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2章 转折
    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枕套被套,要不是周围有很多清雅的摆设和用具,我还以为自己是躺在医院的病房。

    我愣了片刻,然后翻身而起,“妈!”

    我记得我好像昏倒了,昏倒之后呢,我妈怎么样了,张茜茜又怎么样了,我是怎么到这里的?

    一个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嘲弄,“都多大了,醒了还找妈,刚断奶?”

    我立刻朝这声音看去,却见房间内还有另外一张床,一个穿着时尚新潮的年轻男人正盘腿坐在上面,双眼微微闭着,嘴角却挂着嘲弄的笑容,刚才嘲弄的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这男人长的其实挺帅的,就是嘴角老是微微勾着,给人一种坏坏的,总在嘲弄人的感觉。

    “是你救了我们吧,张茜茜呢?”我一时也猜不透这男人的来路,但我醒来之后屋子内只有他一个人,张茜茜不在,我也只能向他打听。

    “你说的是那个跟你一起的短发美女?”这男人猛然睁开了双眼,笑嘻嘻看着我,等我点头后,他脸猛然一板,“死了!”

    我惊的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急急下了床,穿上鞋子就要往屋子外奔去。

    且不说我大伯答应张老犟要保全张茜茜的性命,单单说村子才刚经历噩耗,我已经把张茜茜当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同病相怜且可以依赖的人,她怎么就出事了!

    我连鞋子都顾不上穿好就朝外面跑,急急奔出屋子的时候,却正好碰到迎面走来的张茜茜,她见到我一脸惊喜,直接扑到了我怀里,“申东锋,你终于醒了?”

    “你,你没事?”张茜茜扑到我怀里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是个活生生的人,却还没反应过来刚才那人为什么说她死了。

    我身后响起刚才那个不屑的声音,“本来就觉得你挺蠢的,没想到还不是一般的蠢!”

    我这才反应过来了,卧槽,这小子骗我玩儿呢!

    刚想扭头去质问他,张茜茜赶紧冲我使了个眼色,低声说,“就是他把咱们救出来的,他是好人,你当时非要再冲回去,要不是他拦着,你可能就出事了。”

    原来,拿东西打晕我的人,就是这小子!

    我顾不得跟这小子算账,急急拽着张茜茜问,“我妈呢?”

    张茜茜眼神一黯,垂下头低声说,“当时情况紧急,我们就在村口的土垛子上挖了个洞,把你妈给埋了。申东锋,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咱们现在应该赶紧去找你大伯让咱们找的那个人,说不定村子里还有人活着……”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忽然哽咽了,再也说不下去。

    我们村子大概有小四千人,要是那女尸还有那东西一夜之间就把这么多人杀死了,那该是多可怕的力量!而且那些人是我们从小长大的乡亲,想到他们个个死的那么惨,我和张茜茜心里就像是背了一座山一样,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来!

    “哼,不自量力,到现在你们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力量,就敢说回去救人!”新潮男冷哼一声打断了我们的话,然后朝张茜茜伸出手,“你买了麻辣烫了没有,快饿死我了!”

    张茜茜这才想起来手里还提着饭,脸一红从我怀里挣了出来,赶紧招呼我,“对了,你还睡着的时候,我去买了点饭,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都买成麻辣烫了,你饿了吧,快吃点!”

    她一边说一边把买来的饭放到三个碗里,招呼新潮男和我过去吃。新潮男早就下了床坐到桌旁了,张茜茜把饭弄好后,他立刻狼吞虎咽吃了起来,显然是饿急了。

    我听说他们把我妈埋在土垛子了,心里难受的厉害,又不想让他们看出来,只能勉强走过去,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新潮男很快就把自己的碗里扒拉完了,然后看看我,“你要是不想吃就给我,反正你也活不久了,能不浪费粮食就别浪费了,这饭钱可都是我出的,你们两人现在都是穷光蛋,吃我的,住我的,要是死了我可就亏大发了!”

    我的筷子猛然顿住,抬头直勾勾看着他,“你是什么人?”

    刚才张茜茜说要回去救村子的人,他说我们得罪了惹不起的力量,现在又说我快死了,而且这男人出现在我们村子里,不仅能全身而退,张茜茜还说他救了我们。

    可见,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

    “你把麻辣烫给我,我心情好了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新潮男眼神也是直勾勾的,不过他看的是我碗里的麻辣烫。

    我毫不犹豫就把碗推到了他跟前。

    他毫不犹豫端起来就吃。

    我有一大堆问题要问他,比如村子里的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妈当时为什么能给我们指路,还有我们以后该怎么办,仔细考虑了一下,我提出了三个最要紧的问题:

    第一个,我们村子里的到底是一股什么力量,为什么会对全村人下手?

    第二个,村子里还有没有活人,我们该怎么救他们?

    第三个,他是什么人,那天去村子里干什么?

    我提完三个问题,新潮男已经把半碗麻辣烫扒拉完了,心满意足打了个嗝,抬头问我,“你们听说过三皇二祖没有?”

    我和张茜茜齐齐摇了摇头,又一起问,“三皇二祖是什么?”

    新潮男一副你们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然后才说,“你们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活人,只有咱们的正府是不是?其实人分为三种,活人,死人和活死人,活人是由正府管的,死人和活死人则是由三皇二祖管的,只要你死了,不管你是鬼、是僵尸还是什么别的玩意儿,都得由他们管!白天这个世界归活人,晚上这个世界就归死人和活死人了,所以正府是阳间的老大,二祖就是阴间的老大!”

    张茜茜忍不住开口问,“那三皇呢?你刚才不是说有三皇吗?”

    新潮男拿过我和张茜茜手里的筷子,然后在桌上摆出个形状来,下面三根,上面两根,这才对我们说,“这上面两根代表二祖,分别是盘阳老祖和菩空老祖,下面三根分别是三皇,冀北王家是天皇,粤东李家是地皇,沪海赵家是人皇。这三皇盘踞在咱们国家上中南三个地方,势力也是各自分据。不过三皇都是为二祖效力的,这二祖为了争这三皇,千百年来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仗。现在王家和李家是盘阳老祖的人,赵家是菩空老祖的人,菩空老祖咽不下这口气,当然要动手脚了!你们村子发生那种事,八成跟三皇有关,因为二祖到底是阴间老大,动不动就打架多没面子,当然要让自己小弟去,是不是?只是不知道,你们村子得罪了那一方,才发生了这种惨案。”

    新潮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如数家珍一样,我和张茜茜听的目瞪口呆,才知道天黑之后,居然还有另外一股势力在这世间徘徊,甚至跟阳间一样勾心斗角争斗。

    只是不知道,我们村子到底得罪了那方势力,那女尸又是怎么回事?

    他这么说了之后,第二个问题基本上就不用回答了,就算村子里还有活人,那我们也必须找到这三皇,才能解决问题了。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呢!”我愣了片刻,又问新潮男。

    这新潮男说的头头是道的,我想着他肯定会回答最后一个问题,谁料他翻了翻白眼说,“我是谁,去干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你?还有啊,你也醒了,这地方是我朋友的,我朋友最讨厌有外人进他的屋子,你们吃完了吧,吃完了就赶紧走!”

    我们没想到他说翻脸就翻脸,张茜茜又问他,“你刚才说他快死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没有义务回答我们这个问题,但你救了我们的命,还借给我们钱,你不会不打算让我们还了吧?既然还想着让我们还,那你就告诉我们他怎么了,该怎么救自己的命才行。”

    新潮男的脾气喜怒无常,我自尊心特别强,他一翻脸我站起身就打算走,但张茜茜明显是为我好,我不能拂了她的好意,只能强忍着站在一旁。

    新潮男又嘲弄勾了勾嘴唇,骂了一声倒霉,刚要回答张茜茜的问题,脸色却忽然变了,“糟了,我朋友回来了,你们快走!”

    他刚说完,门口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这新潮男明显性格属于放荡不羁的那种,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种人,也不知道他朋友带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把他吓成这样。

    “你要是不告诉我们该怎么救命,我们就不走了!”张茜茜一下子抓住了新潮男的软肋,威胁道。

    新潮男一下子就软了,急急说道:“你们去南街找一个叫金殿龙的人,他们会告诉你们怎么救命的!”

    巧了,他也让我们去找金殿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