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9章 震惊
    保姆哆嗦了很久,直到我和新潮男终于忍不住问她,“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难道石大山发现了你?”

    保姆打了个寒颤,惊慌看了我们一眼,这才颤抖着说道:“我看到石老板抱着石晓楠从楼上下来了……石晓楠什么都没穿,全身上下都,都扎满了缝衣针,石晓楠她,她还在笑……”

    我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保姆所说的场面来,尤其保姆说石晓楠还在笑的时候,我忍不住也跟着打了个哆嗦。

    事情,好像越来越诡异了。

    为了掩饰我的紧张,我又紧接着追问,“然后呢,石大山看到了你没有?他把石晓楠抱到哪儿去了?”

    “我,我不知道他看到我没有。”保姆居然摇了摇头,一脸惶恐,“我,我当时想跑,可我的脚却软的走不动,就那么傻愣愣站在原地,看着石大山抱着石晓楠,进了他和老板娘的卧室。”

    我们都愣住了。

    从保姆的叙诉中我们就知道,石大山的老婆对石大山的行为厌恶到了极点,甚至诅咒他死了之后要下油锅,可石大山居然抱着全身什么都没穿的石晓楠,进了他们的卧室?

    他是故意做给他老婆看,刺激他老婆的?

    想想他老婆昏迷时石大山悲痛欲绝的伤心模样,再想想保姆口中的石大山,我只觉得不寒而栗,浑身冰冷。

    我又问保姆,“你那时候站的位置显眼吗,你试着想想当时的情况,石大山会不会看到你?”

    “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我本来是打算逃回我住的屋子的,所以在石老板下楼梯的时候,我正好跑到了客厅,客厅的灯虽然没开,但老板娘的屋子开着灯,按道理来说即使看不清楚是我,也应该看到个黑影才对,可石老板就像是瞎了一样,看都没有看我一眼,直接就走到他们房间去了。我,我又等了一会儿,他们房间悄无声息的,而且还关了灯,我这才敢跑回自己房间了。”保姆也是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我承认我的想象力实在太匮乏了,我想象不到石大山抱着全身上下都扎着针的石晓楠去他们房间干什么了,也想象不到石大山为什么看不到站在客厅的保姆。

    “难不成,石晓楠身上的针不是她自己扎上去的,而是石大山扎上去的?不对啊,从你听到他们吵架到你出来,然后石大山再下来,并没有太长的时间,你说她全身上下都扎满了针,那这短短时间不可能是石大山扎上的。”新潮男紧紧皱着眉头分析,“奇怪,那针既不是鬼王扎上去的,又不是石大山扎上去的,石晓楠为什么要扎自己?难道,石晓楠早就精神不正常了,所以才扎自己?”

    他嘀嘀咕咕分析了一阵后,又问保姆,“你说你是石家搬到这别墅才来的,那你们来的时候,石晓楠正常不正常?”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意思就是问石晓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保姆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你知道不知道,石晓楠失踪前,在干什么?”

    保姆警惕看了一下四周,确认四周没人之后,这才回答了我,“她跟我们石老板的相好的出去了。”

    石大山的相好的?我们三人又相互看了一眼。

    忽然又冒出个石老板的相好的,我们竟然一点都没有觉得奇怪,这石大山分明就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就算有个相好的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奇怪的是,这保姆刚开始叙述的时候,竟然一点都没有提到这相好的,要不是我问石晓楠失踪前在干什么,她估计都不会说。

    新潮男又从保险箱里拿出一沓钱打算再追问,门口已经响起了敲门声,“三位大师,冒昧打扰一下,请问,你们这边完事了没有?”

    是石大山的声音!

    保姆听到石大山的声音,脸色立刻大变,急急对我们说,“我刚才说的,你们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不然石老板肯定会弄死我的!”

    石大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又敲门说,“三位大师?”

    他越是这样,就越显得他心虚,新潮男故意怒意冲冲吼了一声,“混账,做法的时候不知道不能被打扰?”

    门外立刻恢复了一片寂静。

    看来,石大山这种伪善人,就要靠新潮男这种人来磨!

    低声叮嘱保姆出去之后不要被看出破绽,在开门把她送出去之前,冰冷男才低低说了声,“石大山可能被换魂了!”

    换魂?

    这个陌生的词才刚刚从我脑海中闪过,屋子的门已经被打开了,保姆低着头走了出来,不敢看石大山一眼,然后急匆匆走掉了,石大山狐疑看了她背影一眼,低声问我们,“她身上的阴气被去掉了?”

    “你都这么大年龄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不知道做法的时候很紧要?一个差池都可能要了性命,居然在这个时候打扰我们!”新潮男还是板着一张脸,应该是趁机发泄刚才听到那一番话对石大山的不满。

    石大山满脸赔笑,小心翼翼看着新潮男说,“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怕她伤着你们,所以冒昧来打扰了。既然现在没事,那可能是三位大师把她身上的魔给驱走了,我就不担心了。”

    我们相互看了一眼,冰冷男忽然就出手了,他没有给石大山说想到什么事的机会。

    我们只来得及听他说了句“石先生,得罪了”,然后就见他快如闪电闪到了石大山身边,一手飞快去扯石大山的衣服。石大山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冰冷男把衣服领子给扯下来了。

    当冰冷男一把扯下石大山的衣服的时候,我们都看到石大山颈椎处有个若隐若现的红点时,冰冷男看清楚后,很快就帮石大山穿上了衣服。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石大山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冰冷男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做完了。

    然后,冰冷男冲我们点了点头,我们明白他的意思,他刚才是去检查石大山到底有没有被换魂,点头说明他猜的没错,石大山已经被换魂了!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眼前站着的这个略胖的男人,看上去还是石大山,但其实已经是别人了?因为被换成了另外一个人的灵魂,所以他才会作出这种让人发指的事情?

    那我们身边又有多少人还保持着原来的外貌,但其实骨子里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

    石大山眼里有了警惕,“这位大师,是觉得我有问题吗?”

    冰冷男忽然出手,也没告诉他有什么问题,可石大山张嘴就问他是不是怀疑自己有问题,无形中就暴露了他自己心虚。

    “石先生别生气,昨晚捉鬼王的时候,鬼王招供说他还有个手下潜伏在别墅的人当中,我不过是照例看看,怕没有替石先生彻底分忧罢了。”冰冷男平时冷冰冰的,说起谎话来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可能他这种人说谎就特别容易让人相信,或者石大山城府实在太深,他居然点点头相信了。

    然后,石大山把我们请到了客厅,又去给我们准备钱了,说真是多亏了我们,要不然的话,那鬼王盘踞在别墅,他这别墅只怕是要扔掉了。

    趁他离开的时候,我低声问冰冷男,“咱们就这么走吗?”

    冰冷男点点头,“现在暂时还不知道石大山体内的是谁,也不知道谁是幕后主使,我们只能尽量不要打草惊蛇。现在我们知道石晓楠是双魂,又知道她的心病大概是什么了,应该可以去试试能不能制住她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石晓楠第二魂被唤醒,应该是被石大山的猥琐刺激的,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猥琐,这就是石晓楠最大的心病!

    我有些不甘心,但知道冰冷男说的没错,经历了这一番之后,我也感觉到像是有一张早就织好的大网,牢牢将很多人都网在了中间,石大山不过是这张网中的一枚棋子罢了。就算我们现在把他给杀了,也不过是惊动他幕后主使而已,并没有什么作用。

    我又问冰冷男,有没有办法把石大山老婆救出去,现在鬼知道石大山到底是什么东西,要是他把这可怜的女人害死了怎么办?

    “申东锋,有时候做事,不能处处都有这种妇人之仁,否则你不但救不了对方,还可能害死自己。”冰冷男没有说话,新潮男却接嘴道:“舍小情顾大义,舍小节顾大局。”

    我如醍醐灌顶,心中涌起了无限内疚。

    好歹石大山已经进来了,又拿了一个信封,里面厚厚装了一信封的钱,他把信封交给了新潮男,又千恩万谢了一番,这才把我们送到了别墅门口。

    看着他满脸堆笑的一张脸,我很难想像这张笑脸背后竟然隐藏着那么多的秘密和黑暗,只觉得人心险恶,心里感慨万千。

    就在我们走出别墅大门,打算朝大街上走去的时候,一道声音忽然叫住了我们,扭头看去,却是保姆挎着菜篮,应该是打算出去买菜,正在别墅的围墙根看着我们。

    看到我们扭头,她冲我们招了招手让我们过去,“我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还没告诉你们。”

    “什么事?”我们走到她跟前,好奇问她。

    “石老板那个相好的女人,喜欢穿一阵红衣服,红上衣红裤子红鞋子,长的挺漂亮的。”保姆又警惕看了一眼身后的别墅,这才低声而快速对我们说道。

    冰冷男愣了愣。

    然后,他拔脚就朝前掠去,“快去胡大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