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7章 三叔
    我和张茜茜一起开口问新潮男,新潮男嘿嘿笑了笑,并没有细说,问的急了他就说了一句,“那红衣女人跟你现在有了联系,当然要出卖你的男色引她上钩了。”

    我听的面红心跳,还好夜色够黑,他们也看不到我的表情,我没好气回击了新潮男一句,“我倒觉得到时候出卖你挺好的,那红衣女人跟你相爱相杀的,说不定喜欢你呢!”

    新潮男哈哈大笑,他又不敢笑的太大声,所以忍的很辛苦,肩膀一抖一抖的。

    我不再理会新潮男,又转头问冰冷男,“刚才的仪式算是被咱们给打扰了吧?要是石晓楠的魔性真的被唤醒了,咱们还有办法阻止吗?”

    冰冷男沉默了片刻,新潮男也瞬间安静了下来,周围只听到我们四个人走路时细碎的脚步声,更衬得四周死寂宁静,是那种让人不安的死寂。

    过了很久,冰冷男才回答了我的话,“刚才的仪式确实是被咱们给搅乱了,而且短期之内红衣女人没有办法恢复元气,所以我们暂时不用担心。但一旦仪式完成,石晓楠就会变成魔煞,那到时候也就只有三皇二祖可以阻止了。”

    三皇二祖才能阻止?那石晓楠岂不是会变的相当可怕?

    我没有再追问,心上顿时压上了一块重重的石头,想着该怎么阻止红衣女人不让她举行这个仪式,那石晓楠就永远也没有办法成为魔煞了。

    也是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动了杀念只有把红衣女人给杀了,才能永久后患!

    一路上,我们再也没有说其他的,就连喜欢闹腾的新潮男也只是默默走着路,显然心情也很沉重。

    我们很快就到了山上的寺庙前。

    这寺庙很古老了,村子里只有很老的老人才能说得出它的来历了,先前早就破败的不像样了,也不知道是谁提出来修葺了一下,村子里的几个老人和几个善男信女便开始搬到寺庙里住,但这里离村子太远,平时很少有人来的,我们几年都不来一次的。

    走到寺庙前,我们一起躲在了寺庙前的一个许愿池的半边石雕后面,仗着有夜色的掩护,我们一起探身朝寺庙内看去。

    寺庙前本来是一堵院墙,但因为时间太久了,院墙都塌陷了,根本没有办法围拢住整个寺庙,寺庙的前殿正好露了出来,显出破败的佛像和墙体来,我们所在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寺庙里的情况。

    村子里仅存的一群人在我们之前没有多久被赶到了寺庙内,我们藏好朝里面看的时候,他们已经三三两两散落在了寺庙院子的各处了,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没有任何人说话,也没有人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看了很久,我始终没看到把他们撵到山上的黑影来,更奇怪他们为什么这么放心让村子里的活人就这么来回溜达,不怕他们跑了吗?

    但我很快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这些人在下面水库的时候说话走路还好好的,跟正常人没有什么二样,可回到寺庙后,这些人很明显显得动作呆滞缓慢,我们站的远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我想他们的表情一定也呆滞无神,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思想,只剩下了一具躯体一样。

    他们三人也很快发现了,新潮男嘀咕了一声,“卧槽,这寺庙肯定有古怪,这些人在下面还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变样了?”

    “这寺庙没什么古怪,应该是他们耍了什么花招,所以村子里的人才不知道逃走了。”张茜茜恨恨说道:“这群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有这么大的能耐,让一群活生生的人跟木偶似的受他们控制?”

    他们在说这些的时候,我一直紧紧盯着那群人看,想看看还有我们家什么人没有,毕竟他们应该是村子里最后活着的一批人了,要是我家人还有在里面的,那对我来说,无异于一支强心剂。

    我紧紧盯着这群人看了许久,终于发现了一个人跟他们不一样。

    这里的几乎所有人都是痴痴呆呆、行动笨拙呆滞的模样,即便是他们周围有什么动静他们也不会注意,就像是活死人一样,其中有一个人站在寺庙入口右侧的墙角处,乍看起来,这个人跟周围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但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人并不是像周围的人一样呆滞无动于衷。

    他其实一直在暗暗打量周围的环境!

    我盯着他看了片刻后,已经见他有两三次飞快抬起头看看四周,又飞快垂下头装作呆滞的模样,用来掩饰他刚才的动作。

    因为这人一直没有动,而且一直假装动作呆滞,夜色有太深,所以我没有办法从他的动作神态上来判断这人是谁,加上刚才瞪着他们看的时间太长了,我只觉得眼睛酸涩,眼睛难受的厉害。

    用力揉了揉眼,我又瞪着那人看了许久,直到那人不自觉摸了一下鼻子,我差点就跳起来了。

    这个可能唯一清醒着的人,居然是我三叔!

    也就是说,当村子里其他人都会受到某种东西影响变成活木偶的时候,我三叔居然不受这种东西影响!

    这个发现和想法让我激动而又兴奋,这么久了,我终于发现了家里活着的亲人,这种心情可想而知!

    我低低跟冰冷男他们说了一遍,低声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到我三叔身边,或者把我三叔引到这里来。

    “按照你刚才说的判断,你三叔之所以那么谨慎,肯定是有什么人在暗中看着他们。寺庙这些人都是一动不动的,要是你三叔贸然走出寺庙来到这里,暗中看着的人肯定会怀疑的,所以让你三叔走出来这个办法不可行。”新潮男很快就否定了其中一个提议。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走到我三叔身边,跟他交谈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线索。

    又低声讨论了一番,最后决定由我去接近我三叔。

    这是因为,一我跟我三叔最熟悉,至少比他们更能跟我三叔交流沟通;二是新潮男和冰冷男保存实力,这样即使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至少还有机会把我救出去。

    商量定之后,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

    我先猫着腰飞快奔到了寺院门前,然后才挺直了身子,尽量学着刚才看到的这些人的模样缓缓的、呆滞的,一点一点接近到了我三叔身边,然后窝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我是故意垂着脑袋过去的,我三叔根本没有想到我会出现,也没当回事,更没有多看我一眼,想必是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

    “三叔……”我小心谨慎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四周没有什么人注意我们时,我低低叫了一声。

    我三叔吃了一惊,飞快朝我看来,然后颤抖着声音试探着叫了一句,“锋子?你,你怎么来了?”

    我们叔侄两配合默契,虽然在说话,但表面上看起来却像是根本没有交集的两个人一样,动作依旧呆滞,这样不至于引起看着这群人的东西注意。

    “三叔,时间不多,村子里还有多少人?是什么在控制着你们?他们打算干什么?”我有一连串问题,直接一股脑问了出来。

    我三叔明白我们的处境,也回答的飞快,“村子里大概现在还有七八十口人,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负责看管我们,至于让我们干什么,我到现在还不知道……”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寺庙里面的一间屋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像是有谁要出来一样。

    “锋子,来不及了,你待会儿找机会赶紧逃走,不要管我们!”我三叔的声音忽然就焦急了起来,“回到村子后,你去咱们家地窖……”

    他还没把去地窖干什么说出来,那阵脚步声已经到了我们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