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8章 不对劲
    ,。

    我们身后响起脚步声时,我三叔蓦然就闭了嘴!

    我以为我和三叔被发现了,全身的神经瞬间就紧绷了起来,条件反射想去看看身后是什么人,但却努力忍住了,这里的人都木然呆滞,要是我扭头去看,恐怕立刻就暴露了。

    只是这脚步声在我背后,是视觉上的盲点,我只能提心吊胆的,生怕对方忽然发难对我下手。

    僵硬着脖子朝寺庙门口看了看,就见他们微微探出了身子,像是对我摆了摆手,他们的意思是让我不要轻举妄动?

    难道,身后脚步的目标不是我和三叔?

    那他们的目标会是谁?

    就在我满腔疑惑的时候,身后的脚步声竟然离开了我们所在的地方,朝远处走了!

    等脚步声跟我有段距离后,我飞快偷看看去,却见两道黑影架着一个人朝大雄宝殿走去。那个人显然是村子里的人,即便是被人架着,也能感觉到他动作缓慢呆滞,像是一根木头一样任由他们架着走,没有一点反应!

    我不知道黑影把这人架走去干什么,本能紧紧盯着那两道黑影看,就见他们架着那个人进了不远处的大雄宝殿,然后飞快关上了门。

    我耐心等了很久,见那大雄宝殿大门紧闭,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我才忍不住问我三叔,“三叔,他们带他去干什么了?”

    我三叔还没回答我,我身后的大雄宝殿里忽然就传出来一声惨叫!

    这惨叫声凄厉尖锐,瞬间撕裂了黑夜的沉静,惊的我倏地扭头去看时,惨叫声却戛然而止,像是正在惨叫的时候被人硬生生给拗断了脖子!

    然后,周围又归于一片死寂!

    这惨叫声出现的太过于突然,我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使劲咽了几口唾沫才稳下心神来。

    看了看四周,四周的人依旧呆呆的呆在原处,对刚才那个人被拖走到发出惨叫,他们没有任何反应,麻木的要命!

    他们的反应,让我想起了一个词活死人!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刚才在山下水库出现的时候,他们明明就是正常的大活人,可为什么回到寺庙之后,他们就像村子那些活死人一样,没有了任何该有的反应?

    我三叔说话了,“锋子,你快回去,去地窖匣子里头取一样东西,然后回来交给我!”

    “什么东西?”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明白,只是那东西能救村子里的人的命!”我三叔悄悄看看四周,语气很急,“刚才你也看到了,他们时不时会这么拉走一个人,那个人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咱们村子就剩下这么些人了,这么下去很快就死光了,你抓紧时间!”

    我又惊又怒,却感觉到时间紧迫,立刻问我三叔,“三叔,那女尸呢,你后来见过没有?”

    我三叔摇摇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过于惨烈,村子几千口人就那么没了,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女尸一个干的,也没办法求证。后来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来了,就派人把我们弄到寺庙里让人看着,今天还是第一次下山。”

    看来,红衣女人是为了那个什么醒魔仪式才会让他们下山的,平时一直把他们关在这寺庙里。

    奇怪的是,既然女尸把村子里绝大多数人给杀了,红衣女人为什么还留着这些活口?目的是什么?

    我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半会儿什么也想不明白。

    我三叔已经在催我快走了,我急急说道:“三叔,现在不除了那红衣女人和女尸,就算把寺庙里的人救出来也出不去村子,我回去先找到你说的那样东西,然后看情况回来……对了,你不跟我一起走?”

    “我在这里还有事,你别管我了!”我三叔推了我一把,“快走,待会儿他们就该都出来了,那时候你想走也走不掉了!”

    我三叔才刚说完这句话,果真寺庙的各个殿都响起了拉开门的声音,那些门太老旧了,在黑暗中发出吱呀一声,听上去却让我惊心动魄。

    我还想劝三叔跟我一起走,我三叔急了,直接一把将我推出去很远!

    我想再回去的时候,就听到寺庙的院子里响起脚步声了,当时我也没有再犹豫,立刻猫着腰飞快跑到寺庙门口,藏到了他们三人的藏身之所,一起朝寺庙里看去,想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我刚刚藏好,就见院子里瞬间涌出好几十个黑影来,他们一对一的跟村子里的人站好,然后一对一对开始朝殿里走。

    让我们惊异无比的是,这些黑影跟村子里的人一对一站好朝殿里走的时候,两人就像是变成了同一条线控制的木偶一样,要抬左手都抬左手,要抬左脚都一起抬左脚……

    我们看的目瞪口呆,新潮男低低骂了句,“卧槽,这是玩连连看呢!”

    冰冷男一直沉默,直到寺庙院子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他才低低说了句,“他们在噬魂。”

    “噬魂?”我和张茜茜一起出声问,“就是那些黑影在吞噬村子里人的灵魂?”

    冰冷男点了点头,“那些黑影无魂有身,吸食村里人的精气和阳气,渐渐就有了对应人的模样,而且几乎一模一样。打个比方说,就像是打印东西,村子里的人是原件,黑影就是复件,如果两者没有同时出现,外人是分不出原件和复件的区别的。”

    我和张茜茜面面相觑,一起开口说,“原来如此!”

    怪不得那些出现的人我们看起来跟自己家人一模一样,我们根本区别不开,原来是这样!

    新潮男居然也吃惊了,“不会吧,这玩意儿到现在还流传?我还以为早就失传了呢。那现在情况就复杂了,村子里的活死人现在看上去没有什么威胁,但要是红衣女人驾驭他们开始攻击咱们,那么多活死人也相当可怕。再加上石晓楠和红衣女人,还有这些你根本分不清楚到底是不是你们村子里的复制人,卧槽,想想都头疼!”

    新潮男把噬魂成为复制人,倒也挺形象的。

    “想要完全吞噬掉一个人的灵魂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咱们只有抓紧时间赶在他们之前就行了。”冰冷男不论什么时候都一副淡定无比的模样,似乎从来都不会着急。

    张茜茜一直安安静静听着,好奇问道:“那些黑影无魂有身,噬魂之后就能变成村里人的模样,那他们岂不是本身就没什么具体的模样?”

    冰冷男眼里有了赞赏,“没错,这些东西游走于人间冥界之外,一向很难控制,村子里暗藏的势力能把他们弄来为他们所用,可见这势力有多可怕!”

    解释完之后,冰冷男接着问我,“刚才见到你三叔,你得到什么信息没有?”

    我赶紧把刚才跟我三叔说过的话大概都说了一遍,然后说,“咱们现在回去先取到我三叔说的那样东西,既然那东西能救村子里人的性命,那红衣女人他们说不定也会下手。”

    我们几个人又商量了一番,打算先去拿我三叔说的那样东西,然后兵分两路,一路去探红衣女人和石晓楠的消息,一路来山上救村子里的人,阻止那些黑影借用村子人的身体。

    打定主意之后,我们开始下山。

    往山下走的时候,我一直有些心事重重,山上的黑影要借用村子里人的身体不说,还时不时要杀掉一些人,谁知道我三叔会不会幸免于难。

    还有,冰冷男说的复制人的事情,我白天回来看到的那些人,都是复制人?

    其他人都好说,可我妈和张广涛是我眼看着死掉的,他们又是怎么复制成的,冰冷男也没细说这一点。

    新潮男知道我的心事,一边走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觉得你倒是不用替你三叔担心。你想啊,那么多人都中招了,你三叔却清醒无比,说明他就是一只老狐狸,想要拿住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安了!”

    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感激冲他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什么,抖擞了一下精神,快步朝山下村子里走去。

    因为有了目标,下山的时候我们的速度就特别快,几乎用了二十来分钟就走到了村西口。

    走到村西口时,冰冷男猛然顿住了脚步,侧耳听了一下,低低说了句,“村子里不太对劲,咱们小心些。”

    他做事一向谨慎小心,他这么一说,我们三人立刻绷紧了神经,将步子放到了最轻,张茜茜更是紧张的攥住了我的手,手掌冰凉,显然紧张到了极点。

    我刚开始一直没理解他说的村子里不对劲是什么意思,但进了村子之后我忽然就明白了,村子里未免也静了!

    按道理来说,村子现在就算没有了活人,还有那些活死人,再这么着也应该有个响动才是,可现在村子里安安静静的,一丝声音都没有。

    这种安静,让人觉得异常压抑。

    我们四个人悄悄进了村子,扫了一眼四周,整个村子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房子在黑暗中矗立着,像一个个巨大的怪物一样!

    而且,越往村子里面走,我就越是有一种错觉:整个村子就像是一张早就织好的,我们正在往里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