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0章 小女孩
    门口站着的两个人,居然是新潮男和冰冷男!

    此刻,他们正一脸着急看着我,不停冲我招手,示意我赶紧回去。

    在回头看到他们的那一刻,我吓的差点惊叫出声,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新潮男和冰冷男他们两个明明是在我前面进院子的,现在怎么还站在门口,像是根本没有动过一样?

    要是他们还在院门口,那先进去的两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我又飞快扭头朝院子内看去,却见院子内空荡荡的,除了杂草和破败不堪之外,什么都没有!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两人明明在我前面走进了院子,现在却居然像是我先走进了院子,而他们则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一样。

    “你们怎么不进来?”现在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我一下也想不明白,只能一边快速朝院门口走,一边疑惑问他们两个人。

    新潮男和冰冷男都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冲我摆手势,示意我看身后,他们虽然面色紧张无比,但却都没有开口说话,新潮男用嘴型一字一顿告诉我,“小心你身后……”

    我身后有什么东西?

    有了上次背淫嗜鬼的经验,我连扭头都不敢扭头,直觉得一下就蹿出了满满一后背的冷汗,我刚才扭头看的时候身后分明什么东西都没有,而现在新潮男让我小心身后,那就说明身后这东西肯定不是人,人不会出现的这么快,也不会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拔脚就朝门口冲去!

    马丹,只要不是人我就害怕,那还不如赶紧跑,只要跑到他们两人跟前就行了,其他的交给他们两个行家解决。

    没想到,我才刚刚拔脚要往门口冲,就感觉一个东西抓住了我的脚脖子!

    我骇然大惊,低头就朝脚脖子上看去,想看看是什么东西缠住拉我的。

    才刚刚低头,就看到一张白的跟纸一样的脸正一脸诡笑看着我,这张脸很白,是惨白惨白的那种,但一双眼睛却乌黑乌黑的,腮蛋子上还抹着两抹大红色,嘴巴也被涂的血红血红的。

    卧槽,这不是我们村子里死人时才烧的纸人吗,怎么会忽然出现在院子内,还抓住了我的脚?

    还有,刚才抓我脚的东西分明像是一只人的手,冰凉冰凉的,怎么可能是纸人的手!

    但之前经历了些事情,这纸人虽然诡异,我也很快镇定了下来,顺手就从怀里抽出我大伯塞给我的那黑色的东西,照着纸人的脑袋狠狠敲去,想着不管这东西是人是鬼,我也要一棍子把他砸晕再说!

    “啊……”我手里的东西狠狠砸在纸人脑袋上时,那纸人竟然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呼,然后软软倒在了地上,一股鲜红的血迹从它惨白诡异的脸上,缓缓的、一点一点的流了下来。

    这一幕,只看的我后背生凉,只看了这纸人一眼,就急急朝后退去!

    我才刚迈步,就觉得有一阵劲风朝我后背袭来,我大骇,想也不想,抡起手里的东西一个转身就朝身后抡去。

    就听到“噗”的一声,我朝后抡的东西好像一下子戳到了什么里面一样,惊的我紧张朝后看去,却见我手里拿着的东西正好戳进了身后一个纸人的肚子里,跟前一个一样,这纸人的肚子被戳破之后,也渗出了一股鲜血来,然后纸人在我转身的时候,软软倒在了我身上。

    “桀桀桀桀……”纸人倒在我身上之后,我用力一推,纸人非但没有倒在地上,反而发出了一阵阴沉沉的笑声。

    随着它的笑声,院子里紧跟着响起了一阵阴森森的笑声。

    打眼朝院子一看,我差点吓的蹦起来,我靠,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站满了这样的纸人,都是惨白的脸,乌黑诡异的眼睛,血红的嘴唇,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诡笑。

    而本来站在门口的新潮男和冰冷男,在关键时刻却不见了踪影!

    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么多诡异的东西眼看着就要把我挤成肉酱,两个人却不见了,这让我如何是好?

    现在是被我捅破肚子的纸人死死抱着我的身子,其他一堆纸人一起朝我逼近,情急之下,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手里黑色的东西朝被我捅破肚子的纸人头顶上敲去,想着得先解决掉它,然后才能抽出身来揍别的纸人!

    这一次,我高高跳了起来,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朝纸人头顶上敲去!

    让我惊奇的是,在快接近纸人头顶上时,我手里黑色的东西竟然闪过了一道金光,那金光照到纸人身上之后,它瞬间就软塌塌倒在了地上。

    在这个纸人倒下之后,本来还缓缓朝我围拢的一大堆纸人,竟然个个身子一歪,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动静!

    刚才的困境,居然就这么突兀的被解决了!

    这群纸人倒下之后,我也看到了新潮男和冰冷男,他们站在门口,冰冷男目光复杂看着我,新潮男则是目瞪口呆看着我。

    “卧槽,那宝贝都没有开锋认主,居然就帮你杀了这帮阴人?”新潮男开口说话后,我才知道他目瞪口呆的不是我刚才的神勇无比,而是我手里拿着的东西。不过他说的开锋我倒是懂,但这东西分明是死物,居然也会认主?

    想到刚才砸第二个纸人时的那道金光,我才恍然想起来,那金光正是我手里的东西发出来的,之前拿在手里黑乎乎的就像把镇尺,没想到居然这么牛逼,还会发光,一下子就把一大堆纸人都杀死了。

    新潮男看着我手里的东西眼睛都发绿光,我赶紧把东西收好,问他们,“刚才怎么回事?”

    “这院子里被人设了阴人阵,你还是个普通人,所以着了道,以为我们两人进来了也就进来了,那道门只要有人进来就封住了,我和师兄想救你都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这阴人阵发动。”新潮男嘴快,立刻给我解释了刚才事情的前因后果,“没想到你误打误撞,不仅用最笨的办法唤醒了你那宝贝,还上来就把阵眼给拔了,其他的阴人直接就变成了普通的纸人,我和师兄这才能赶进来了!”

    他给我解释的时候,冰冷男就在环视四周,表情凝重,显然这看起来破败无比的院子不简单。

    冰冷男一直没有说话,我就问新潮男,“你认识我带着的东西?”

    “你那东西叫墨尺,据说可以弑魔封天,牛逼自带光环的那种,但我也是听说,并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看它刚才的威力,确实牛逼哄哄的。”新潮男一边说一边朝我凑近,巴巴冲我讨好笑,“要不,我也拿自己一件宝贝给你换?反正你也是普通人,墨尺在你手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你还不如给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冰冷男低低喝了一声,“有东西!”

    我才刚刚松驰下来的神经,瞬间又紧绷了起来,飞快从怀里掏出墨尺,警惕看着四周。

    很快,堂屋里就有了动静。

    我们三人倏地蒋目光全部投在了堂屋,严阵以待。

    等了片刻,屋子里终于走出了一道小小的身影来!

    居然是一个大概三四岁的小女孩,穿着一条背带裤,头发乌黑闪亮,眼睛又大又圆,看我们三个人的时候乌溜溜转了一圈,洋娃娃似的,可爱极了!

    “怎么是个小孩子!”新潮男大跌眼镜,嘀咕了一声,“而且还是个活的!”

    我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眼前这个可爱到极点的小孩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并不是什么鬼啊怪的。

    这就奇怪了,先不说刚才响起的是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单说这种荒凉诡异的院子,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来?

    “你们找谁?”小女孩走到堂屋前的台阶上,歪着小脑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们,声音软软的、甜甜的。

    新潮男朝前逼近了一步,弯下腰笑嘻嘻说,“我们找胡大同,你认识吗?”

    他弯腰问这小女孩话的时候,我和冰冷男丝毫都没有放松,我更是死死握着手里的墨尺,打算稍有不对立刻就上。

    别说我狠心,这院子刚才又是纸人又是血的,居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要多不合理就有多不合理!

    小女孩歪着脑袋打量了我们一番,甜甜笑了笑,然后用白嫩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她刚走出来的堂屋,“你们找我爷爷呀,他就在屋里。”

    胡大同是小女孩的爷爷?那刚才那个阴人阵,是他设的?

    刚才这么大动静,他居然都没有想到要出来看看?

    新潮男和冰冷男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新潮男又笑嘻嘻说,“我们就是找你爷爷的,你能不能让你爷爷出来,我们这么进去,不太礼貌。”

    他一本正经跟小女孩交流的样子有些滑稽,但我却一点都笑出来,只是紧盯着小女孩的一举一动,等着她的反应。

    “我爷爷动不了。”小女孩一脸的天真烂漫,“不过我可以带你们进去找我爷爷。”

    说完之后,她冲我们招了招小手,扭动着小身子朝堂屋走去。

    新潮男这才扭过头来看着我们,一改刚才笑嘻嘻的模样,一脸凝重,“奇怪,都正常。”

    我明白他的脸色为什么会那么凝重。

    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越正常的东西,就越不正常!

    “跟着她进去。”冰冷男沉默了片刻,然后做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