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53章 棘手
    ,

    冰冷男问她还要不要那东西了,女人一时竟然不敢接话。

    刚才她仗着有这么多活死人攻击我们,威逼我们的时候拽的二五八万的,现在碰到冰冷男这么个硬茬,她一下子就怂了。那些活死人没了她的命令,也不再发动攻击,只围在我们四周。

    “小龙,数到三,给她个报信的机会”女人没有回应,冰冷男也没有再搭理她,只是淡淡对新潮男说了声。

    我吃了一惊,下意识就想阻止。

    这个时候让她报信,不是会招来更多的活死人吗?还是,冰冷男艺高人胆大,根本不惧怕那些活死人?

    新潮男却嘿嘿笑了笑,清了清嗓子,扬声喊,“一……”

    这下坏了,我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只能警惕看着女人的反应,不打算给她任何玩花样的机会

    女人好像也搞不懂了,满腹疑惑看看冰冷男,一时不明白他的用意,他居然给她机会让她报信?不怕她找帮手来对付我们吗?

    新潮男一向自傲,刚才被围攻的那么狼狈,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现在有冰冷男撑腰,他故意围着女人绕了一圈,笑嘻嘻提醒她,“这种滋味儿怎么样,好受不好受?所以我说啊,做人不要不给自己留余地,免得哭都找不到门儿”

    女人猛然被灭了气焰,本来就愤怨难平,被新潮男这么逗弄,她气的冷哼一声,疾步后退两步,冷冷看着新潮男,“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当我三岁小孩子?”

    新潮男猛然把脸一板,“二”

    刚才这女人步步紧逼,拿张茜茜要挟我们,现在冰冷男以牙还牙,我看的大为解气,见这女人也没有耍花样的意思,我赶紧走到张茜茜跟前,一把将她拽了过来,免得待会儿这女人让活死人发难。

    可奇怪的是,那些活死人虽然依旧浑身戾气,可没有女人的命令,他们竟然一直老老实实站着,我虽然庆幸自己能把张茜茜救回来,但又暗暗心惊,按道理来说,活死人已经是行尸走肉了,应该没有意识才对,可他们居然这么服从命令,岂不是更可怕?

    将张茜茜拽过来之后,我后退几步跟他们拉开了距离,警惕看着女人和周围的活死人。

    “三……”新潮男已经数到最后一个数了。

    就在新潮男打算数到三的时候,女人忽然发动了,她没做别的,只是忽然仰起头长啸了一声,她的声音尖锐难听,竟然很像我和假张茜茜初次见面时听到的口哨声

    我忽然明白了,这种声音是他们传递信息的一种方式

    她的声音尖锐高亢,骤然在夜空中响起,一下子就刺破了整个夜空,让人觉得异常惊悚

    她在用这种方式报信

    接下来的几秒钟,直接就把我整个人都震撼了。

    女人扬起脖子畅销了一声,她的声音还没来得及收回,冰冷男已经出手了

    我们没看清冰冷男的动作,只来得及看到他身子一闪,鹰一样扑向了女人,然后就听到女人闷哼了一声,等我们再看的时候,冰冷男又站回了原地,女人的身子晃了晃。

    刚开始我以为她也是被冰冷男给抹了脖子,可这女人身子晃了晃之后,接着上半截歪了歪,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下半身在地上站了片刻,才轰然倒在了地上

    刚才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就变成了两截,而且断截处整齐无比,显然是被冰冷男给砍断的

    她居然被冰冷男拦腰斩断了

    这女人的上半身歪倒在地上之后,一双眼睛依旧瞪的老大,一脸的难以置信

    “啊”张茜茜一下子就尖叫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全身抖的跟筛糠一样,却忘记了要扭头,死死盯着女人滚落在地上的两截,指甲往我肉里掐。

    我也惊呆了,呆呆看着瞬间变成两截的女人,好半天才感觉张茜茜掐的我生疼,这才倒抽了一口凉气,掰开了张茜茜的手,将她的脸扭转到了一边,低声说,“害怕就别看。”

    说完之后,我紧张看了看还围在院子里的活死人,生怕他们看到女人忽然死了就发动进攻,冰冷男知道我的意思,声音平淡解释,“这些活死人是靠她控制的,她死了,他们就没有了攻击力了。”

    他刚才拦腰斩断了女人,这种心理和视觉冲击力都太大了,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竟然不自觉瑟缩了一下,干笑了一声表示我知道了,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新潮男却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蹲下去看了看被拦腰斩成两截的女人,他先是摸了摸地上,又扔了一把什么东西在那女人一般尸体上,就见那尸体骤然升起一阵,然后让我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新潮男动的是这女人的上半身,这上半身升起一阵之后,竟然开始变化了:开始这上半身只是轻轻颤动,我还以为她要复活了,张茜茜本来都要好奇扭身来看了,我又赶紧转过了她的身体,不让她看。

    紧接着,女人的上半身开始变宽,但却在渐渐干瘪下去,等她的身体完全不再颤动之后,仔细看去,她上半身完全变成了干瘪的如同干尸一样的模样,脸上的五官竟然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再细看她的双手,虽然也有十指,但手掌居然如同鸭蹼一样是连在一起的……

    这是什么东西

    我惊的目瞪口呆,新潮男已经站起身来,厌恶拍了拍手对冰冷男说,“师兄,她应该是在锋子她妈没死之前就下手噬魂了,在他妈死后堂而皇之出现了。那个假张茜茜的情况应该也是一样,从一开头就打算替换掉本尊了,这种情况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事情有些棘手”

    我听的迷迷糊糊的,指了指地上的女人问,“她,她就是山寺庙里那些无魂有身的人?”

    新潮男和冰冷男一起点了点头,新潮男说了句,“他们有名字,叫夜辟,四处游荡不定,不在三界管辖范围,不知道如何生出来的,但必须拦腰斩断才能彻底将他们杀死。”

    他这么一解释,我忽然明白冰冷男刚才为什么要拦腰将这女人给杀死了,原来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将他们杀死

    夜辟,我低低重复了一下这陌生的名字,后背生凉,原来他们早就开始动手了,那我们该怎么区分哪些活着的人到底是不是他们复制成的?

    张茜茜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身来了,壮着胆子问,“你们刚才说什么假张茜茜,难道还有一个我?”

    我知道她终究还是要知道的,很快就把事情给大概说了一下,张茜茜听的目瞪口呆的,低低骂了一句脏话,我让她仔细回想在村子被毁之前身边有没有什么异样,她想了想说没什么异样,只是有段时间忽然很嗜睡,不知道这算不算异样。

    她说完之后,我看向他们两人,冰冷男点了点头,“她说的没错,夜辟如果要下手,就必须让人意识昏迷,这样她们的魂魄才好离身……”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门外大街上就又响起一阵尖锐的如同口哨声一样的东西,那些本来呆呆站在我们四周的活死人,瞬间就挺直了身子,然后跺着脚,齐整整朝门外走去

    新潮男低低说了声,“援兵到了”

    他说的援兵,是刚刚被拦腰斩断女人的援兵

    我又瞬间紧张了起来,不知道来接应这女人的援兵会是谁,只是听声音像是女人的声音。

    有一刻,我甚至不希望是那个假的张茜茜到来。

    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只是不想这么快就跟她撕破脸,变成生死仇人。

    不过想到刚才的惨烈,我立刻就要去门口守着,冰冷男淡淡说了句,“不用,这次他们来是来谈判的。”

    来谈判的?

    “没错,师兄故意让女人发求救信号,目的就是把她幕后的人给招来,一来咱们可以明确敌对方是谁,二来可以试探试探对方实力。”新潮男低低解释了一句。

    我没有再吭声,只觉得冰冷男做事缜密难以猜测,不是我能揣测他心思的,倒是新潮男心直口快,喜欢说话,有些什么事情总能从他嘴里问出来。

    门口忽然就传来了一个声音,“你在找我?”

    这个声音刚出现就提了这么一个问题,我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直到我怀里的坛子轻轻震动了一下,我才知道这声音是红衣女人的声音,淫嗜鬼对她的声音有反应

    我也很快明白了,她这句话是对冰冷男说的,因为我们兵分两路后,冰冷男就是去找红衣女人的。

    “你不是来了吗?”冰冷男声音不大,但却清清楚楚传了出去,“怎么,不敢现身?”

    红衣女人沉默了片刻,接着很快说道:“把地窖里的东西交出来,不然的话,山上那群人的就没命了”

    她更直接,第二句话就提出了条件。

    这一次,她是以山上的人来要挟我们

    我悄悄摸了摸怀里圆圆的东西,暗暗猜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这么急着找它?

    我有些犹豫了,我拿了这东西就是为了上山救人的,如果红衣女人因为得不到这东西就把山上的人都杀了,那我拿了这东西又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