

    “现在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了,那,那些僵尸应该被杀死了,这不就结束了吗?怎么会是刚开始?”一直没有吭声的张茜茜,终于苍白着小脸说了这么一句,看的出来她期盼着事情赶紧结束,要不然她整个人就崩溃了。

    岂止是她,我们几个人都快顶不住了,巴不得这场恶斗早早过去,要不然我们几个人真得交代在这里!

    “借阴兵,屠僵尸,血流遍地,正是赵家想要的。”冰冷男终于开口了,说话气息微微有些虚弱,应该是刚才借阴兵时折了不少的损耗,“他们想要的,是魔煞出世。”

    我刚开始没听懂,用阴兵屠杀僵尸和夜辟,是红衣女人想要的?

    她不是要攻打我们,从我们手里夺走血月玄玉吗?

    新潮男看我一脸茫然,又接着解释道:“你三叔骗了咱们血月出来的时间,但大概的还是没说错的,魔煞出世不仅需要血月和血月玄玉,更需要阴气和怨气,如今阴兵被借,僵尸被屠,可不积攒够了怨气和阴气吗。这红衣女人绝顶聪明,而且早就知道了我和师兄的来历,算准我们会用阴兵救命,所以驱赶了不少的僵尸夜辟来送死,阴兵将这些杀死,正好成全了她。接下来,血月升到正中,魔煞就该出世了。”

    我们听的目瞪口呆,刚刚还因为躲过了一长大劫难而暗暗欣喜,如今听了新潮男的一番话,算是彻底掉入了冰窖中,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原来,我们步步行动,都在红衣女人的算计之中!

    我张口结舌半天,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魔煞出世不是需要血月玄玉吗,咱们有没有什么办法破坏这血月玄玉化形?要是能破坏了,魔煞出世的条件就缺了其中一个,想必就要夭折了吧?”

    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了,想着就算毁不掉这血月玄玉,总能人为破坏它化形吧,所以才这么说了一句。

    我说完之后,新潮男苦笑拍了拍我的肩膀,“锋子,这血月玄玉是盘阳老祖和菩空老祖都稀罕的东西,是天地间至灵的东西,跟血月息息相关,怎么是我等凡人能控制得了的。我知道你的心意,但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听天由命吧!”

    他的话里,已经带了消极和挫败,说明事情真的不可挽回了。

    明明知道要发生什么,我们却个个束手无策,气的我一拳砸在墙上,砸的我拳头生疼。

    冰冷男看了看我,“锋子,你恐怕要历劫了。”

    我要历劫?

    我又不是妖,还要接受什么劫难吗?

    想要问问冰冷男是怎么回事,他却缓缓迈步,推开大殿已经破败不堪的门,缓缓走了出去。

    我们几个愣了愣,也紧跟着跨出了大殿。

    谁知,我们才刚刚跨出大殿,立刻就扭头又缩回了脚,张茜茜和赵美玉更是猛然转回身,“呕呕”干呕了起来,我虽然极力忍着,但胃里也是翻江倒海,稍有不慎就能吐出来!

    新潮男比我们好些,他跟着冰冷男身后走了出去,并没有返回来,只是我看他也是双眉紧紧皱着,用手捂着鼻子,一脸的震惊。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刚跨出大殿门看到的情景,我整个人都被那副情景震惊的脑子一片空白,心脏也瞬间停止了跳动,整个人差点窒息:大殿外,到处都是尸体横陈,血流遍地,而且到处都是断胳膊断腿,还有一颗颗滚落在地上沾染了鲜血,狰狞恐怖的脑袋……

    这情景,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我们三个人在殿内呆了很久,我终于狠了狠心,让她们两人在殿内等着,然后忍住震撼和恶心走了出去。

    几百成千具尸体横陈在寺庙内,鲜血浸透进土地里很深,走了几步之后,我就踩了一脚的血,尤其是忍不住四下环顾的时候,我还看到了几个乡亲熟悉的脸庞,这让我心里悲痛而压抑,那种忍不住想要大吼一声的感觉又来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这种感觉让我恐慌无比,却不知道该如何排遣。

    我跑回村子本来就是要救村里人的,可如今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自己面前,我们还要面对魔煞出世,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刽子手,双手都沾满了乡亲们的血,这种内疚和自责几乎要将我整个人都压垮。

    不知道什么时候,冰冷男已经走到了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放松些,越是压抑越容易历劫。”

    我抬头看了看他,刚要说什么,却赫然发现一轮血红的月亮已经挂在了天空正中央,那月亮血红血红,却又晶莹剔透,我看了之后竟然觉得全身发寒,可心底却隐隐生出一阵兴奋来。

    莫名的兴奋。

    我当时还没意识到这种兴奋,只是担忧问冰冷男,“来村子里这么久了,都没有再见过石晓楠,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会在哪里出来?”

    冰冷男摇摇头,“魔煞是天地大煞,行踪无定。”

    他的意思就是,石晓楠要是变成魔煞后,居然就牛逼哄哄的没人能知道她从哪里出世了?

    或许紧张到了极点,新潮男干脆不在意了,还凑到我跟前,笑眯眯说,“锋子,你不是跟石晓楠过了阴堂了吗,过了阴堂就是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能不能用用美男计什么的,迷惑一下石晓楠?”

    这个时候他还开玩笑,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说,“别说美男计了,让我献身我都愿意,关键咱不是连人家跟哪儿出来都不知道嘛,我想献身也是白搭!”

    我说完之后,还等着新潮男反驳我,没想到他却倏地抬头看看天空中的血月,惊奇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血月似乎比刚才要大了许多?”

    他不说我还没注意,说了之后,我看了看,也觉得这血月似乎要比刚才大了很多,好像就近在咫尺,我们随手可以摸到似的。

    我怀中本来冰凉的血月玄玉,竟然也渐渐开始有了温度,先是微热,渐渐变的更热,最后变成了滚烫,我怀里像是藏了一块烙铁似的。

    “这血月玄玉怎么越来越烫了,我再揣着就能把我给烫个窟窿了。”我飞快把血月玄玉拿了出来,这才发现血月玄玉竟然在发光,它发光倒不是什么稀奇的,最稀奇的是把它拿出来之后,它里面像是装了一层晶莹剔透的水晶一样,一晃就会动。

    冰冷男的脸色倏地沉了下去。

    我心中掠过一阵强烈的不安。

    就在这时,寺庙里忽然传出了一阵女人的轻叹声,幽怨、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