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60章 鬼儿郎
    赵美玉刚说完,山下骤然响起一阵响亮的口哨声,这口哨声又急又尖锐,像是要刺破人的耳膜一样,听的让人抓狂。

    口哨声响起之后,本来就密集无比的脚步声,瞬间加快,周围夜色依旧很深,寂静的山间瞬间沸腾了起来,像万马奔腾一样,密集而又宏亮的脚步声像是敲在我们心头的密鼓,催的我们每个人都瞬间张皇了起来。

    新潮男骂了一句,“卧槽,这么多僵尸,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咱们淹死,还用跟咱们打?赵美玉,你师姐长的挺美的,心眼儿怎么这么毒辣,说下死手就下死手,她难道忘记了,你还在我们手上……”

    赵美玉微微垂了垂头,应该是新潮男的话让她心里不太舒服,谁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师姐不顾自己安危就派这么多僵尸来攻山。

    “我师姐性格就那样,目的性很强,做起事来干脆利索,从不瞻前顾后。”沉默了片刻,赵美玉才苦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连我爸用她都得先权衡再三,怕她过犹不及。”

    我知道她心里不好过,有意无意挡在她面前,想着要是待会儿僵尸冲上来,我也可以先帮她抵挡一阵。赵美玉明白我的意思,抬头冲我笑了笑,那一笑更让我觉得豪气云干的,想着一定拼死也要护着这寺庙不能让那群僵尸给冲进来。

    我们几个并排站立,一起凝神屏气等待僵尸冲上来。

    我们并没有等待多久,山下的僵尸很快就冲上来了,黑压压的一群,带着一股骇人的戾气朝我们扑来!

    我二话不说,拿着墨尺就冲了上去。

    其他三个人也没闲着,一起迎着冲上来的僵尸厮杀了起来。

    那个时候,已经顾不上什么招式什么打得过打不过了,反正见僵尸就打,这个倒下就冲到那个身边打,不知道是不是我受伤有了伤口,那些僵尸专门朝我扑,我几乎杀红了眼,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好在我的墨尺开了锋,对付这些僵尸并不算吃力,冰冷男和新潮男的身手又很好,虽然赵美玉弱了些,但我们拼杀了很久,那些僵尸居然也没沾到任何便宜。

    我不记得厮杀了多长时间,也不得杀死了多少个僵尸,只记得见僵尸就杀,见脑袋就敲,感觉整个人都跟沸腾了一样,不知疲惫的砍着杀着,竟然有了一种越打越带劲的感觉,俗话好像叫做杀红了眼,就是完全没有惧怕的感觉了,只想着杀杀杀!

    冲上来的僵尸被我们击退了一波又一波,每次击退一波之后,地上就横七竖八躺下不少尸体,击退了无数波后,地上的尸体已经躺满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落脚。

    这种恶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整个人都处于极度兴奋状态,加上一直是黑夜,我们的时间观念都弱了很多,也不知道到底打了多长时间,反正是把一波冲上来的僵尸又击退了。

    击退之后我们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只是手持武器,紧张看着山下,等待下一波的到来。

    这一次,我们等了很久。

    那些僵尸居然忽然没了动静,就像是忽然销声匿迹了一样。

    “他们是不是不敢往上冲了?”我往半山腰看了看,半山腰上居然一个僵尸的影子都看不到了,我吃了一惊,急忙后退,紧张看了他们一眼,“红衣女人在搞什么花样?”

    刚才车轮战似的进攻,现在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截然差别的战略让我心中升起一阵强烈的不安。

    新潮男搔了搔脑袋,奇怪问赵美玉,“你师姐这是什么意思,打了一半来大姨妈了,所以不打了?这些僵尸就算消失的再快,又不会隐形,怎么一下子全都不见了,难不成被咱们揍怕了,不敢来了?”

    他这句话纯属是调侃,但他有句话说的对,这些僵尸就算速度再快,一大堆僵尸也没有办法瞬间消失不见。

    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冰冷男没多说什么,只是身子一闪往山下掠了很远,然后低下身子看了些什么,就在我们好奇他在做什么的时候,他修长的身影已经非一般掠回来了,低低说了句,“僵尸都趴在山上,没走!”

    我听的心里陡然生出一阵寒意来。

    僵尸也是尸体,本身没有什么意识,有组织的攻击都是要靠控制的,如今红衣女人居然能自如控制僵尸,甚至看上去有战略有部署,这点让我骇然生出一种胆战心惊来。

    “卧槽,这些僵尸是打算跟咱们玩藏猫猫?既然没走,那说明红衣女人还没有放弃,咱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新潮男也一脸新奇,带了一股狠劲儿说,“等哪天这红衣女人让我逮到了,我一定让她尝尝我的月夸下之辱……”

    我瞪了他一眼,示意赵美玉还在,说话注意着点儿,新潮男嘿嘿一笑,不再说话,而是专心瞪着山下,全身紧绷。

    赵美玉也不知道听懂新潮男话里的意思没,她只皱着眉看着山下说,“按照我师姐的脾气,她应该来个杀手锏才对,怎么会这么长时间安安静静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也在猜测红衣女人的用意,她很明显是要攻打上来,抢我们的血月玄玉,或者干脆把我们几个碍手碍脚的家伙给处置了,这样她好专心做事。

    那她接下来会怎么做?

    我猜不到。

    红衣女人做事诡谲毒辣,想要什么就非得要到,要不到就会强夺,这种人的思维,你不好猜测,而且都不能把她当成女人来推断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们一直瞪着山下绵延到村口的山体,瞪了很长时间,眼睛都瞪的发酸了,山上除了那条黑灰色的水泥路可以看得见之外,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赵美玉,你师姐不会打着打着自己回去睡觉了吧,害咱们在这里死等……”等了一段时间后,急脾气的新潮男最先沉不住气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没好气嚷嚷了一句。

    他的话还没说完,冰冷男就低低说了句,“来了!”

    “来了,什么来了?”新潮男吃了一惊,几乎从地上一跃而起,跟我们一起紧张朝山下看去。

    半山腰上,出现了一对灯笼。

    大红的灯笼,上面好像还贴了个喜字。

    两个灯笼一前一后往山上走,走的不快也不慢。

    新潮男耳朵尖,看到这对大红灯笼后,他奇怪道:“你们听到了没有,有小孩子在唱歌。”

    小孩子唱歌?

    荒野山间的,怎么会有小孩子唱歌?

    我刚想反驳他,一阵断断续续的、奶声奶气的声音隐隐传来过来:

    小小孩,白胖胖,吃了饭饭走西方……

    黑天野地的,出来两个灯笼就够诡异了,居然还有两个小孩子在唱歌!

    “这,这是干什么?他们打不过了,用小孩子来迷惑咱们?”平时见多识广的新潮男也摸不着头脑了,嘀咕了了一声。

    赵美玉却神色大变,低低说了句,“不好!”

    我们正好奇紧张全身紧绷呢,赵美玉说句不好,惊的我立刻扭头朝她看去,急急追问,“怎么了,这两小孩很厉害?”

    赵美玉深吸了一口气,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这,这小孩子叫鬼儿郎,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孩子,在三周岁的时候用特殊方法闷死,炼成的小鬼叫鬼儿郎。这种孩子出生时间最阴,死的时候又最纯正,炼成小鬼之后最阴毒厉害。”

    赵美玉解释之后,我还是不明白,就算这两个小鬼再牛逼再厉害,红衣女人是打算让他们两把我们四个给拿下?

    “只是我不知道,我师姐为什么会让鬼儿郎过来。”赵美玉也是疑惑不解,“我知道他们至阴至毒,却不知道我师姐的用意……”

    这次,冰冷男也没有吭声,显然也不知道这鬼儿郎来干什么。

    再朝山下看去,却见那一对红灯笼已经飘到半山腰了,奶声奶气的歌谣已经越来越清晰。

    周围夜色似乎越来越浓的,浓的像化不开的墨汁一样,不经意间抬头看了看,就见天边的黑云被什么给染红了,血红血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