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7章 隐私
    我以为鬼王一定是青面獠牙、长舌头血腥脸,没想到居然是一个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长的温文尔雅的,笑起来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很符合现在女孩子喜欢的那种大叔的形象。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冰冷男已经迈步进去了,我赶紧扶着新潮男也紧跟在他后面,一起走到鬼王面前坐下。

    我们坐下后,鬼王扔给我和冰冷男一人一罐啤酒,冲我们笑了笑,“不打不相识,咱们刚才打过了,也算是朋友了,漫漫长夜,一起喝喝酒,聊聊天。”

    我惊的下巴差点都掉下来,刚才还气势汹汹要我们性命的鬼王,现在居然要跟我们喝酒聊天?

    “不知道鬼王想聊什么,我们两人愿意奉陪。”冰冷男接过啤酒豪爽喝了一大口,抬眼看向对面的鬼王,“鬼王本应该飞化入冥府的,却还在这里久久盘踞,想必有什么难言之隐。”

    鬼王将手中的啤酒放回茶几上,沉默了很久,才看向冰冷男,“请问,令师是不是鬼谷的羽化子?”

    刚才距离鬼王比较远,只能看到他长得英俊潇洒,跟寻常男人无异,如今接近了看,才见鬼王的瞳仁是金黄色,给他增加了一种神秘而诡异的感觉,尤其是他直视着一个人的时候,那种诡异的感觉会更甚。

    冰冷男微微笑了笑,“师父早已仙逝,轻易没人提到他的名讳了,我行走各处,也很少提及自己的师门,不过鬼王询问,不敢隐瞒,我师父确实是羽化子,鬼王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八卦铜镜,不是谁都有能的,所以我才敢确定令师是羽化子。”鬼王微笑着点点头,“既然是羽化子的高足,那就不怪我刚才受困了,我之所以想请几位进来谈谈,是确实有难言之隐。”

    说完之后,他长长叹了一口气,神情颇为困苦。

    我微微诧异,本以为鬼王叱咤风云的,没想到居然也有难事,好像还想请我们帮忙。不过,他全是冲着冰冷男的面子,听他这语气,冰冷男的师父羽化子,是个很牛逼的存在,所以他想请冰冷男帮自己的忙。

    冰冷男客客气气说,“鬼王有什么让我做的,尽管说就是了,不用客气。不过怕我才疏学浅,辜负了鬼王。”

    这一人一鬼两人一句话说的文绉绉的,听的我一个头两个大,又怕插嘴打扰了他们,只能耐心听着,一边谨慎盯着鬼王,生怕他忽然发难。

    两人又来回客气了很久,冰冷男终于说,“既然鬼王信任,那就请鬼王先说,我们也有一事要请鬼王帮忙。”

    我长长松了一口气,唉,两个人这一顿客气,现在才算说到正点上了。

    鬼王也不客气了,终于说道:“刚才你也说了,按照我的位级,早就该飞化入冥府了,可到现在我还盘踞在这栋别墅。其实老弟你有所不知,并不是我不想走,而是我被困在这里了,根本走不出去!”

    我听的暗乐,没想到牛逼哄哄的鬼王,居然也有被困住的时候,想到他刚才上新潮男的身离间我们的狠劲儿,我就觉得挺解气,却只能努力憋住,不敢让鬼王看出我挺乐呵的。

    “按照鬼王您的位级,能把您困住的不多,您大概知道是谁把您困在这里了吗?”冰冷男还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只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好像这件事挺不简单的。

    鬼王叹了口气,“唉,如今二祖争断盘踞南北两方,三皇各位其主,他们争斗就算了,还把天下各大门派还有无辜人众都牵连其中,很多人深受其害。如今二祖三皇,势力不均,二祖恐怕是想着法儿要把三皇拉来为自己效忠。我是死在这别墅的,但每月逢十五就可以出去,原本想着熬到了年头,能早日自由,没想到不久前,我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再走出这别墅一步,而别墅内又住进来一家人,我煞气大发,就想着找方式发泄发泄……”

    我听的明白,这鬼王说的委婉,其实就是被人又封在别墅了,所以凶性大发,可能对石晓楠做了什么,所以她才会异常,她走了之后,又轮到了她妈。

    “鬼王一世英名,我理解被困在这里的困苦,鬼王不要在意,以后不再为难他们就行了,都是可怜人。”冰冷男肯定也能听出鬼王的意思来,不过他说话还是客客气气的,一副我理解你的口吻。

    想想也是,鬼王做都做了,冰冷男总不能说麻痹你是个畜生我现在就灭了你这类的话,不然根本没得谈。

    鬼王挺领情的,冰冷男这么说了之后,他眼里略微闪过一丝尴尬,却皱眉话锋一转说道:“刚开始我看夫妻两把女儿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我就想着吓唬吓唬他家闺女,可我忽然发现,这小姑娘跟常人不一样,她体内居然有两个灵魂!”

    石晓楠有双魂的事情冰冷男早就看出来了,不过为了配合鬼王,我还是赶紧堆出了一脸的诧异,冰冷男不用刻意有什么表情,反正他一直是冷冰冰的一张脸,就算什么表情都没有也没什么。

    “这个世上,双魂的人十分稀有,我莫名其妙被封在了这别墅,又莫名其妙来了一个有双魂的姑娘,我立刻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恐怕是有人要借我的手做什么,所以我立刻就收了手,不想莫名其妙被人利用。”鬼王眼里有了冷意,“几百年了,敢利用我的手为他作事的没几个,休想就这么轻易让我上钩。”

    我听不明白了,鬼王的意思是,他后来没有动过石晓楠?

    那石晓楠的异常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那石大山骗了我们什么?

    我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可我们来的时候,明明还看到石大山她老婆中邪了,身上扎了很多针,这是怎么回事?”

    问完之后,我忽然有些后悔,我这么贸然开口,会不会惹怒鬼王?

    “小兄弟,你是怀疑,石大山老婆是被我给上了身才发了疯的往自己身上扎针的?”鬼王看向我,金黄色的眼眸闪了闪,表情莫测。

    他的表情让我咽了一口唾沫,赶紧点点头,“鬼王别,别生气,我只是问问怎么回事。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往自己身上扎针?还有,她,她眼里有鬼虫,那是我们都看到的……”

    鬼王摆了摆手,笑了,示意我不用接着往下说了,“小兄弟,我是一方之主,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没必要隐瞒。我开始确实吓唬过石晓楠,但发现她异常后,我就再也没动过她,至于她们母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们恐怕得问石大山。”

    问石大山?

    鬼王这意思,是石大山真的隐瞒了我们什么?

    “鬼王不能告知一二吗?”冰冷男冲我摇摇头,示意我不要再多问,又扭头诚恳问鬼王,“如今她涉及临县盘龙村的惨案,要是找不到她的致命点,恐怕没有办法把她除掉,会带来更大的灾难。”

    鬼王沉吟了片刻,恐怕也知道冰冷男不会骗他,这才叹口气说,“唉,其实我一般不诟病他人的隐私的,这样吧,你们可以去问他们家的保姆,她或许能告诉你们。这样一来我也帮了你们,二来我也没有丢失自己的原则。我知道你们想让我做什么,但我也只能帮到你们这里了,请见谅。”

    鬼王一本正经的模样,让我们知道他是绝对不可能多说什么了。

    冰冷男也没追问,只问他,“那鬼王需要我们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