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57章 策略
    张茜茜问完之后,我三叔并没有回答,只是爱怜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他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我的心也跟着凉了一大截,现在我们可谓是前有狼后有虎,这血月玄玉也没办法毁掉,根本没有了一点退路了!

    一直沉默的冰冷男终于开口了,“只要在魔煞出世之时,想办法找到魔煞的致命弱点就行。”

    这就是除掉魔煞的办法?

    “那魔煞刚刚出世,虽然本体还脆弱,但戾气大炽,一般人近不了身。再者,还有赵家和那股暗中势力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怎么能允许咱们近身?”我三叔立刻就反驳了冰冷男的话。

    冰冷男只是笑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也没反驳。

    我以为他也不过是随口说说,刚刚升起的一丝希望,又瞬间消失殆尽,心里一片死灰。

    新潮男见我们个个垂头丧气的,他一跃跳到了床上,拍了拍手说,“来来来,大家打起精神来,都这个时候了,垂头丧气也于事无补,咱们不如精神抖擞些,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机会破了他们这局。现在村子里有两股势力,看起来对咱们不利,但仔细想想,未必就不是好事。两虎相争……赵美玉,我就事论事哈,你别那么看着我……接着说两虎相争的事,他们是敌对势力,想要的东西又高度一致,那就好办多了,咱们可以想办法让他们两家斗啊,对不对?”

    他热情洋溢的说完,赵美玉兜头就给他泼了一瓢凉水,“现在赵家在明处,那股势力还在暗处,你连两方具体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就能让他们斗起来?”

    我同意赵美玉的说法,我们现在只知道一股势力是赵家,另外一股势力是谁,在什么地方藏匿着,我们统统不知道,又怎么能让他们争斗起来?

    “那股暗藏的势力之所以一直沉得住气,就是因为咱们跟赵家一直是敌对势力,他坐山观虎斗,乐得捡漏。要是咱们现在跟赵家站在一起了呢,咱们手里还有血月玄玉,你们说他们会不会着急?”新潮男理了理头发,笑眯眯看着我们。

    我想了想,皱眉道:“那万一那股暗藏的势力根本不把咱们看在眼里,觉得咱们不足为虑,根本不在意咱们到底跟谁站在一起,怎么办?你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了?”

    新潮男一下从床上跳下来,走到我跟前搂住我的肩膀,拍了拍我语重心长说道:“锋子啊,做人呢,得有自信。你跟谁站在一起他们是不在意,可我师兄跟谁站在一起,他们就会非常在意。还有,你不是还揣着个宝贝呢嘛,只要有了血月玄玉,咱们的筹码就大了很多。”

    我知道冰冷男比我本事大,可他这绕了好几个弯儿损我,我正要反击他几句,却见我三叔有意无意看了冰冷男好几眼,眼里好像闪过了什么,但速度太快,我根本没有抓住。

    冰冷男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一直靠在墙上想着什么,似乎压根没听到我们在讨论什么,更没看到我三叔看他时的目光。

    隐隐的,我有些担忧,总觉得我三叔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刚才那番看似真情吐露的话,不过是在我威逼之下说出来走过场的,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就把血月玄玉拿在手里了!

    这个跟着他一起长大的三叔,身上竟然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这让我心生警惕。

    可他是我三叔,我不想把大家的疑点都引到他身上,只能想着等什么时候身边人少的时候,我再问问我三叔怎么回事。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去找红衣女人,表示要跟她站一队?”我收回神,皱了皱眉跟新潮男讨论刚才的问题。

    冰冷男开口了,“小龙说的没错,但不是现在,咱们现在上山!”

    我们几个还一脸疑惑,冰冷男又解释道:“村子的活人都在山上,而且山上只要大家聚在一处,易守难攻,至少活死人一时半会儿拿不下来,这样咱们都可以顾及到了”

    他说的没错,只有上了山,我们才能既照顾到活着的人,又有了据点,这样才能一心一意对付其他势力。

    “而且,只要咱们上山,红衣女人肯定会跟着上的,咱们只要做出样子,让暗中藏着的势力以为咱们跟赵家站在一起了就行……好,就这么办,咱们现在就上山。”新潮男是个聪明人,他虽然没有冰冷男的反应快,但稍微思索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冰冷男的用意,立刻催促我们赶紧出门上山。

    他们两人的意见综合到一起,我们没有人反对,立刻安排新潮男在最前面,冰冷男殿后,我们四哥人走在中间,一起蹑手蹑脚走出了我家大门,又悄悄朝大街上看去。

    大街上的活死人果然都退去了,到处都是空荡荡的,死寂一片,像是稍微有点动静都能惊扰到什么东西苏醒似的。

    我们不敢怠慢,飞快朝山上走去。

    奇怪的是,这一路竟然畅通无阻,我们很顺利出了村子,走到了村西头,开始顺着唯一的一条水泥路往山上走。

    “太顺利了,一点阻挠都没有,也没有警戒。”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赵美玉扭转头看了看村子,警惕道,“我了解我师姐,这不是她的作风,这其中肯定有古怪。”

    我意识到,赵美玉说的师姐,应该就是红衣女人!

    那黑色的镯子,难道是她们师门都有的东西?

    我不知道红衣女人行事作风是什么,但这种紧要关头,村子里竟然空荡荡的,任由我们畅通无阻走到了半山腰,我也觉得事情不对劲了。

    看了看冰冷男,他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依旧一步一步朝山上走去,我顿住脚步等到了他,还没开口问呢,他也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只飞快说,“到了山上再说。”

    我瞬间就闭了嘴,冰冷男身上有一种让我安心的东西,好像事情只要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直跟我走在一起的三叔趁机笑眯眯问冰冷男,“这位小哥,敢问你尊姓大名?”

    “洛梵。”冰冷男也不多话,淡淡说了自己的名字,继续迈步朝山上走去。

    洛梵,这是冰冷男的名字?

    我忽然反应了过来,卧槽,我这段时间一直跟着金殿龙叫他师兄,竟然从来都没想过问他的名字!

    “那敢问羽化子是你……”我三叔还不肯罢休,又跟了上去,笑嘻嘻问道。

    “是我师父。”冰冷男也不隐瞒,有问必答,但跟我三叔说话的时候又恢复了惜字如金的态度,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我三叔猛然顿住了脚步,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脸色,但觉得他好像很震惊一样,我也顿住脚步问他,“三叔,你怎么了,你认识他师父?”

    “没有没有,我只是随口问问,随口问问。”我三叔立刻就否认了,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虽然是回答我的问题,但眼睛却一直直勾勾看着冰冷男的背影,脚步也慢了很多。

    我很明显能感觉出来我三叔在知道冰冷男的身份后有些不对劲,又怕他跑了,上山的时候一直有意无意看着他,所以走的有些慢。张茜茜在地窖里关了好几天,体力也有些不支,赵美玉干脆直接拽着她往上走,这也拉慢了队伍行进的速度。

    这么拖拖拉拉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们才终于到了山上的寺庙前。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们这次直接藏到了寺庙前许愿池的石雕前,我扭头去问我三叔,“三叔,这寺庙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能让人意识……咦,我三叔呢?”

    我想问问我三叔,为什么村子里的人进了寺庙就会意识昏迷任人摆布,唯独他是清醒的,那他肯定有什么特殊的办法,我们如果要进寺庙的话,最好让他告诉我们怎么做才不会被控制。

    可我一句话没说完,就发现一直走在我身边的三叔,居然不见了!

    我惊的猛然站直了身子去找我三叔,却见山涧深幽,周围从草杂生,哪里还能看到我三叔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