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6章 疑问
    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己床上了,我妈正坐在我床头抹眼泪。

    我是被我妈的抽泣声惊醒的,醒来后稍微动了动身子,发现我脑袋都是木的,一条腿是僵的,低头看了看,我右腿被绷带缠的严严实实的,我动了动想试试疼不疼,但那条腿却沉的跟灌了铅似的,根本就动不了。

    “你这死娃子,你总算醒了,你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吓死妈了都!”我的动作惊到了我妈,我妈发现我醒了先是大喜,接着就哭的更厉害了,“你睡了整整三天了,要是再这么睡下去,妈就不活了!”

    看我妈又哭又笑,我心里也挺难受的,赶紧转移话题,“妈,我是怎么回来的?你们去的时候,我大伯和张茜茜在干什么,你们怎么把我救回来的?”

    我挺疑惑的,如果我大伯和张茜茜之中有一个人是女尸的话,她又怎么肯放我们回来?

    “什么张茜茜?”我妈擦干眼泪一脸不解,解释说,“你和你大伯一晚上都没有回来,你哥他们不放心,早早就去接你们了,到了咱家坟地,你跟你大伯都躺在地上,怎么叫你们都叫不醒,你哥他们赶紧就把你们抬回来了。回来之后就找了医生,医生给你们都检查了一遍,说除了你的腿有个口子之外,什么事都没有,但你们就是不醒……”

    我妈说我哥他们去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张茜茜?

    那是不是表示,张茜茜才是女尸,用什么办法遮了我的眼,让她看起来是张茜茜的样子?

    可是还有很多地方解释不通,比如她怎么敢进我二奶奶的墓室,我们两在墓室里时外面的那个声音又是谁?如果我大伯给我吃的那个药丸是驱邪的,她吃了为什么没事……

    一个个问题在我脑海中来回转圈,折腾的我的头都快要炸开了。

    我妈解释了之后就又开始习惯性唠叨说什么要是我出事了,她就没有办法去见我爸之类的话,我赶紧打断了她的话,“那我大伯呢?”

    我妈的话戛然而止,眼神躲闪,我追问了几次,她才长长叹口气,“锋子,你还是先养好伤吧,等你好了再去看你大伯……你饿了吧,妈这就去给你做你做喜欢吃的鸡蛋面条。”

    我妈急匆匆离开了,很明显是不想多跟我说我大伯的事。

    我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大伯肯定出事了,要不然我妈绝对不会是这种表情!

    等我妈出去后,我立刻坐起身来,打算去看看我大伯怎么样了。我爸没了后,我大伯和三叔对我就像亲儿子一样,我跟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外人难以想象的,何况这次我大伯是为了我才出事的,我必须得去看看他到底怎么了才肯安心!

    但我起身之后才发现右腿沉重无比,我刚下床要拖着走路,身子就猛然一晃,要不是我手快扶着床,很可能就摔在地上了!

    我开始紧张了,我记得右腿被蛇咬了一下,然后我大伯在我腿上划了一道口子,难道那蛇真的有毒,我右腿被毒麻不能动了?还是我大伯划的那道口子让我动不了了?

    不行,我得拆开绷带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打定主意后,我三下五除二就把绷带给拆开了,拆开之后我就愣住了,我的右腿好好的,除了一片紫青色外,什么都没有!

    甚至,连那道一直不停朝外涌血的口子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我睡了三天,这伤口也只是可能结痂,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如初,而且没有丝毫痕迹!

    难道,我记错了,那天晚上我大伯根本没有在我腿上划一道口子?但我妈刚才也说,把我们抬回来之后,我腿上有一道口子!

    短短三天,这口子就消失了?

    我愣愣看着我的腿看了很长时间,忽然想到了什么,飞快撩起上衣看我的肚脐处,我记得那天女尸往我肚脐眼里塞了什么东西后,我的肚脐周围就变成了紫青色,而现在我的腿被蛇咬伤的那地方,也变成了紫青色……

    急急对比了一下,我的心瞬间凉了一大截,我肚脐周围和腿上的紫青色一模一样,而且细细看去的时候,形状都像是一个!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像是有人在我身上做了某种印记?

    先是肚脐,接着是腿肚子,会不会还有别的地方?

    我正骇然不已的时候,我堂弟蹑手蹑脚进来了,警惕看了一眼门外,然后问我,“哥,我听二伯母说你醒了,所以就来找你了,你,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水?怕不怕光?”

    他问的奇怪,我没好气说,“我不过是昏迷了几天,又不是狂犬病!申东方,你要是兄弟,就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咱大伯怎么了,要是你也不肯告诉我,那你可以走了。”

    我堂弟脾气很急躁,最容不得别人激他,我现在走不出去,只能从他嘴里掏话了。

    “哥,你别激我,大伯的事我爸已经警告过我了,说等你好了自己去看。我来跟你说的是张家的事,你要是不愿意听,那我走了。”没想到我堂弟根本不吃我这套,反而也将了我一军。

    我的心更沉了,我妈那反应已经够让我不安了,我堂弟居然说我三叔严禁他告诉我我大伯的情况,那我大伯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全家人都瞒着我?

    “好吧,张家又发生什么事了?”无奈,我只得退而求次,听听张家到底怎么了。

    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事情都是由那具女尸而起,那女尸又是张家人弄回来的,所以张家发生什么事都跟那女尸息息相关,我当然得关心。

    我堂弟这才来了兴致,扶着我坐在床上后,不自觉压低了声音,“张海涛疯了!”

    我愕然,张海涛是张老犟第六个孙子,心眼儿挺多的,而且有点经商头脑,在村子里开了个菜摊,生意挺红火的,赚的也不少,他怎么就疯了?

    “哥,你是不知道,这张海涛大半夜的翻到了他四婶家,全身脱的光溜溜的,还没摸到他四婶的屋子内,正好碰到有人串门,串门的看到之后直接就吼了几声,左邻右舍都赶去看热闹了。张海涛还没来得及吱声儿呢,就被几个男人给按住了,那几个男人把他关到张家的杂物间,打算第二天让张老犟拿主意呢,谁知道第二天放张海涛出来,他就彻底疯了,见谁咬谁!”说到咬人的时候,我堂弟打了个寒颤,“他咬人的时候专咬脖子,跟,跟电影里演的僵尸似的!”

    我也跟着打了个寒颤,但我快速分析着我堂弟刚才说的话,想看看是不是跟女尸有关。

    这件事乍听上去好像挺狗血挺劲爆的,其实仔细想想,张海涛的做法其实不合情理。

    就算他真的对他四婶有什么非分之想,那他也大可以在进屋之后再脱掉衣服,为什么会直接光溜溜过去,难道是为了方便动手?这理由也未免太可笑了,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会这么做。

    而张海涛不仅是个正常人,还是个挺有心眼和想法的正常人,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胡说,可能是什么狂犬病吧,还僵尸,你电影看多了吧?”其实我心里也挺害怕的,女尸都能诈尸,为什么就不能有僵尸?我这么说不过是安慰我堂弟,也安慰自己罢了。

    我堂弟还想辩解,我赶紧岔开了话题,“对了,你有没有看到张茜茜,她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不可能不出现吧?况且她还是学医的,张海涛这种情况,她肯定会去看看的。”

    提到张茜茜的时候,我堂弟的表情忽然就变的很奇怪了,皱着眉说,“见到是见了,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感觉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愣住了,自从从坟地里回来之后,我大伯很明显出事了,张茜茜又好像是变了一个人,那天我昏迷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还有,张海涛变疯的事,跟那女尸有没有关系?

    这些问题在我脑海里来来回回翻腾,翻腾的我的心像是被一只猫抓一样,压抑而难受。

    “东方,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大伯?”我现在右腿根本动不了,要是想去我大伯家,还必须有我堂弟帮忙。

    我堂弟立刻拒绝了,“哥,你还是别打这个主意了,别说我爸还有咱哥他们不让你见,就算他们让你见你也见不了。不过,你好像挺关心张茜茜的,要不我把她叫过来?”

    他根本不知道那天晚上在坟地时还有张茜茜这回事,这么说完全是属于打趣和八卦心理。

    我现在见不到我大伯,那见见张茜茜也好,至少我可以从她的言谈举止判断一些事,所以我一口就答应了,“好,你想办法让我见到张茜茜,我有点事要问她。对了,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