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6章 诱饵
    在我和张茜茜巴巴看着新潮男想看他打算怎么办的时候,新潮男勾勾嘴唇走上前,一脚就朝紧闭的院子大门踹去!

    他进门的方式,简单而粗暴!

    “你干什么!”我和张茜茜惊的大跌眼镜,急的同时出声质问,我们这次回来就是偷摸回来的,新潮男这做法不是等于人家挑衅示威,明摆告诉人家我们夜闯老院子吗?

    别说我们还不知道这院子里到底有什么,就算真的有什么,也被新潮男给吓跑了!

    我本来以为这新潮男不靠谱,但没想到居然这么不靠谱!

    这种门还是那种老式门,是从里面用门闩插门的,门闩大概有成人手腕那么粗细,可新潮男一脚踹过去,只听到里面“咔嚓”一声,应该是门闩硬生生被新潮男给踹断了!

    门闩被踹断后,两扇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夜里,这声“吱呀”显得特别清晰刺耳,吓得我和张茜茜猛然后退了几步,躲到一边紧张盯着院子内的情景。

    新潮男鄙夷冷哼了一声,然后一把就把两扇门给推开了。

    整个老房子现在都笼在浓黑的夜色中,看不清景色的原貌,只能看到模糊不清的轮廓,老旧的房子本来就有一种特别的气氛,加上夜色的渲染,更显的神秘诡异,让然莫名觉得不安惶恐。

    院子正中央,横着一个长长的,黑乎乎的东西。

    “是那具棺材!”张茜茜低呼了一声,猛然攥紧了我的手,声音带了惊恐!

    没错,这个黑乎乎的东西正是我们白天见到的那具棺材,它本来是放在门口不远的,现在居然放在了院子正中央,就好像是谁挪动了一样!

    白天来的时候,整个老院子内只有红衣女人一个人,可她一个女人要想挪动棺材显然不太可能,那是谁帮她挪动的?

    看到棺材挪离了原来的位置,我只觉得后背发凉,飞快环视了一下黑乎乎的院子,总感觉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蛰伏在黑暗之中,随时准备伺机朝我们扑来,将我们撕成碎片!

    新潮男扫了我和张茜茜一眼,“看来,你们并没有完全说实话,至少,你们隐瞒了棺材的存在!”

    我和张茜茜都有些汗颜,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新潮男似乎也没有打算让我们解释的意思,径直率先跨步走进了院子内,他先是挨着查看了一遍院子,然后又绕着棺材走了一圈,这才冲我们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进去。

    这一次,我们没有犹豫,赶紧进了院子,走到了新潮男跟前。

    我刚想问新潮男他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新潮男就指了指我,然后指了指棺材,“你,打开棺材盖!”

    张茜茜一把拉住了我,冷声问,“为什么不是你自己打开?”

    “好啊,那我自己打开。”新潮男居然一口就答应了,然后扔给我们一句话,“那你们负责捉鬼!”

    捉鬼?

    我不由得飞快扫视了一眼黑乎乎的四周,尤其是看到院子内黑暗而诡异的黑影时,我更觉得不安和压抑,立刻走到棺材前,吃力去推棺材盖。

    白天的时候我也推开过这棺材盖,但却觉得没有现在这么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牢牢抓着棺材盖不让打开一样,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推开了一点点缝隙。

    就这么一点点缝隙,已经累的我气喘吁吁了,稍微歇了口气,打算再把这缝隙推的更开一点,好方便新潮男看清楚里面!

    新潮男却摆了摆手,示意我背过身站到棺材旁边,然后猛然朝空中扔出一个圆圆的东西,那东西被扔到半空中后,蹭的蹿出了老高的火苗,那火苗刚窜出来的时候还是红黄色,可瞬间就变成了青色,然后倏地一下钻进了棺材里!

    我当时背对着棺材还没有太震撼,只是好奇新潮男扔出去的圆圆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怎么扔到半空中就会着火,而张茜茜是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等那圆圆的火球飞到棺材里之后,她也不等新潮男说话,自己直接扑到棺材边低头去看棺材里面!

    “怎么是空的?”我看不到棺材里的情景,只听到张茜茜惊讶低呼了一声,满腔的难以置信!

    空的?

    今天白天来看的时候,张茜茜说棺材里躺着那个红衣女人,现在怎么会是空的?难道那红衣女人从棺材里爬出来了不成?

    我满腔疑问,本能就要扭过头去看。

    我才刚扭头,新潮男就冷喝一声,“不准回头!”

    从我见到他第一眼起,新潮男就一直是一副吊儿郎当不靠谱的模样,他现在猛然这么严肃冷喝了一声,吓得我身子猛然一僵,刚刚转动的脖子又飞快扭了回去!

    就在我扭回头去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后背上猛然一沉,像是有一个重重的东西忽然压在了我身上,而且浑身忽然感觉冰冷无比,就像是掉入了冰窖中那种感觉。

    “就这么点伎俩,居然还敢来我的地盘上撒野!”我刚想问问新潮男怎么回事,就听他冷嗤了一声,食指和中指并拢在我后脑勺和双肩上猛然戳了一下,厉声喝道:“伏令!”

    他在我身上三处戳过之后,我只觉得这三处像是忽然蹿出了一阵火似的,猛然热了起来,将刚才的寒意逼退了不少,我也没有刚才那么冷了,身上的压迫感也没有那么重了。

    可这种感觉仅仅维持了大概几秒钟的样子,那种压迫感和冰冷刺骨的感觉再次袭来!

    “不好!”这种感觉重新回来之后,我只听到身后的新潮男低呼了一声,带着满满的懊恼和气急败坏,“我们快走!”

    我和张茜茜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张茜茜,她紧张环视了一下四周,低低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新潮男连跟她解释的耐心都没有,直接冲她吼道:“你站到他后面,双手搭在他的肩头,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许说话,不许停下来,听到了没有?”

    他现在语气紧张而急促,严肃而不容置疑,张茜茜更紧张的厉害,却也不敢多问,只能按照他的吩咐,把双手搭在我的肩头,然后跟我一起朝院门口走去。

    奇怪的是,张茜茜把双手搭在我肩头上之后,我刚才的压迫感和冰冷感又倏地减少了不少,至少我可以忍受了!

    “好了,现在咱们回去找我师兄,在见到我师兄之前,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乱看,只快步朝前走就行。”新潮男跟在我们身边,语气依旧紧张,一点都没有放松!

    我和张茜茜被他搞得越发紧张,也不敢多问,只能老老实实朝前走。

    大概走了一百来步的样子,张茜茜忽然低呼了一声,简单而又短促,“啊!”

    她低呼之后,身子也跟着猛然一顿,而当时我还在继续朝前走,所以她的双手很快就离开了我的肩头!

    “你干什么,不是说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不要停下来吗,你想害死他是不是?”张茜茜才刚刚停下,新潮男就飞快走到了她身边,低低呵斥了一句,然后冲我喊了一句,“你继续走,不要回头!”

    听到张茜茜低呼之后,我本能就想回头的,但被新潮男这么一说,我本来就要顿住的步子猛然就被打乱了,狼狈超前急走了几步,这才稳住了身子!

    站稳身子之后,我才发现,张茜茜放手之后,最初的那种压迫感和冰冷感又来了!

    这么来回几次我大概也明白了,新潮男第一次想帮我驱除但没有成功,后来让张茜茜双手搭在我肩上,其实也是一种减轻我压力的办法,只是张茜茜好像忽然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直接松开了我,所以那种感觉就又来了!

    只是,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有这种感觉?

    “他,他身上有东西……”后背沉重的压力压的我几乎是弯着腰在走路的,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张茜茜牙齿打颤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的呼吸猛然就停滞了,一颗心也倏地停止了跳动!

    我后背有什么东西!

    这种沉重感和冰冷感,是因为后背上的东西?

    “不许停!”我下意识想要停住脚步扭头去看我后背上到底有什么,气的旁边的新潮男咬牙切齿吼了一句,“想死的话,你就扭头看!”

    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新潮男或许也意识到我们的反应都是本能反应,他的语气忽然就缓和了很多,“你别怕,我们现在回去找我师兄,让他去了你身上的东西。另外,只要有这东西,那红衣女人绝对会自己主动找上门来,为了引她出来,你就当一回鱼饵好了!”

    卧槽,新潮男今天晚上居然是拿我来当诱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