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3章 红衣女人
    我和张茜茜是被新潮男从卫生间的窗户给塞出来的!

    当时他急着要把我们推走的时候,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快到门口了,他干脆直接推着我们进了卫生间,看着我和张茜茜从窗口跳了出去,然后毫不犹豫关上了窗户!

    他那紧张无比的样子让我们暗暗好奇,他那朋友到底有多穷凶极恶,至于让他害怕成这样!

    可他终归是帮了我们,我们也不能给他找麻烦,还好他那屋子是在一楼,不然我和张茜茜岂不是要摔死!

    我和张茜茜离开之后,立刻动身赶往南街,村子里发生了这种事,我们一分一秒都不想耽搁,恨不得立刻就找到金殿龙,问他能不能救我们村子!

    只是在离开那屋子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可我想了又想,却始终没想出什么地方不对劲,只能作罢,跟张茜茜一路打听到了南街。

    这个县城距离我们村子大概有五十里地的样子,属于冀北省,跟我们虽然隶属于两个不同的省份,但因为紧挨着,所以语言并不是差太远,甚至临近的几个村子结成儿女亲家时来时往是常有的事情。

    到了南街后我们就犯愁了,这南街是这个县城的小商品批发街,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新潮男就只给了我们这条街这么一个信息,其他什么都没有给,要是想这么打听出一个人来,简直是海底捞针!

    我和张茜茜从上午十点多一直打听到中午十二点,那条街我们来回跑了得有三次,却始终没有打听到有金殿龙这个人!

    “他不会是骗咱们吧,咱们这来来回回的,把各个小摊都打听了一个遍了,根本就没有叫金殿龙的人!”因为着急,我们这几趟几乎是不停歇的跑下来的,张茜茜白嫩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薄汗,小脸微微涨红,粉嫩粉嫩的好看极了。

    我看的呆了呆,一时竟然忘记回答她的话,直到她瞪了我一眼,我才赶紧收回目光,尴尬反驳她,“就算他是胡说的,可我大伯也这么说了,我大伯总不会骗咱们吧?”

    我这么说了之后,张茜茜紧紧咬着嘴唇,迟疑了片刻才低声说,“申东锋,我觉得你大伯有一点很可疑……我知道你跟你大伯关系很好,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且也是说出来让你判断一下,并不是就认定他是坏人,你不用用那种眼神看我!”

    张茜茜猛然说我大伯可疑,我心里立刻闪过了不悦,但张茜茜说的有道理,都这个时候了,有任何蛛丝马迹都可能为我们提供线索。

    见我不再那么看着她了,张茜茜才说,“你问你大伯说是不是有一面什么镜子的时候,你大伯说要护村子里人的安全,所以不能给咱们,你记不记得了?”

    我点点头,没错,我确实问过我大伯,我大伯也确实是这么说的,可这又怎么了?

    “可你大伯让咱们逃出来就是为了让咱们救村子的,如果咱们要是死了,他是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张茜茜皱着眉头分析道:“既然想让咱们救村子,他就应该竭尽所能保住咱们的性命才对,那面镜子如果能保护村子里的人,也就能保护咱们,可你大伯为什么不给咱们?”

    我本来没想到这点,经过张茜茜这么一说,我才觉得我大伯的做法似乎自相矛盾,疑点重重!

    如果我和张茜茜丢了性命,那根本没有人出来求救,那村子又怎么能得救?

    难道,我大伯还有其他什么秘密没有告诉我?还是,当时情况太紧急,他根本没想到这一层?

    我这边还没想明白呢,张茜茜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低低惊呼了一声,“天啊!”

    我当时正想的入神,她这么猛然抓住了我的手,吓得我浑身一哆嗦,条件反射问她,“怎么了?”

    “你看看前面,有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张茜茜伸出小手指了指前面,手却止不住发抖,声音也抖的厉害,“就是那个卖寿衣摊子前站着的,一个穿着一身红衣服打着伞的女人!”

    指给我看红衣女人的时候,张茜茜一双眼睛瞪的圆圆的,里面射出惊骇来,小嘴紧紧抿着,眼睫毛剧烈扇动着,像是看到了多可怕的东西一样,她的模样让我陡然紧张了起来,急急朝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

    果然,在距离我们大概有四五米远的寿衣摊跟前,站着一个穿着红衣红裤子红鞋的女人,这种不冷不热的大晴天,她却打着一把黑伞,在人群中显得尤为显眼!

    而且,旁边的人很明显都是来逛街买东西的,都是一边走一边看,有的会停下来挑选自己心仪的东西,只有这个女人就那么打着伞,直愣愣站在热闹的街上,一动不动,看起来竟然诡异无比!

    我看过去的时候,她正好用伞遮住了脸庞,我没看到她长什么样子,但看她的朝向,她应该是正对着我们的方向!

    有一瞬间,我有一种错觉,这红衣女人就是在看我们!

    这个念头闪过之后,我后背爬上了丝丝寒意,但张茜茜的反应太过于激烈,我怕她才刚刚经历过村子里的惨案,精神紧绷的太厉害,立刻柔声安慰她,“现在这人穿什么的都有,你别在意……”

    我还没说完,张茜茜就直勾勾看着那女人说,“你,你看,她,她是我,我嫂子!”

    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她说的嫂子就是女尸,等我反应过来之后机灵灵打了个寒颤,立刻朝那红衣女人看去!

    “不好,她要走了,咱们赶紧追上去!”我再次抬头朝那红衣女人看的时候,她已经朝我们反方向的人群中挤去了,张茜茜喊了一声,拽着我就朝前面追去。

    我也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加快了脚步,跟张茜茜一起跟在这红衣女人身后,紧紧咬着她的行踪,不敢有丝毫闪失。

    因为张家弄回去的女尸,整个村子遭受了灭顶之灾,要是有任何线索,我们都不会放过的。

    可那女尸不是还在村子里吗,怎么到临县来了?

    心里想着这个的时候,我们脚下一点都没有耽搁,以最快的速度紧紧跟在那红衣女人身后,那红衣女人手里打着一把伞,而且周围人潮拥挤的,她居然走的很快,我们两个人需要一路小跑才能跟上。

    就见这红衣女人在南街正街上走了一段路之后,忽然拐进了一条小胡同里,接着七拐八弯走了好几条胡同,然后飞快钻进了一条小胡同尽头的一个院子内。

    南街比较老,紧挨着它的房子都比较老旧,到处都是墨绿青苔葡萄藤爬山虎,显得异常沧桑老旧,尤其是红衣女人钻进去的胡同尽头的那家院子,更是老旧的厉害,墙壁还是那种土坯墙,墙体早就剥落的不像样了,墙头上缠着一层厚厚的葡萄藤,像是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一样。

    张茜茜的小手紧紧牵着我的手,我们两人缓缓朝那院子靠近,终于在这家门口前站定。

    那红衣女人进去后,暗黑色的门半掩着,似乎一点都没有戒备一样。

    “你刚才真的看到她的脸了?”看着眼前寂静的像是坟墓一样的院子,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压低声音问张茜茜。

    张茜茜肯定的点了点头,声音还抖的厉害,“我看到了,就,就是我嫂子!”

    我又咽了一口唾沫,“那好,我敲门,咱们找借口进去看看。”

    张茜茜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头答应了,等我抬起手来敲门的时候,她死死盯着那扇半掩着的暗黑色的门,紧张到了极点,好像门内随时都能冲出什么穷凶极恶的东西来一样。

    我敲了几次,院子里一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

    “奇怪,那个红衣女人刚刚不是进去了吗,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敲了几次之后,嘀咕了一声,然后伸手缓缓推开了门,打算先观察一下院子内的情况,然后再做决定。

    等我把门推开,我们扫了院子里的情景之后,我和张茜茜立刻蹬蹬后退了几步,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家院子内,竟然放着一口大红的棺材!

    让我们吃惊的不仅仅是院子内的大红棺材,这大红棺材上,还放着一把打开的黑伞!

    那黑伞,就是刚才那个红衣女人的!

    “卧槽,怎么会有人把棺材放在自己家院子里!”这一次,连张茜茜都忍不住骂脏话了!

    我问她还要不要上前去看看,张茜茜说当然要,既然红衣女人的黑伞在棺材上,那她就一定在院子里,肯定得进去看看。

    “那万一,她是在棺材里呢?”我看着大红色的棺材,黑黝黝的伞,忽然想到了红衣女人的一身红衣,举着黑伞挡住脸站在街上一动不动的样子。

    诡异极了!

    张茜茜好像铁了心了,虽然我说了之后她一张小脸瞬间就变成了惨白,但她还是咬咬牙说,“我必须去看看,看看她究竟是不是我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