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7章 被控制
    我虽然不能扭头,但我的手不自觉摸了一下后背,却发现后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但偏偏像是背着一座山似的沉重无比。

    从老院子到新潮男住的地方,我一路上被压的气喘喘吁吁,差点背过气去,心里暗暗骂了新潮男不下一百遍,我靠,拿老子当诱饵不说,看他紧张兮兮的样子,他对我后背上的东西根本就束手无策,还得找冰山男求助!

    好不容易走到新潮男住的屋子前了,张茜茜战战兢兢问了一句,“你,你师兄能耐的大不大,能不能撵制服这东西?”

    我不敢回头,但紧张的竖起耳朵,巴巴等着新潮男的答案,想知道冰冷男到底有没有本事帮我。

    新潮男好半天才回了一句,“我不知道!”

    “我靠,你不知道,你诚心想要害死老子是不是?”我终于炸了,倏地扭头想去骂新潮男,麻痹这货太不靠谱了,他肯定在让我掀棺材盖时就知道里面会有东西,而且还专门让我背过身去,那东西当然会附到我身上了!

    我刚才一直强忍着没有扭头,就是因为他说他师兄能帮我,现在他居然说不知道,我强忍着的怒意瞬间就爆发了!

    就在我扭头的一瞬间,我忽然跟一双眼睛对上了。

    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幽深、阴戾、蛇一样狠毒!

    我不知道该怎么确切形容这双眼睛,但当我跟这双眼睛正对上的时候,只觉得全身发冷,犹如坠入深渊中一样绝望而压抑,全身的神经瞬间就绷的紧紧的,一种强烈的恐惧感攫住了我!

    “啊……”

    我听到一声惊叫,但因为太过于恐惧,竟然没有听出来到底是谁的声音。

    我很害怕,很绝望,但却偏偏没有办法挪开自己的视线,那双眼睛像是有一股诡异的力量一样,紧紧锁住了我,渐渐的,我的脑子变的越来越模糊,脑子也越来越钝,像是困极了却睡不着的那种感觉一样。

    “完了完了,师兄,快开门,有大麻烦了,你再不出来就要死人了!”混混沌沌的,我似乎听到新潮男在使劲敲门,扯着嗓子喊冰冷男赶紧开门,还说什么要死人,死的会是我吗?

    然后就是张茜茜气恼无比的声音,“你不是说你师兄有办法吗,他人呢?你快想办法啊,他怎么一动不动了?那东西去哪儿了,我怎么看不到了?”

    两个人吵吵嚷嚷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插了进来,“糊涂,这淫嗜鬼也是你随便招惹的?快把他扶进去!”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将我背了起来,走了几步之后把我放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上,让我平躺好,然后有人站在了我跟前,伸手急速在我身上几处点了几下。

    这人点过之后,我身上那几处立刻就火热无比,将我身上的寒意驱除了不少,我觉得全身上下暖和了很多,整个人像是如沐春风一样,暖洋洋的舒服极了,那种困到极点的感觉也越来越厉害。

    “糟糕,有东西在他身上已经下了尸淫,现在他又被这淫嗜鬼附了身,情况很不乐观,必须用特殊的办法。”朦胧中,我听到那个冰冷的声音说道。

    特殊的办法?

    我正想着他打算用什么特殊办法的时候,就感觉有一双柔软无比的小手来解我的衣服,先是上衣,接着是裤子……这小手柔软而轻巧,尤其是解开我衣服碰触到我的身体时,有一种酥麻麻的感觉,舒服极了。

    眼前那双幽冷暗黑的眼睛,忽然变成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里含着盈盈笑意,正含情脉脉看着我,声音柔软蚀骨,“你热不热?”

    这双大眼睛,似曾相识。

    我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低声说,“很热……”

    然后就有一双小手缓缓帮我脱去衣服,那柔软蚀骨的声音带了几分魅惑,“既然热,我就帮你脱了衣服,好不好?”

    我又不受控制点了点头,感受着那双小手温柔的碰触,尤其是碰到我身体的时候,我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往一处涌去,某处越来越炽热,越来越难受,就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

    紧接着,我感觉到一个柔软妙曼的身子压到了我身上,低头看时,却见那双含笑的大眼睛缓缓向下,向下……

    等感觉到我被一个温热的东西包裹住之后,我终于控制不住,瞬间爆发了……

    在爆发出来那一瞬间,我忽然想起来了,这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就是红衣女人的眼睛吗?

    “啊……”压抑了很久,我终于喊了出来。

    我喊出声之后,就感觉小腹处猛然一凉,有什么东西从我肚子中一下子挣扎出来那种感觉,我彻底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之后,就感觉不太对劲。

    我身下怎么软软的,柔柔的?

    好奇低头看去,却正好碰上了张茜茜那双又羞又恼的漂亮眼睛,我正压在她身上,她一只小手居然还拿着我的……

    我靠,我彻底蒙圈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我还没好好品味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见张茜茜毫不犹豫扬起小手,照着我的脸狠狠闪了一巴掌,“还不下去!”

    她还真够狠的,这一巴掌扇的我身子一晃,直接就从她身上摔倒在了地上,摔的我头昏眼花的,不能我站起身来,就见张茜茜急急爬了起来,红着脸恨恨看了我一眼,然后躲到卫生间去,死活不肯出来了!

    我还是没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明明看到的是红衣女人趴在我身上,怎么清醒过来之后变成了我压在张茜茜身上,而且张茜茜还在帮我做那种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我的皮带被解开了,还有那种真实的触感,让我知道刚才绝对不是一个梦!

    “你小子还在回味呢,赶紧起来吧,那东西还没走呢!”我刚要去查看一下“犯罪现场”,头顶上就响起一个嘲弄的声音。

    我赶紧抬头,就见新潮男正手持一把桃木剑站在门口,虽然在调侃我,但很明显能看得出来,他现在紧张到了极点。

    而冰冷男则盘腿坐在地上,手掌上翻,额头上都是汗水,像是在极力托住一样什么沉重无比的东西!

    他面前有一堆灰烬,是黄纸的灰烬。

    房间内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风,但那堆灰烬却在不停的打转,就像是咱们平时在路上碰到的小旋风一样,只是这灰烬打转的速度却比那小旋风要快上很多,最后竟然只剩下一圈灰色的带子在转,已经看不出是黄纸的灰烬了!

    “我,我该做些什么?”新潮男和冰冷男一个个严阵以待,严肃的要命,我扫了一眼之后,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道。

    冰冷男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大,雨滴一样,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倒是新潮男回答了我,“你被淫嗜鬼背了回来,它的本体要找上门了,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就是你们说的红衣女人。”

    淫嗜鬼,本体?

    我暗暗咀嚼了一下这两个陌生无比的名词,也不好意思张嘴问是什么东西。

    那新潮男话多,我还没问他就忍不住给我解释,“你听说过炼鬼师吧,就是把鬼炼成自己需要的样子,他们一把是利用别人的鬼魂炼的。有一种人不一样,这种人是把自己的一部分灵魂炼成鬼,鬼为她所驱用,比别的鬼魂炼出来的更忠诚更强大,怨气也更重,这个人就是鬼的本体。你招惹的这个东西炼出来的是淫嗜鬼,顾名思义,也不用我多解释了吧,看你小子刚才那副淫荡样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小子刚才还冲我发火,哼,要不是我,你现在还基本是靠你的五指兄弟解决呢,你享福,我们师兄弟可就受罪了,你看看我师兄……”

    我真是佩服新潮男,一口气能说这么多话,也不带换气的。

    但我明白他的意思,尤其想到刚才那个似是而非的有颜色的梦,我顿时臊的满脸通红,赶紧转移话题,“那你们现在在干什么?”

    “我师兄现在把淫嗜鬼控制住了,我们现在在等它的本体上门。”新潮男可能一个姿势站的累了,又换了个姿势站好,接着跟我解释,“既然是自己的一部分灵魂炼出来的,这鬼和本体休戚相关,本体肯定会找上门的,我们只要抓到它的本体,就知道是谁在捣乱了。妈妈的,竟然敢咒我,看我待会儿打的她魂飞魄散!”

    我当时还没明白,谁咒新潮男了,只是完全被他的一番言论吸引了,也跟着直勾勾看着门,紧张的手心直冒汗。

    就在这时,一直没吭声的冰冷男低低说了一声,“来了!”

    他刚说完,屋内的灯光刷一下就变成了青紫色,屋子内的温度也骤然降了下来。

    “好厉害的怨气。”新潮男看了一眼变成青紫色的灯光,嘀咕了一声,然后拉开了架势,死死盯着门口。

    屋子内一片死寂,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

    我感觉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润了一下嗓子,也跟新潮男一起死死盯着门口。

    这么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就在我怀疑我可能要窒息的时候,门口忽然响起了脚步声。

    是那种女人穿着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清脆响亮,但却缓慢,咔、咔、咔……

    我一颗心,瞬间就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