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4章 惊疑
    大红的棺材上打开着一把黑色的伞,就算现在是正午,我和张茜茜看着也觉得瘆的慌。

    张茜茜坚持要去院子里看看,我当然也得去,那女尸是村子遭受灭顶之灾的罪魁祸首,我们自然要弄个清楚明白。

    张茜茜朝院子里走的时候,自然而然伸出手挽住了我的手,她的手很小,很软,握着舒服极了,要是换做平时,我早就激情澎湃了,可这种环境下,我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像是有什么在背后吹冷风一样。

    我特意走在张茜茜前面,伸手小心翼翼推开了院门,又喊了一声,“请问,家里有人吗,我们想打听个人。”

    这么喊过之后,就算院子的主人出来,也不至于太责怪我们擅自闯入他家。

    我喊完之后,院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动静都没有,那个红衣女人也没有出现,好像她进了这院子后,就彻底消失了一样。

    我和张茜茜打量了一下院子,从外面看,整座房子老旧的不像样,院子内却打扫的干净整洁,还在院南墙下种了一处菜圃,菜长的绿油油的,像是经常有人打理,也就是说,这老房子平时是有人住的。

    想明白这点后,我们两人非但没有觉得心里安定多少,反而觉得更瘆人了,房子里明明住着大活人,却在院子里摆着棺材?而且还在棺材上放一把黑伞?

    这老房子只有两个屋子,屋子门都大开着,我们刚才敲了几次门,现在喊的声音也不低,家里有人的话早就应该出来看看了,可院子内却偏偏一片死寂,什么动静都没有!

    刚才那个红衣女人明明走了进去,难道只是我们的错觉?

    “申东锋,咱们打开棺材看看。”张茜茜死死盯着院子内的大红棺材,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发抖,却异常坚决,“这棺材盖太沉,得你帮我错开一道缝,我只看一眼就知道了!”

    我飞快环视了一下院子四周,确定院子内确实一个人都没有后,这才赶紧走到棺材边,打算以最快的速度打开棺材盖,确认棺材里到底是不是那红衣女人,红衣女人到底是不是女尸后,我们立刻就走!

    张茜茜紧跟在我身后凑到了棺材边,冲我点了点头,然后伸出小手打算帮我一起推棺材盖!

    因为太过于紧张,我只觉得心跳骤然加快,额头上的青筋一下一下暴跳着,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唾沫,这才低低喊了一二三,然后伸手跟张茜茜一起推棺材盖!我们急着看棺材里到底是不是那红衣女人,所以丝毫都没有犹豫,很快就把棺材错开了一道缝!

    我们才刚刚把棺材错开了一道缝,身后就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这声音出现的太过于突然,我们的精神又紧绷的厉害,竟然被吓的浑身哆嗦了一下,条件反射朝身后看去!

    尤其是张茜茜,她听到背后有人忽然说话,身子竟然猛然趔趄了一下,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她肯定一下子就撞在棺材上了,我疑惑看了她一眼,就见张茜茜一张小脸苍白无比,眼神惊恐,直勾勾看向我们不远处的堂屋门口。

    我也飞快扭头看去,就见一个红上衣红裤子红鞋子的女人正站在堂屋门口,冷冷看着我们,眼里都是警惕和寒意。

    这女人正是刚才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个红衣女人,她眉眼长的水灵灵的,宽松的红衣不但没有遮盖住她窈窕多姿的身材,反而给她增添了一种神秘感,让她有了一种别样的诱惑,只是她脸色冷的厉害,应该是对我和张茜茜的行为很反感。

    可这红衣女人,跟女尸没有一丝一毫相似的地方!

    这就奇怪了,这红衣女人既然跟女尸没有什么想象的地方,张茜茜为什么那么紧张?

    “不好意思,我们找错地方了,这就走!”张茜茜立刻道了歉,拉着我就要走。

    那红衣女人还是冷冷看着我们,而且还有意无意扫了棺材一眼,“是吗?”

    我这人一向不擅长说谎,尤其是在漂亮女人面前,被眼前这个红衣女人冷冷扫了一眼,我就觉得臊的脸红,但还是强撑着半真半假说道:“我,我们是临县的,来找一个叫金殿龙的人,有人跟我们说这是他家,所以我们就,就来了!”

    我这话半真半假的,但好歹能把张茜茜刚才的话圆回去。

    张茜茜刚才说这红衣女人长的跟女尸很像,可现在也看清楚了,她们两一点都不像,可能是张茜茜因为焦虑村子里的事情,所以产生了错觉也不一定。这么说来,我们就没有再打探的必要了,只能道歉走人!

    “你们找金殿龙干什么?”那红衣女人本来一直是冷冷淡的一副表情,可我说找金殿龙后,她微微皱了皱眉问。

    我见她似乎有兴趣,心里一喜,想着她或许认识,赶紧说道:“我大伯跟他是朋友,有一样东西要我捎给他,我大伯就说在南街,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红衣女人这次竟然直接朝我伸出手,“什么东西,你交给我就行。”

    我愣住了,脱口问,“为什么?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老婆。”红衣女人的大眼睛看着我,又补充了一句,“金殿龙死了,你把东西交给我就行了!”

    卧槽,不会吧,我大伯和新朝男都让我们找金殿龙,这关乎到我们村子的命运还有我的小命,现在这个红衣女人却告诉我,他死了!

    这也太巧了吧?

    我身后响起张茜茜的声音,“那东西挺沉的,我们没随身带着,放在宾馆呢,我们现在就回去拿。”

    张茜茜说话的时候,我总觉得她很焦灼,也很紧张,像是迫不及待要离开这院子一样!

    那红衣女人也没挽留,也没多问,只说了句,“好,我等你们。”

    她说完之后,张茜茜使劲拉着我,立刻就要离开。

    我觉得这么走了似乎不太好,就跟红衣女人多说了几句话,张茜茜好像很着急,一把甩开我的手,蹬蹬朝外面走了,我只能抱歉对红衣女人说她脾气不太好,我们现在就去拿东西之类的话。

    那红衣女人竟然送了出来,把我送到了门口。

    我到门口后,张茜茜已经距离我大概有两三米了,看着她的背影,我暗暗惊疑张茜茜是怎么了,然后客客气气冲红衣女人道了别,又说一番请她节哀之类的话。

    红衣女人一直默默听着,直到我说完后,她忽然直视着我的眼睛说,“你小心她!”

    什么?

    我刚要问她为什么,红衣女人已经毫不留情关上了院门,任我怎么敲都敲不开了。

    我只好扭头去追张茜茜,但脑子里一直想着刚才红衣女人说的那句话。

    她让我小心她!

    汉语“他和她”同音,但跟我一起的人,只有张茜茜而已,难道,张茜茜有什么问题?

    我忽然想到了百婴夜哭的那一晚,张茜茜出人意料的淡然和冷静,还有她用来砍黑影的东西和身手,都不像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女孩子能拥有的!

    我和张茜茜虽然是一个村子的人,但我比她大两岁,高中大学都不是一个学校上的,除了偶尔放假在村子里看到之外,平时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交集,我对张茜茜根本就不了解!

    想到这里,我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

    “申东锋,你胆子可真大!”我正越想越心惊的时候,走了很远的张茜茜又转过身来找我,等我快步走到她跟前时,她紧张看了一眼那院门紧闭的院子,“申东锋,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很可疑吗?”

    我没有接话,只是又将张茜茜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个跟我一个村子长大,此刻一张小脸惨白的女孩子,会对我有什么不利!

    “你刚才怎么了,我觉得你好像……很害怕。”我没有接张茜茜的话,只是好奇她奇怪反应。

    我这么说了之后,张茜茜更紧张了,她没回答我的问题,却低声说,“既然那院子就是金殿龙家,那咱们就去附近找他邻居问问,看看金殿龙是不是真的死了!然后我再告诉你,我为什么会害怕。”

    我觉得起过,却没有反对。

    张茜茜说的不错,那红衣女人也有很多可疑之处,而且这金殿龙是个至关重要的人物,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被这女人这么一说就走了。

    只是,我心中忽然就比平时多了几分警觉。

    接下来,我和张茜茜挨着把距离那老房子比较近的人家都敲了一遍门,问他们金殿龙是不是死了。

    不过得出的答案也不一样,有的不认识,有的不知道,只有一家说像金殿龙那样的人,早就该死了!

    问了一圈下来,还是疑点重重,而且又增加了一个新的疑点,金殿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邻居会咒他早就该死?

    眼看着天就黑了,我和张茜茜跑了一整天,一无所获!

    金殿龙这根线,看起来是断了!

    我有些泄气,张茜茜却还是紧张无比,看看那紧闭着院门的老房子说了句话,“申东锋,我说一件事,你,你别害怕!”

    她让我别害怕,可她的声音却抖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