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9章 两个她
    ,

    四个人静悄悄进了村子后,迅速沟通了一下,立刻兵分两路开始行动,我、张茜茜和新朝男去我家地窖找东西,冰冷男一个人去找红衣女人。

    本来应该两两行动的,但我和张茜茜身手都太差,冰冷男怕我们照顾不了自己,所以让新潮男跟我们一起,他自己一个人去找红衣女人。

    安排好之后,冰冷男轻巧而谨慎朝远处掠去,我本来打算把淫嗜鬼给他的,想着有了淫嗜鬼他找到红衣女人就方便些,可冰冷男说让我拿着坛子,说我比他用得上。

    我不明白冰冷男的意思,但也没多说什么,将坛子拿好,带着新潮男和张茜茜朝我们家地窖摸去。

    我们家地窖还在老屋后,是我太爷爷当年挖的,那时候时局动荡,他挖出来是为了让家里人避难的,后来时代好了,我奶奶就开始放些白菜红薯之类的东西,当成菜窖使用了。

    很快就到了我爷爷的老屋后,谨慎观察了一下四周,也没见有什么动静,新潮男就说他和张茜茜在外面守着,让我下去找东西。

    “要不我跟他一起去吧,万一有点什么事还能相互照应着些。”张茜茜想了想,很认真对新潮男说道。

    新潮男多看了张茜茜一眼,也没反对,爽快答应了,“也是,你跟他一起下去,帮他看着点,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就喊我,我很快就下去”

    我心里生出一丝警惕来,也没多说什么,小心翼翼掀开了地窖的石盖,然后对张茜茜说,“这地窖很长时间都没用过了,里面空气肯定不好,我先下去探探,然后你再下来。”

    张茜茜点了点头,看着我沿着地窖用石头砌成的阶梯往下下。

    农村人需要储藏粮食,红薯蔬菜这类易烂的东西不好放家里放,就都放菜窖里,为了取的时候方便,所以一般不会挖太深,而且都是入口小,里面空间大,因为农村这种地窖随处可见,所以这也可能是我三叔把那东西藏在地窖里的原因,为的就是不被那些东西发现

    因为夜色太,我只能尽量很小心很小心下了台阶,先摸到了地窖里。

    我刚摸进地窖里张茜茜就在上面叫我,“申东锋,里面空气怎么样,我可以下去了吗?”

    她刚才说要陪我下来我就有些疑心,她是村子里的人,自然知道地窖的构造,而且她身手还没我好,却非要陪着我下来。我才刚刚下了地窖,她就迫不及待想进来,这更增加了我的疑心。

    我只能当成进了地窖没有听清楚她的话,飞快猫着腰摸进了地窖内。

    地窖内的空间比较大,成人完全可以直的起身子来,我打量了一下四周,地窖里洞洞的,弥漫着一股腐烂的蔬菜的味道。

    我小心翼翼摸到了地窖最里头,里头有个用土坯打成的小格子,里面大都放着蜡烛打火机之类的东西,方便下地窖的时候用。

    就在我摸到土格子,找到里面的蜡烛和打火机的时候,我瞬间有了一种直觉在这个地窖的某个角落,好像有个人

    这种感觉太过于强烈,我只觉得身子瞬间僵直,头发蹭的竖了起来,身上的冷汗刷的下了一身。

    下一秒钟,我立刻用最快的速度点燃了蜡烛,然后举着蜡烛朝地窖四个角落看去。

    举着蜡烛看地窖四周的时候,我只觉得喉咙发干,心跳加速,硬着头皮看了三个角落之后,我悬着的一颗心就要放下了,只是习惯性朝最后一个角落看去。

    地窖里没有风,但蜡烛的火焰却一直不停的摇摆,我只能高高举起蜡烛,透过蜡烛投下的阴影朝角落看去,我刚举起蜡烛看了第四个角落一眼,全身的血液瞬间就凝固了。

    角落处果然有个人,正隐在角落的阴暗处,我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却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

    我们家地窖里,居然有个人藏在角落

    看到有个人之后,我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也不敢再动,手里握紧了墨尺,静悄悄等待对方的反应。可我等了很久,那个轮廓始终呆在角落处,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是个死人?

    我壮着胆子朝角落处走了走,然后又举起手中的蜡烛小心翼翼朝角落处的轮廓看去,这次因为距离近,我看清楚这轮廓是谁了。

    她是……张茜茜

    在角落的张茜茜像是睡着了一样,紧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即便是我拿着蜡烛慢慢逼近她,她也没有丝毫动静和反应。

    卧槽,我脑子不够用了,这外面还有个张茜茜呢,地窖里怎么也有个张茜茜,她们到底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这时,地窖口传来了张茜茜的声音,“申东锋,你怎么这么久还不好?”

    我的心一颤,手跟着一抖,蜡烛的油就滴在了我的手背上,烫的我差点嗷的叫出声来,但却眼疾手快,一下子吹灭了蜡烛

    整个地窖内,瞬间又陷入了暗中。

    “你,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说等我叫你你再下来吗,现在这么危险,你出事了怎么办?”张茜茜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地窖口了,我紧张的全身都在颤抖,半真半假骗张茜茜。

    暗中,我也看不到张茜茜是什么表情,只听她轻笑了一声,“哟,看不出来还挺关心我的。”

    我听不出来张茜茜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能尴尬赔笑,“那是,咱们两人患难与共,死里逃生,你就是我的亲人了,我怎么会不关心你?”

    这句话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表面的意思,一层就是试探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张茜茜,提醒她不要对我下手。

    张茜茜有片刻没有开口说话,再开口时只是问我,“怎么样,找到你三叔让你找的东西了没有?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我脑子飞快转着,想着现在到底要不要找那东西,万一这张茜茜是假的,那这东西拿出来岂不是很危险?可转念一想,这东西已经被她知道了,如果她是假的,那回头就可以来拿,我还是拿出来保险。

    这么想了之后,我才对张茜茜说地窖太暗,刚才被绊了一下,膝盖现在还疼呢,还没来得及去找东西。

    张茜茜好像信了我的话,催促我赶紧去找,免得红衣女人也赶了过来就麻烦了。

    我点点头,说好,我这就去找,然后紧紧攥着蜡烛,小心翼翼朝我三叔说的匣子的位置摸去。

    我三叔说匣子在地窖最里面,我很快就摸到了最里面,猫着腰去找匣子。

    我走到地窖最里面之后,张茜茜也慢慢摸了过来,就站在我身后看着我,“用不用我帮忙?”

    “不用不用,这地窖我比你熟悉,你站着就好,这四周都是杂物,你别被绊倒了。”我心一慌,赶紧拒绝了,张茜茜站在我身后我已经如芒在背了,要是她来帮我找东西,那还了得

    最要命的是,这个地窖里还有一个张茜茜,我不能让这个张茜茜发现那个张茜茜的存在,万一她知道我发现还有另外一个张茜茜存在,那很有可能就要跟我撕破脸了

    我嘴里客气着,手加快速度在地上摸索,嘴里低低念叨着,匣子匣子匣子……

    摸索了片刻,终于碰到了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应该就是我三叔说的匣子了,我精神一振,小心翼翼打开了匣子,飞快在里面摸索了片刻。

    终于,我的手碰到了一个圆圆的,凉凉的东西,大概有拳头大小,除此之外,匣子里其他都是些钳子、扳手之类的东西,这圆圆的东西肯定就是我三叔让我找的东西了

    “咦,奇怪,这匣子里都是些钳子扳手,我三叔让我找什么?”我背过身,不动声色将那圆圆的东西塞进怀里,然后装作疑惑不解嘀咕了一声,“难道我三叔让我拿着这钳子扳手去跟那些人打架?”

    张茜茜也有些着急,也走到我旁边蹲下身子去摸匣子里的东西,“这个时候,你三叔肯定不会骗你的,这匣子里肯定有东西……这样,咱们把匣子抱上去看看,这地窖太了,免得遗漏了什么东西咱们不知道。”

    她热情的有些过头。

    我心里满满怀疑,但却还是恍然大悟符合她,一拍脑袋说,“哎呀,对啊,我糊涂了,怎么就没想到这层?来,我抱着匣子,你到前面走。”

    张茜茜或许急着想知道我三叔让我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二话不说站起身就朝地窖外走,我抱着匣子紧跟在她身后,嘴里不住提醒她慢点,却忍不住朝角落处的张茜茜看了看,全身绷的紧紧的,想着上去之后该怎么跟新潮男提示一下,让他注意一下张茜茜。

    还有,我该怎么想办法再回地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