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54章 使诈
    ,

    冰冷男终于开口了,他本来就冷,现在说出来的话更冷,“你在要挟我?”

    我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我们虽然认识一段时间了,可我其实还不算真正了解他们两个人,尤其是冰冷男,他做事行踪都高深莫测,身上有一种让人不自觉必须仰视的气质。

    尤其是他冷冷开口说话的时候,我都觉得寒意森然,更别说红衣女人了。

    红衣女人沉默了片刻,这才终于开口说,“你们可以先考虑考虑,但时间有限,我没多少耐心。”

    她说完之后就销声匿迹了,但门口的活死人却气势汹汹守着门,很显然,因为红衣女人的到来,他们又恢复了之前的阴戾凶狠。

    冰冷男示意我们回到我家屋子,低声问我,“你们找到什么东西了?”

    我赶紧把揣在怀里的东西掏了出来,因为屋子里太暗,我干脆把打火机给打开了,反正红衣女人让我们考虑,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吧?

    在我打开打火机的那一瞬间,我手中圆圆的东西就发出了一道赤红色的光芒,那光芒本来只是一道,但渐渐开始变宽变大,最后竟然照亮了整间屋子

    我们都惊呆了,尤其是我。

    从地窖里拿出来的时候,我一直是把这东西揣在怀里的,这东西也没有见到光,没想到我用打火机照亮之后,这东西竟然能发光来,还能把整间屋子都照亮

    “关掉打火机”我正讶异这东西神奇的时候,冰冷男厉声开口了,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把夺过了我手中的打火机,直接就关掉了。

    屋子内又重新陷入了暗中

    我被冰冷男的动作给弄蒙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怎么了,只觉得气氛忽然紧张了起来,半天才结结巴巴问了句,“怎,怎么了?”

    “这就是你三叔让你找的东西?”冰冷男再次开口,声音依旧严厉。

    “对啊,我还没来得及看呢”我和新潮男虽然回来一次,但当时急着去地窖救张茜茜,根本没来得及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再说了,就算我当时看了,我也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冰冷男疑惑道:“你三叔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怎么会有这血月玄玉?”

    这东西叫血月玄玉?

    不过这名字倒也挺贴切的,这东西碰到光就能发出血一样的光芒,真的跟血月一样,至于这东西到底是不是什么玄玉,那我就不知道了。

    只是冰冷男这语气奇怪,我忍不住问,“我三叔说这东西可以救村子里还活着的人。怎么,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冰冷男还没说话,新潮男已经开口了,像是刚缓过劲儿来的感觉,“卧槽,这血月玄玉是二祖手里的东西,你说有什么不对?现在二祖明争暗斗,为的还不是拉拢三皇?这血月玄玉开始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但二祖争来争去争了上千年了,有了这血月玄玉,就如虎添翼,据说若血月重现,就能令人间冥间臣服,太牛逼了,以至于很多人都把血月玄玉当成了一种传说,没想到这东西居然在你三叔手里”

    “那,那它到底能不能救人?”新潮男说了一大堆,我只听到这血月玄玉牛逼哄哄的,可却没有听到最关键的东西。

    冰冷男接嘴了,“血月重现,幽冥无边,这东西是用来召唤阴物的,怎么可能救人”

    我的身子震了震。

    我三叔让我拿的东西,居然是召唤阴物的,可他却告诉我,是为了救村子里的活人

    他居然骗我

    下意识的,我就想替我三叔辩解,说他可能是复制人,所以才会有这种东西,但话还没说出口我就否定了,他要是复制人,那这血月玄玉早就到红衣女人手里了,还用她兴师动众来抢?

    可我想不明白,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又怎么会在我三叔手里?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这东西是召唤阴物的,我们肯定不能给红衣女人,这些活死人已经够我们对付了,要是再来一大堆阴物,我们岂不是自寻死路?可她又拿村子里人的性命相要挟,如果不给她,那她就会对村子里的人下手

    没等冰冷男回答,我忽然想到了装着淫嗜鬼的坛子,恨恨说道:“这淫嗜鬼不是跟红衣女人休戚相关吗,咱们干脆杀死这淫嗜鬼,红衣女人不就不攻自破了?”

    新潮男轻叹了一声,“你就算灭了淫嗜鬼,也不过是能伤了她而已,却不能把她杀死,这是他们拿自己灵魂炼鬼时就想到的。你想啊,谁傻乎乎的让别人多一条杀死自己的途径?”

    我急的不行,可又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阻止红衣女人

    冰冷男沉思了片刻,把我叫到跟前,低声对我说了几句,然后把一把大概五六公分长,一样乎乎的东西交给我,“等她近你的身时,你用这东西刺她的后心,就算不能把她杀死,也能重创她了。之后的,交给我就行了。”

    听了冰冷男的计划,我掌心都是汗,紧紧把他给我的东西攥在手里,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为了村子里的人,我豁出去了

    我答应之后,走出了屋子站在门口,咽了一口唾沫喊道:“我考虑好了……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得先答应我这个条件,我才能把东西给你”

    死寂的夜空,很快就有了红衣女人的回应,带了一丝迫切,“什么条件?”

    她的声音响起时,我迅速环视了一下四周,四周还是夜色深浓,我根本看不到红衣女人的身影。

    “你得保证我三叔没事。”我又吞咽了一口唾沫,努力不让自己声音发抖,免得被红衣女人听出破绽,“你把我三叔带过来,我亲手交给你,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三叔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自然得救他,这是冰冷男计划好的。

    红衣女人又是一阵沉默,但很快就答应了,“好,我这就让人去把你三叔给带过来,但你别想玩什么花样,这个村子到处都是我的人,你们出不去的”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的声音再次消失了,应该是去安排人到山上接我三叔了。

    我长长吁了一口气,这才回到屋里耐心等着我三叔的到来。

    想到我们屋子的四周都是压压的活死人,我就觉得头皮发麻,全身紧绷,连呼吸都觉得极其不顺畅,新潮男也紧紧皱着眉头,显然他也很紧张。

    我们没有等太久,一阵脚步声很快就从门口传了进来。

    我倏地站起身,紧张朝院子里看去,“我三叔回来了”

    说完之后,我立刻朝院子里奔去,新潮男和冰冷男也紧跟在我身后,一起奔到了院子里。

    我们刚到院子里,我三叔的身影就出现了,他急匆匆跑到了院子里,迎着我走了过来,走到我身边时,低声问我,“锋子,发生什么事了?”

    都这个时候了,他居然还跟我装傻

    我气的瞪了他一眼,想着等过会儿再跟这个老狐狸算账,先摆平红衣女人再说。

    “好了,你可以出现了,我当面把东西交给你。”我冲着外面喊了一声,心里却忐忑不安,也不知道冰冷男的计划有没有用,红衣女人就算急着想要这血月玄玉,她会这么轻易上当吗?

    但事实证明我想错了,我喊完之后,门口就出现了一道身影,看轮廓,绝对是个女人

    我暗暗心惊,这血月玄玉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红衣女人明明知道有诈,还要送上门来?

    可等那道身影走到我跟前,我看清楚她是谁后,不自觉吃了一惊,“怎么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