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8章 手镯
    外面高跟鞋的声音到了我们门前,忽然停住了。

    接着,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很轻但却很清晰,笃、笃、笃。

    当时我就挺惊讶的,这高跟鞋的声音出现之前,屋子内又是灯变了颜色,又是温度骤然下降的,我还以为外面来的本体多凶残呢,没想到人家居然这么礼貌,没贸然闯进来吓人不说,还客客气气敲了门。

    “小龙,准备!”在外面敲门声响起的同时,冰冷男倏地抬起头,果断冲新潮男吩咐了一声,“引她进来!”

    新潮男愣了愣,一时没明白他说的话,“怎么引?”

    冰冷男居然看了看我,新潮男立刻就明白了,一把将我拽到了门口,低声说,“你说话。”

    “说,说话?”我猝不及防被他拽到了门口,结结巴巴反问,“说,说什么?”

    我知道新潮男和冰冷男都是行家,他们都这么紧张,那说明外面这本体的客气是假客气,指不定多凶残呢,他们忽然让我凑过去跟她说话,我一下子就慌了,说话只打结巴。

    新潮男脸一板,不耐烦说道:“说什么都行,这还用我教你?”

    我瞪了他一眼,心想你换成我的位置试试,就知道一个普通人面对这些鬼啊什么的有多紧张了,但又不想让他看轻,硬着头皮冲着门口喊,“谁在外面?”

    问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从猫眼里朝外看了。

    走廊里的灯光有点昏暗,但我还是能看到外面站着一个红上衣红裤子红鞋的女人,分明就是那个红衣女人!

    淫嗜鬼的本体,就是那个红衣女人!

    想到被后背上淫嗜鬼的眼睛催眠后做的那个带颜色的梦,我忽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女人都能用自己的灵魂炼淫嗜鬼,手段可见一斑,要是刚才我没有清醒过来,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那红衣女人好像听出了我的声音,然后抬起头看着猫眼,忽然冲我笑了笑。

    这个笑容暧昧而诱惑,居然跟我梦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那种困到极点的感觉忽然又来了,我分明看到那红衣女人缓缓朝门逼近,越来越近,我居然还知道提醒新潮男,“她靠近了……”

    “让开,让我来!”新潮男一把将我推到了一边,然后高高举起手中的桃木剑,照着门的下方狠狠刺去!

    这门是铝合金的,而新潮男手里的是木剑,但他的木剑却深深刺入了铝合金门内,猛然拔出来的时候,门上赫然多出了一个洞来,木剑上竟然带了一丝血迹!

    很显然,外面的红衣女人被木剑刺伤了。

    红衣女人被刺伤之后,冰冷男本来空无一物的双手中间,忽然显出一个黝黑色的影子来,那影子剧烈扭动挣扎着,像是要极力逃脱冰冷男的控制朝外面飞去。但无论它怎么挣扎努力,都逃不脱冰冷男的手掌,像是被一种巨大的力量给牢牢控制在他手中一样。

    “好了,她受伤了,淫嗜鬼显形了,可以让她进来了……”冰冷男额头上的汗珠更大,但很明显松了一口气,冲新潮男点了点头。

    冰冷男刚说完,就听到咔嚓一声,门的锁直接就被什么东西给撬断了,新潮男脸色一变,“师兄,她要进来了,你准备!”

    新潮男交代过之后,猛然朝后退了几步,我知道我没他们这么大的能耐,但还算有些眼力见,一直紧盯着他们两个人,在新潮男朝后退的时候,我也赶紧跟上,生怕拖了他的后腿!

    我们才刚刚躲开,那扇厚重的门就被一阵可怕的力量给砰的推开了,然后重重倒在了地上,我甚至都觉得地面都跟着震了震。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了刚才去卫生间的张茜茜了,她去的时间不短,而且外面动静这么大,她怎么一直没有出来?

    不行,我得去卫生间看看她是不是出事了!

    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一个红色的身影就冲进了门内,然后直直朝盘腿坐在地上的冰冷男冲去,目的显然是他控制着的淫嗜鬼!

    “美女,来我的地盘一声招呼不打就算了,还咒我死,现在还来我家抢东西,这也太不厚道了吧?”这红衣身影冲进来的时候,新潮男第一个就不乐意了,挥着手中的桃木剑就冲了过去!

    那红衣女人身手也是了得,明明就快要被新潮男给刺着了,她愣是硬生生在半空中打了个旋转,足尖在墙上一蹬,身子立刻改变了方向,堪堪躲过了新潮男的桃木剑,然后再次朝冰冷男冲了过来。

    她冲过来的时候,冰冷男手中的黑影挣扎的更加着急剧烈,像是在回应红衣女人的召唤一样。

    我紧张看着红衣女人冲冰冷男冲了过去,她冲的太急太猛,冰冷男控制淫嗜鬼显然就有些吃力,所以在红衣女人朝他冲过来的时候,他一时有些应接不暇,眼看着红衣女人就要冲到冰冷男身边了,我忍不住说了一声,“张茜茜,用你的七星剑刺她!”

    红衣女人本来正集中精力去救淫嗜鬼,我这么喊了一声,她猝然一惊,还真以为我让张茜茜刺她,飞快扭头朝我这边看来。

    她只看了我一眼,我就觉得如坠冰窖,她的眼神冰冷狠毒,带了阴戾和凶狠。

    好在她这一回头替冰冷男争取了一点时间,冰冷男本来上翻的手掌忽然朝下按去,然后一只手变手为刀,照着黑影的正中心狠狠刺去!

    他朝黑影刺去的时候,他的手掌竟然变成了赤红色,刺到黑影的时候,那黑影居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呼声,然后竭力扭动挣扎了起来。

    红衣女人反应过来我是骗她的时候,她的脸色猛然一变,飞快扭头就要对付冰冷男,但她还没来得及出手,冰冷男就刺中了黑影,红衣女人猛然捂住了心口,猝然吐出一口血来!

    她吐出一口血来之后,身子剧烈晃动了一下,新潮男眼疾手快,直接就跳到了她身边,用桃木剑对准了红衣女人的后心,“哼哼,居然敢咒我死,还弄这么个淫嗜鬼挑战我的底线,这下你输了,该怎么惩罚你才好?”

    新潮男又提到了红衣女人咒他这句话。

    我刚开始一直没在意,但他一再提到这句话,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地方。

    是什么呢?

    红衣女人被前后夹击,竟然一点也没有害怕,反而冷笑着说,“用我的炼鬼来要挟我,算什么本事?我不过就是随口说了一句话而已,你却斤斤计较,还真是个小男人!”

    红衣女人回应之后,我忽然想起来刚才觉得忽略掉什么了,我忽略了,刚才冰冷男叫新潮男“小龙”。

    新潮男一直说红衣女人咒他,而冰冷男又叫他小龙……新潮男就是金殿龙!

    因为红衣女人告诉我们,说金殿龙死了,所以新潮男一直说红衣女人咒他!

    想通这点后,我紧紧盯着新潮男,不仅是因为他本人就是金殿龙,居然还骗我们去南街找他自己,更重要的是,我大伯说找金殿龙是我爷爷留下的东西告诉他的,看这金殿龙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年龄,我爷爷是怎么知道他的?

    难道,在金殿龙小时候,我爷爷就认识他了?

    我这边还没想明白呢,就感觉眼前一闪,一道红影蓦然从我眼前闪过,然后扑向卫生间的方向。

    “卧槽,拦着她,她要攻击张茜茜!”我瞬间就想到了红衣女人的目的,不自觉吼了一声之后,立刻朝红衣女人扑去,想着就算拽着她的腿,我也不能让她伤害张茜茜!

    新潮男的动作也很快,在我喊完之后他懊恼跺了一下脚,然后飞快跟我一起朝卫生间方向扑去。

    但已经晚了,我们扑过去的时候,红衣女人已经扼住了张茜茜的脖子,冲冰冷男冷笑,“你把我的炼鬼还给我,我把她还给你们!”

    我脱口就要答应,但却硬生生忍住了。

    新潮男一手拿着桃木剑指着红衣女人,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交换是有价值才会交换,她对我们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而你这炼鬼却比她有用多了,我傻了才跟你交换!”

    我知道新南男是故意装作不在意来诈红衣女人的,但心中却紧张的要命,急声对红衣女人说,“你快把她给放了……”

    “你,你,你的手镯!”我的话还没说完,张茜茜忽然就瞪大了双眼,看着红衣女人手上一个镯子脸色大变。

    不等她说完,红衣女人的身影一顿,我只觉得眼前一闪,她和张茜茜的身影就一起冲出了屋子内。

    我和新潮男一起冲了出去,就听到走廊里传来张茜茜断断续续的声音,“锋,我,我嫂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