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4章 鬼虫
    看到石晓楠她妈的手臂后,新潮男忍不住骂了一声,我则看的满脸骇然,就连一向鲜有表情的冰冷男也动容了。

    石晓楠她妈的手臂上,扎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大概有几百根!

    针是缝衣针,随处可见,密密麻麻扎在她白嫩的手臂上,一直从手腕处到肩头,针头处都是渗出来的鲜血,有些已经凝固了,呈现了红黑色,跟她白嫩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的让人不寒而栗!

    一个人,尤其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对自己下如此狠手?

    石大山满脸心疼和无奈,将老婆轻柔抱进怀里,确认她没什么生命危险后,悲叹一声,“三位大师,求求你们,快救救我们家吧,晓楠没了,他妈又这样,这个家真的要毁了!”

    说这话时,他眼里已经又有了泪水,显然疲惫无奈到了极点,把希望完全放在了我们三个人身上。

    怀里本来一动不动的石晓楠她妈,听到晓楠两个字,竟然猛然睁开了双眼,蹭的坐直了身子,急急来回寻找,“晓楠回来了?我的晓楠回来了?她,她在哪里?晓楠,妈妈想你啊……”

    说实话,有石晓楠那么个漂亮的闺女,石晓楠她妈也丑不到那里去,四十多岁的人来还是皮肤白嫩的能掐出水来,但很明显能看出来她精神已经煎熬到了极点,眼神凌乱,黑眼圈很明显,有一种神经质的崩溃感。

    她转头来回寻找石晓楠的时候,我赫然看到,她的眼白上到处都布满了黑色的小点,在她的头来回转动的时候,我竟然觉得那些黑点在她眼白上四处蹿动,瘆的我赶紧扭过头,暗暗心酸她痛失女儿的痛苦!

    我才刚刚转过头,就听到石大山和新朝男一起发出了一声惊呼,我慌张朝后看来,却见石晓楠她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直直朝墙上撞去,我们来不及抓住她,她已经狠狠撞在了墙上,她冲过去的力道太大,撞到墙上之后竟然被反弹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干脆直接坐在地上在自己脸上乱挠乱抠,最后直接去抠自己的眼睛,嘴里撕心裂肺喊着,“好疼,疼死了!”

    冰冷男反应最快,一个箭步走上去,测过身子照着石晓楠她妈的后颈用力一切,石晓楠她妈的身子顿了一下,然后身子软软倒了下来,她倒下来的时候,一张脸已经被她抓出了几道血印子了,每道血印子都很深,要是冰冷男不出手的话,她恐怕连自己的眼睛都敢抠出来!

    石大山又惊又心疼,看着自己老婆的凄惨模样,就差跪下磕头了,“三位,真的求求你们了,你们快救救她吧,她这情况越来越严重了,要是再这么下去,我怀疑她迟早有一天自己要了自己的命!”

    石大山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我当时在现场,只觉得全身都发冷,气氛压抑的厉害,尤其是石晓楠她妈的模样疯狂而诡异,让人看的头皮发麻,全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冰冷男扶着石晓楠她妈的脖颈处,并没有理会石大山,反而扭头冲我和新朝男问了声,“你们谁是处男?”

    卧槽,这冰冷男真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让人跌眼镜,他居然问谁是处男?

    “那肯定是他了,我睡过的女人从县城南头排到北头,处男这个词离我太遥远了。师兄,你是不是要他的尿杀她身上的阴气?”新潮男直接就把我推到了冰冷男跟前,顺带吹嘘了一把自己的牛逼。

    我才不相信他已经睡过这么多女人,但情况紧急,冰冷男急着救石晓楠她妈,我只得红着脸去一楼卫生间接尿。

    下楼的时候石大山还怕我找不到接尿的家伙什儿,说不管什么,只要能把尿接回来就行,家里的东西随便用,我后来在厕所忙活了一阵子,才算接了一点点上了楼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冰冷男立刻让新潮男拿了一根翠绿色的针来,在尿里沾了沾,照着石晓楠她妈的太阳穴就刺了下去!

    等他在石晓楠她妈太阳穴的两边分别刺了三针后,让我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本来紧闭着双眼的石晓楠她妈猛然睁开了双眼,那些凝聚在她眼白的黑点,忽然像虫子一样蠕动了起来,然后渐渐探出了头,扭动着身子一点一点爬出了她的眼眶!

    刚才还调笑我是处男的新潮男,在那黑色的虫子爬出来之前,他全身紧绷,眼睛眨也不眨看着那些虫子,只等它们爬出来之后,他飞快用我刚才接尿的东西接了,那虫子掉到尿里之后,竟然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一条也不见了!

    这种虫子还有冰冷男它们逼出这虫子的办法,我前所未见,只看得嘴巴张的老大,好长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本来想感慨一句牛逼的,但想想我现在的身份,应该表现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才对,这才赶紧合了张大的嘴巴看向石晓楠她妈。

    这“虫子”被逼出来之后,石晓楠她妈的眼睛又缓缓闭上了,石大山看她没事,低声跟我们说了一下,说还是把她放回楼下床上吧,让她好好睡个觉。

    我们没有反对,石晓楠她妈折腾了这么久,确实需要休息了,要不这么下去,她不会被脏东西弄垮,自己倒先垮了!

    石大山走出去之后,新潮男立刻低声对冰冷男说,“师兄,她眼里有了鬼虫,这屋子里应该有个鬼王才对,可我刚才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鬼王躲在什么地方,这就奇怪了。”

    “鬼王狡诈多端,不是轻易就能找到的。你不用急,我有个办法逼它出来。”冰冷男也看了一下四周,目光落在了石晓楠房间桌上的一张照片上,照片上的石晓楠笑的青春肆意的,跟现在动辄就把村子的几千口人给杀了的女魔头根本联系不到一起。

    到现在我们也知道了,石晓楠家里出事搬家,包括石晓楠出事被绑架,张家又把石晓楠弄回我们村子里,好像是背后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操控,只是现在不知道,这股力量为什么单单选中了石晓楠,难道她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我们对石晓楠一无所知,只能待会儿等石大山回来了问问他刚才来不及说的,石晓楠异常的状况是什么再说吧。

    我拉回思绪,问冰冷男,“你有什么办法逼出鬼王?”

    他们刚才张嘴就说这房间里有个鬼王,我只听得有一种想要跳起来的冲动,鬼就够可怕了,居然还是个鬼王,这石家是多倒霉,居然连鬼王都招惹上了!

    “这就要靠它了。”冰冷男指了指挂在腰间的小坛子,然后飞快改了口,“石先生回来了。”

    它?

    冰冷男居然要靠淫嗜鬼找鬼王?

    我还没明白冰冷男要怎么做呢,石大山已经进来了,手里居然提着一个保险箱,满脸诚恳塞给了新潮男,“三位大师,我家里的现金就只剩下这些了,不成敬意,还请你们一定要收下,要不是你们,刚才我老婆她就,咳!”

    看的出来,石大山是真的在乎自己老婆,提到她时都会双眼泛泪,眼睛通红。

    新潮男假意推辞了一番,然后就老实不客气的收下了,我这才问石大山,“石先生,你刚才说,晓楠在家之后有异常状况,是什么异常?或许对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很大的帮助。”

    “接下来?刚才不是已经弄死那东西了吗?”石大山愣了愣,明显很意外,他以为把石晓楠妈眼里的鬼虫弄出来就平安无事了,所以才给了这么一比丰厚的报酬。

    我们三人当时看石大山可怜的很,居然出奇一致的没有告诉他石晓楠这房子里还有个鬼王,只是说他要是不相信,那我们现在就走,绝不浪费他一分钟时间!

    他现在已经够可怜了,要是再听说家里还有个鬼王,不把他吓疯了才怪呢,所以我们都直接隐瞒了。

    刚才冰冷男露了那一手,已经完全把石大山给镇住了,他见我们真的要走,立刻就急了,赶紧拦着我们说,“三位大师,我不懂事,我肉眼凡胎,不知道还得继续办事,这样,你们该怎么做怎么做,把事情解决了我再给你们两倍的报酬,怎么样?”

    这一箱保险箱就不知道有多少钱了,他居然还要再给两倍?

    真他妈有钱!

    “好了,钱是身外之物,你还是讲讲你女儿遇到什么事了吧,这样我们也好办事。”新潮男在听到两倍报酬时眼里明明都冒绿光了,还偏偏装出一副君子不爱财的模样,看的我都想抽他!

    新潮男又催促之后,石大山这才开口了,“刚开始家里都好好的,到了晓楠回来的第五天晚上,我晚上起来上厕所,一楼的厕所坏了,我就去二楼的厕所。你们也看到了,晓楠的房间正对着电梯,厕所紧挨着她的房间,我要是上厕所,就必须经过她的房间。在去厕所的时候,我就听到她房间有动静,当时我尿急,也没在意,以为是她晚上听歌或者看电视忘记关了,是电视电脑里发出的声音,可等我回来之后,那声音忽然大了,吓了我一跳!”

    石大山在开始讲述的时候,虽然一直紧锁着眉头,但表情还算正常,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猛然瞪大了双眼,声音也不自觉提高。

    我们三人正听的入神呢,他声音这么一高,也把我们唬了一跳,新潮男性子急,立刻催促他接着往下说,“老哥,你倒是快说啊,你听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