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1章 疑团
    红衣女人的行踪,跟我们的计划不谋而合!

    我们仔细回想一下,与其说我们在追踪红衣女人,不如说红衣女人步步登了先机,我们只是恰好查到了而已,如今她杀了胡大同祖孙二人,然后又带着张茜茜赶回我们村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用意。

    不过我们去过石大山家后就打算回村的,红衣女人带着张茜茜回去,倒也省了我们的事,我们直接回去,想办法救了张茜茜就是了。

    回村之前,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一明一暗进村,我在明处进去,他们随后暗暗进去,这样有备无患,也能互相照应,其实就是他们能暗中照应我。

    做了决定之后,他们又交代了我几句,定了碰头的暗号,然后我就迫不及待起身了。

    离开村子才短短几天时间,我却像是过了几年一样,夜里梦里都是村子里的惨况,心里一直惦念着,村子里到底还有没有活人,如果我早点赶回去,还有没有机会救他们?

    更重要的是,我家的人都还剩下多少,我大伯、三叔、堂弟还有其他家人都怎么样了,他们都还活着没有?

    从这个县城到我们村子,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在车上坐立不安,时不时紧张看看窗外,我期盼着赶紧回到村子,又怕回到村子后看到一片死寂和废墟,更怕村子里已经没有一个活口了。

    煎熬着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下了大巴,站到了我们村口朝里面看去。

    记得我和张茜茜从村子里杀到村口的时候,村子外面已经天色大亮,村子里却还是黑乎乎一片如同黑夜一般,可如今站在村口,一眼就能看到村子里亮堂堂的,街上时不时有行人经过,更有小孩子追逐打闹,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哪儿还有我们离开时的地狱一般的情景!

    我呆住了。

    在回来的车上,我早就做好了面对村子凄惨状况的充足心理准备,可我万万没想到,村子竟然跟往常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之前经历的一切都只是我在做梦,村子还好好的,全村的人也好好的活着?

    我忽然有了一种恍惚感,我们村子一夜之间被残害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而如今看到欣欣向荣的村子,我更觉得是在做梦。

    我正站在村口摸不着头脑呢,村子里两个女人从我身边经过,嘀咕了一句,“这不是老申家的东锋吗,前几天莫名其妙失踪了,他们家人都急死了,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还以为他死了呢,没想到他好好回来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我还听说这小子长的一表人才的,但脑子不太管用呢,你说会不会是神经病,半夜跑出去了家里人不知道?”另外一个女人接嘴跟她一起嘀咕。

    两人拿着农具,应该是去对面我们村的地里干活,她们从我身边一闪而过,嘀咕的话却清清楚楚传到了我耳朵里。

    我,莫名其妙失踪?会不会是精神病?

    两个女人走出去很远,还一直扭头看我,嘀嘀咕咕的在说着什么,又有几个村里的人从村口走了出来,看到我也是一副奇怪的表情,好像我真的是个神经病,半夜跑出去又跑回来一样。

    甚至还有个人催我,“锋子,你还傻站在村口干什么,你妈快急死了,你还不赶紧回去!”

    我再也没有犹豫,拔脚就朝我家奔去!

    我得亲自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明明已经变成地狱一样的村子,怎么又忽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如果说村子如我预料一样凄惨,我的震惊不言而喻,但如今村子一派生机,却更让我震撼。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发狂一样奔跑在往日熟悉的街道上,路上又不少人一直看我,我不管不顾,以最快的速度奔到了我家门口,然后猛然顿住了脚步。

    我家的门还像往常一样大开着,我在门口喘了很久,终于忐忑不安迈步跨进了院子内,然后扬声喊了一声,“妈……”

    喊妈的时候,我的声音都在颤抖,我甚至希望真的是我精神出问题了,村子还好好的,我妈还活着,还能像往常一样给我做饭吃,像往常一样没事骂我不上进。

    喊完之后,我紧张等待着。

    屋子里忽然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首先冲出来的是我妈,接着是我大伯、三叔,我妈冲到院子里看到我,愣愣看着很久,终于一把将我抱进了怀里,放声大哭,“锋子,你去哪儿了,妈快急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妈就真的活不成了!”

    紧接着就是我大伯和我三叔冲到了我跟前,我三叔从我妈怀里把我拽出来,脱了鞋就要揍我,“你这个兔崽子跑哪儿去了,你知道不知道你妈快急死了?你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我今天非揍死你不可。”

    我大伯在旁边拦着,“他三叔,锋子回来了就算了,说不定孩子发生了什么事呢,孩子大了要脸了,你别又把他打跑了!”

    我愣愣的看着我妈在哭,我三叔满地打我,我大伯使劲拦着……

    看了很久,我终于颤巍巍伸出手,在我妈手上摸了一把,又在我三叔脸上摸了一把,摸完之后我就愣住了,他们的手和脸都是热乎乎的……他们还活着!

    “小兔崽子,你都敢摸你三叔的脸了,不想活了是不是?”我三叔才刚刚被我大伯拦着,见我居然摸了他的脸,他又炸了,直接冲我吼了一句,提着鞋子又要来揍我。

    但我看的出来,他虽然在吼我,眼里却都是欣慰和满足,一点都不像是作假。

    那一刻,我真的怀疑是不是我真的精神有问题了,他们明明都还活着,嬉笑怒骂都是真的,尤其是我妈,看着我又是哭又是笑,眼里都是慈爱,这种母亲的慈爱怎么能作假?

    我甚至想着,就这么就挺好的,他们都还活着,我何必要去寻找什么真相?

    可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村子里那晚的情景又立刻浮现在我眼前,已经经历过一些事的我,不相信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觉,我急匆匆跟我妈他们说了句我要出去一下,然后就朝外面狂奔而去。

    我跑出去的时候,身后还传来我妈的叮嘱声还有我三叔的骂声,我都顾不上了,我得亲自去看看,村子里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我先去了我大伯家还有我大伯的两个哥哥家,接着是我三叔家,然后从村子东头跑到了西头,整整绕了大半个村子,跑的气喘吁吁的,差点没累死。

    我大伯家,伯母在跟虎子玩,两个嫂子在收拾院子,两个哥哥去县城买东西了;三叔家我三婶儿在晒被子,堂弟在打游戏,根本没顾得上看我一眼,村子其他人都热热闹闹的,跟往常没有任何区别!

    一口气从村东头跑到西头之后,我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久久都没有站起身来,难道,真的是我记忆出什么问题了?

    不对,不可能,事情明明都发生了,我怎么可能会出错?

    记得上次我跟张茜茜冲出去之后,后庙的地方到处都是人头攒动,村子里应该不少人都变成那半死不活的东西了,怎么可能会都好好的?

    还是,这是冰冷男说的换魂?就是村子里的人看起来还是那些人,但其实灵魂都被换过了,所以看起来还是活生生的人?

    这个念头刚闪过,我很快就否定了,要是一个两个还行,村子里几千口人,哪儿有那么多灵魂去换?

    跌坐在地上想了很久,却始终想不到答案,也不知道新潮男和冰冷男两个人什么时候到,他们到了之后会不会看明白村子里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偌大的村子里,还有谁能证明这个村子曾经遭受过灾难?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张茜茜!

    对,张茜茜!

    张茜茜那天跟我一起逃出去的,我去看看张茜茜在不在家,不就知道了?

    想到这点之后,我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急匆匆朝张老大家走去,张茜茜和张广涛是兄妹两,都是张老大家的孩子,我先去张老大家看看怎么回事。

    我刚走到张老大家的门口,就碰到从家里出来的张广涛,虎背熊腰生机勃勃,看到我就瞪了我一眼,冷冷问我,“真是稀罕啊,申家的人居然来我们张家串门儿来了?说吧,你来干什么?”

    “我想问问,茜茜在家吗?”看到明明已经死去的张广涛,我后背忽然就生出了一阵寒意。

    村子里的其他人,除了我妈之外,我都没有亲眼见证他们是不是真的死了,所以他们出现倒还没什么,可张广涛是我亲眼看到吊死在村西头的槐树上的,如今他也活蹦乱跳的出现了,这种震撼简直太可怕了!

    但他确实活生生的,瞪我的时候跟以前一模一样,看不出来丝毫异样!

    我靠,我要疯了!

    张广涛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回答了我,“茜茜这个时候当然在学校,你小子装什么傻充什么愣?快滚蛋,我们张家不欢迎你们申家的人!”

    他已经完全没有耐心跟我多说一句话了,直接让我滚蛋。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觉得脑袋都是木的,张茜茜是唯一跟我一起经历这些的人,现在张广涛却说她还在学校,根本就不在家!

    难不成,发生的一切,都是我臆想出来的不成?

    呆呆走了片刻,我又拔脚朝家里冲去。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