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6章 鬼王
    偌大的别墅内,现在就剩下了我们三个人,这脚步声就显得尤为清晰,像是响在我们心上一样。

    看看二楼响起脚步声的地方根本没人,我的心咚咚直跳,咽了一口唾沫,低低说,“来了!”

    新潮男和冰冷男同时点了点头,神情凝重,尤其是冰冷男腰间的坛子,本来就一直没有太老实,等脚步声响起来的时候,那坛子直接被淫嗜鬼撞的飞了起来,幸好冰冷男眼疾手快,一把就抓住了。

    别墅内的温度,骤然下降,我穿了一件衬衣都冻的只打哆嗦,却只顾得上悄悄把墨尺抽出来,新潮男不是说我这墨尺被唤醒了吗,看它秒了纸人我就知道它是个宝贝,拿在手里多少安心些。

    新潮男没有拿桃木剑,而是从身上掏出一个八卦铜镜来,也紧张看着二楼,冰冷男倒是什么都没拿,但一脸严肃,显然也不轻松。

    我们刚准备好这些,那脚步声已经走到楼梯上了,踏踏踏开始下楼,这脚步声自始至终都一个频率,闲适而稳当,丝毫没有受我们影响。

    我们三人蹭的就站了起来,紧张盯着楼梯处。

    楼梯还是空荡荡的,但脚步声一直在继续往下下。我心里默默数着楼梯的台阶数,算着他什么时候会到一楼。

    就在我数到二十的时候,脚步声忽然就停了!

    我们的精神几乎就在那一瞬间一下子紧绷到了极点,我更是紧张的一只手紧紧握住了墨尺,打算只要有风吹草动就先砸他一棍子再说,这叫先下手为强!

    脚步声没有再响起,我们也精神紧绷等待着,等待脚步声再次响起,或者鬼王发动攻击!

    这鬼王出现,总不至于是来跟我们喝茶聊天的,肯定是来示威撵我们出去的,谁让我们坏了他的好事!

    等了大概有两三分钟的样子,或许没那么长,只是我精神紧绷的厉害感觉时间挺久的,我们三个人之间忽然响起了一声轻笑。

    这笑声很轻,但却异常清晰,只惊的我猛然转头看向他们两个人,低低问,“你们刚才谁笑了?”

    我不问还好,问了之后新潮男看向我,眼神冰冷,质问我,“刚才明明就是你笑的!”

    我当时还没感觉出异样来,还以为新潮男在开玩笑,骂了一句说,“卧槽,都什么时候了,你别开玩笑……你们那么看着我干什么?”

    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发现新潮男和冰冷男都齐齐看着我,眼神都冰冷一片,我刚问他们为什么要看着我,新潮男已经朝我逼来,他手里明明拿着八卦铜镜,去又抽出桃木剑,狠狠朝我刺来,“居然想上我兄弟的身迷惑我们,看我怎么教训你!”

    他拿着桃木剑,直直朝我喉咙刺来!

    我大惊,本能用手里的墨尺挡了一下,急急辩解,“金殿龙,你是不是疯了,我是申东锋,你看清楚了,我是申东锋……卧槽,你又来!”

    新潮男根本容不得我辩解,一剑紧似一剑,招招都是致命招,要不是我手里还有墨尺能勉强抵挡一会儿,他早就用桃木剑在我身上刺出个窟窿来了!

    冰冷男刚开始还在一旁冷冷看着,等看我忙的手忙脚乱没有办法招架的时候,他一下跳到了新潮男跟前,低声说,“师弟,让我来!”

    新潮男被他挡住,犹豫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一边朝我身后绕一边答应冰冷男,“师兄,你在前,我到后面,两面夹击,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他!”

    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们一个人我已经不好对付了,如果两个人联合起来,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还有,我明明就是申东锋啊,他们怎么瞎了似的认定我是被鬼王上身了?

    “喂,你们看清楚好不好,我是……”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呢,冰冷男已经闪电般转到了我跟前,然后将我身子猛然一带转到了一边,他身手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就被他带到距离新潮男大概有一米多的地方了。

    我又急又惊恐,刚要再解释,冰冷男已经凑近我,低低说,“小龙被控制了,你配合我救他!”

    我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冰冷男其实早就看出新潮男不对劲了,刚才只是假意说要帮新潮男,其实是为了是将我从新潮男手里救出来,现在达到目的了,这才跟我说明要我配合。

    “我该怎么做?”看着眼神冰冷,身上煞气大作,缓缓朝我们逼近的新潮男,我紧张问冰冷男。

    这鬼王实在太狡诈了,先用最显眼的方式吸引了我们,然后直接销声匿迹,在我们精神紧绷的时候不知不觉上了新潮男的身,打算利用这种方式离间我们。他最聪明的一点是,他没有上我们三人之中能力最弱的我的身,而是上了新潮男的身,这样会更有效更直接的离间我们三个人。

    冰冷男反应很快,立刻就做了决定,“这别墅是鬼王老巢,他不能离开别墅,我吸引他,你想办法开门,我把小龙救出去,然后对付鬼王!”

    我没有犹豫,也没有多问,跟冰冷男达成一致之后,冰冷男朝新潮男扑去,我则飞快朝门口奔去!

    屋子里很快就响起了打斗声,我也没有多看,飞奔到大门前,紧张把门打开,然后站在门口冲冰冷男喊了一声,“好了,可以出来了!”

    我喊的时候,冰冷男正和新潮男纠缠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我喊过之后,冰冷男从身上掏出一样什么东西来,照着新潮男的印堂狠狠打去,只看到一道金光闪过,新潮男身上有一道黑影迅速闪开,新潮男则软塌塌朝地上倒去!

    冰冷男俯身就去捞朝地上倒去的新潮男,刚从新潮男身上离开的黑影又再次回头,急急朝冰冷男身边冲来,看的门口的我紧张的双手冒汗,恨不得冲上去一棍子将那黑影打的魂飞魄散!

    我刚要冲上去,就见冰冷男俯身一冲,竟然直接抱着新潮男就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立刻命令我,“快,关门!”

    我一直等着他这句话,等他们冲出来之后,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关上了门。

    冰冷男一把将新潮男推给了我,然后转身从身上拿出了两张符纸,交叉贴在了门缝上,他刚刚贴好,里面的鬼王就冲了过来,重重撞击了大门一下,那符纸竟然闪出了一道金光,门很快就恢复如初!

    我扶着新潮男,紧张看着大门,冰冷男则严阵以待,也不敢掉以轻心,紧紧盯着大门。

    等了片刻,大门始终静悄悄的,好像那鬼王偃旗息鼓,不打算再攻击了。

    “卧槽,好厉害的鬼王!”大门悄默声息了很久,我以为鬼王肯定不会再怎么样了,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感叹道。

    谁料,我才刚感叹完,别墅内就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是从门内传出来的,像是某种乐器的声音,但却空洞冰冷,听到耳朵里像是在刺着耳膜一样,只觉得心跳加快,口干舌燥,双手冒汗,浑身上下难受的要命。

    “不好,鬼王在召唤百鬼!”我只觉得难受却不知道这声音是什么,但冰冷男却脸色大变,立刻从新潮男手里拿过八卦铜镜,修长的两根手指捻了个决,然后飞快顺着铜镜的纹路画了个什么。

    那八卦铜镜瞬间金光大炽,然后冰冷男将那八卦铜镜对准别墅的大门。

    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八卦铜镜发出的金光,竟然瞬间就将整栋别墅给笼罩在了中间,里面接着就传出一阵嘶吼声,像是鬼王在跟这八卦铜镜对抗一样!

    拿着八卦铜镜的冰冷男也没有轻松多少,铜镜没多少分量,他拿在手里却像是有千斤重一样,接着铜镜发出的光芒,我能看到他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来,显然情况紧张到了极点。

    那别墅内先是一阵嘶吼,接着就是一声更大的吼叫声,像是有无数人合起来一起吼叫一样,我只觉得振聋发聩,错愕不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别墅内的嘶吼声渐渐低沉了下去,冰冷男好像体力再也支撑不住了,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

    我惊呼一声,刚想去扶他,他冲我摆了摆手,低低嘘了一声,示意我不要出声,然后警惕看向别墅。

    他刚扭头看向别墅,别墅内居然又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很短很急促,惊的我又紧张看向大门,生怕这鬼王要冲出来。

    “好了,鬼王要跟咱们谈条件,咱们可以进去了。”冰冷男听了之后,表情忽然放松了,飞快从地上站起身来,然后就要去推开别墅的大门。

    我一把拉住了他,低低问,“他会不会是诈咱们?等咱们进去了,他好趁机对咱们下手!”

    我刚说完,别墅的大门却缓缓打开了,一个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正坐在客厅内,优雅的喝着我们的啤酒,门打开之后,他看向我们,“你们可以进来了。”

    卧槽,这个一声西装的男人,就是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