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3章 凶宅
    说别墅有古怪的时候,冰冷男一脸严肃。

    我吃了一惊,飞快朝眼前的别墅扫去,这一扫,我也发现别墅不对劲了。

    之前说我爷爷只看阴宅不看阳宅,是怕跟活人不好打交道,但风水无论阴阳都是一脉相承的,他最开始教我们背的口诀就是阳宅的风水,我虽然口诀忘的大致差不多了,但其中的道理和门道还是懂些的。

    首先,不管你是什么房子,别墅也好,楼房也好,都可以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房子的整体形状和所处的位置都是很有讲究的,一般来说都不会设计成前高后底或者紧邻空地,这样的话容易背无靠山,凶煞涌入。

    其次就是景观和摆设,这些可以改变房屋的风水格局,可我又细看了些别墅内的景观摆设,处处都跟风水相悖,说白了就是怎么不好怎么来,怎么凶险怎么摆。

    看看巴巴讨好新潮男朝一楼走的石大山,我低低问冰冷男,“他是不是得罪了谁,这很明显是座凶宅,怪不得他家里接二连三会出事。”

    “屋里怕是还有古怪,咱们先看看再说。”冰冷男颔首,话还是不多,只是示意我跟着他们一起往屋里走。

    很快就到了一楼的客厅,我环视了一下,冰冷男说的没错,这客厅的设计也是处处都犯了风水大忌,尤其是客厅正对大门,冲了煞气,会给家里招来血腥之灾!

    我装作四处观看的模样,好奇问石大山,“石先生,家里装修的好气派,费了很长时间吧?”

    “这别墅是我不久前刚买的,里面东西一应俱全,我掏了钱全家就搬了进来了,并没有费心装修……大师,我老婆现在在楼上女儿的房间,您要不要去看看?”石大山把新潮男当成了大师,心思完全都在新潮男身上,只是随口敷衍了我一句。

    我和冰冷男相互看了一眼,知道事情大有蹊跷,就给新潮男使了个眼色,新潮男会意,背着双手咳嗽了一声,装模作样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才对石大山说,“石先生,你家里最近频频出事,跟你刚买的这别墅有关系。这样,我这朋友是风水大拿,很多人花高价都请不来的,他今天正好跟我一起出来玩,顺便让他给你看看,咱们也好找找你家里为什么会出这些事。”

    石大山一直把新潮男当大师,他这么说了之后,石大山对我和冰冷男的态度立刻有了改变,但眼里明显有怀疑。

    我知道他们这种做生意的见的人多,心眼儿活,虽然态度有了改观,但并不是多信任我这个毛头小伙子,也不着急,慢条斯理找了几处最不合理的地方给石大山说了一下。

    阳宅风水至关重要,轻则可以影响运势,重则可以见血伤身家庭不和,我说了几条之后,石大山脸色大变,看我的眼神立刻恭敬了起来,“这位小哥失敬了,刚才急着请教大师家里的难事,怠慢了两位小哥,希望两位小哥不要见怪。”

    这一次,他也知道我们三人并不是一窍不通的毛头小伙子,干脆一下三个人都恭敬了,省的待会儿又怠慢了冰冷男。

    冰冷男向来惜字如金,我只好也文绉绉回了石大山几句话,然后直接切入了正题,“石先生,你为什么会仓皇买了这别墅,是不是之前住的地方出事了?”

    这句话我是蒙的,因为新潮男说石大山是本县城首富,越是做生意的人越讲究风水,更讲究品味,怎么会完全不顾别墅处处都犯了风水禁忌就住了进来,而且任何地方都没有改动,这只能是出现了紧急情况,所以他迫不得已,又一下找不到更好的地方,所以搬进来了。

    搬进来之前他肯定也找人看了,只是找的人是江湖骗子,三言两语就把不懂行的石大山给骗过了,所以他一家放心住了进来。

    但我也不敢肯定到底是不是我说的情况,所以说完之后一脸紧张看着石大山,却见石大山直勾勾看着我,然后一拍手大赞,“小哥,你简直就是小神仙啊,这都能猜的出来?没错,我之前本来是住城南郊区的,但一个月前家里接连出事,做饭的阿姨还有保安都说闹鬼,有天早上醒来客厅墙上都是血,我们,我们就匆忙找了栋别墅搬出来了。小哥说的没错,我买这栋别墅之前找人看过,还是个外地有名的风水大师,他说住这里就能保我们家平安无事,可是自从我们搬来之后,晓楠出事了,我老婆也……咳,我石大山造的什么孽,居然遭遇了这种事!”

    他说的跟我猜测的基本相符。

    我信心大增,接着问,“石先生,你能让我们看看你女儿照片吗?”

    我几句话说中了他的心里,石大山当然是千肯万肯的,立刻掏出钱包拿出一张照片来递给我,“这就是我女儿晓楠,今年二十岁,可怜的孩子……”

    他后面的话说不下去,声音直接哽咽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中年丧爱女,家里又一直出事,可以想象石大山现在的处境有多煎熬。

    石大山把照片递给我的时候,新潮男和冰冷男都一起看向我,尤其是新潮男,立刻巴巴问我,“怎么样,是不是她?”

    我只扫了一眼,立刻就认出来,照片上这个皮肤白皙,明眸皓齿,笑容娇俏的女孩子,就是女尸!

    女尸就是石晓楠!

    我们三人都有一种拨开阴云见天日的感觉,表情也放松了很多。

    “石先生,在晓楠出事前,她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或者有什么异常举动的?”知道我们找对了方向,我说话的底气也足了很多。

    “她本来是在省城上大学的,但家里出了点事,我老婆受到了惊吓,她就回来陪我老婆,除了呆在家里之外,她也就是出去见见朋友亲戚什么的,我觉得她也没见过什么特别的人。”石大山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然后才一拍大腿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特别的事来!”

    他拍大腿的声音太响,引的我们三个人一起朝他看去,急急追问他想起什么特别的事来。

    石大山刚要回答,就见楼上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还夹杂着个女人的叫喊声,“救命啊,救命啊!”

    我们本来在全神贯注等石大山的答案,被这敲门声惊的吓了一跳,齐齐朝楼上看去,石大山比我们反应要快,立刻朝二楼跑去。

    因为紧张,他本来略显肥胖的身子居然格外的灵活,很快就冲到了二楼正冲着楼梯的一扇门前,使劲敲了敲门,“老婆,老婆,你怎么了?”

    我们忽然想起来,刚才石大山就说,他老婆在二楼女儿的房间,如今石晓楠的房间传来这么惊惧的敲门声和求救声,我们三个人立刻朝楼上奔去。

    就在我们一起朝楼上奔去的时候,冰冷男腰间本来已经安静下来的小坛子,又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引的冰冷男脸色又是一变,“不好,这房间有东西!”

    我们当时都挺着急的,想着说不用看这小坛子,也能知道石晓楠的房间肯定有东西,不然的话,她妈为什么叫的这么凄惨!

    只是我当时很好奇,这小坛子里装的是淫嗜鬼,每次只要有什么阴物鬼物的,它似乎都能做出反应,简直就是鬼物感应器。

    我们冲到石晓楠房间门前时,石大山还在抖抖索索拿着一大把钥匙试钥匙,新潮男一把推开他,照着门就狠狠踹了一脚!

    “小心石晓楠她妈在门后!”看到新潮男抬脚我就急了,这句话还来不及喊出口,新潮男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踹门几乎成了他的必杀技,见门就踹!

    果然,新潮男一脚把门踹倒后,本来站在门后求助的石晓楠她妈,也被连带踹倒在了地上,石大山立刻冲了过去,一把将门抬开扔到一边,一边急急喊,“老婆,老婆,你醒醒,你醒醒……”

    看着摔倒在地上的女人,新潮男不好意思笑了笑,我和冰冷男已经围拢了上去,去看石晓楠她妈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撕心裂肺求救!

    可这一看,我们三人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好。

    地上躺着的是石晓楠她妈,按年龄来说应该有四十多岁了,可她现在穿了一条年轻姑娘才穿的嫩粉色的连衣裙,头发高高扎成了马尾,脸上化了妆,眼影唇膏什么的,一系列的少女粉嫩色,完全不像是四十多岁女人应该有的装扮和样子。

    “你们看她手臂上!”新潮男看了片刻后惊叫了一声,又骂了一句脏话,“卧槽,太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