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4章 鬼驱蛇
    张茜茜眨了眨眼,没明白我在说什么,疑惑问我,“外面明明就是你大伯的声音,怎么会不是你大伯?”

    “因为……”我咽了一口唾沫,打算把我的推断告诉张茜茜。

    我才刚张嘴,外面又传来了我大伯的声音,“锋子,你怎么还不上来?”

    这一次,这个声音明显带了急迫。

    我还是没有回答,一颗心咚咚直跳,紧张的精神绷的紧紧的,像是随时都能崩断的弦!

    张茜茜看看我,又探头悄悄看看外面,一脸疑惑和紧张。

    整个墓穴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像是一点就能爆炸一样。

    我脑子飞快转着,如果我猜的不错,外面这个“人”不是我大伯,而是某种可怕的东西,那他叫了我们半天,为什么没有进来?

    转念一想我就明白了,说不定这墓室里有什么让他忌惮的东西,所以只能守在外面引诱我们出去。或者就是我大伯告诉我的,我二奶奶头七,生魂还在,所以护着这墓室,上面那玩意儿不敢进来!

    明白这个后,我心里忽然有了底气,等那声音再催我上去的时候,我装作痛苦无比喊了一声,“大伯,我刚才崴着脚了,现在动不了,你下来帮帮我。”

    我喊这句话的时候,张茜茜死死盯着我们头顶上大概两尺见方的入口,眼睛眨都不眨。

    外面却忽然安静了下来,像刚才声音忽然响起那么突兀。

    四周,整个墓穴内,都是一片死寂。

    我和张茜茜死死屏住了呼吸,身子僵硬,焦灼而紧张的等待着。

    等了很久,外面始终静悄悄的,那个声音像是忽然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

    “申东锋,你刚才怎么知道那不是你大伯的?”外面始终没有动静,张茜茜终于松了一口气,低声问我。

    刚才因为害怕,她跟我靠的很近,我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心神微微激荡,我感觉到小腹处又开始隐隐发热,只能刻意跟她拉开了距离回答她,“我从小就跟我大伯在一起,当然能分得清是不是我大伯。”

    现在气氛太过于压抑,我也没有心情详细回答张茜茜的问题,其实是刚才那声音让我上去的时候,不是说“你可以上来了”,而是说“你们可以上来了”。

    我大伯将我送到墓地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他并不知道张茜茜会出现,怎么会知道墓室里有两个人?

    也许你们会说,我大伯把我推进墓室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外面守着,亲眼看到张茜茜进了墓室,所以他会说让我们两个人上去。

    但我了解我大伯的脾气,我都能看出张茜茜被上身了,何况是他?要是他看到张茜茜被上身到了墓室里,就知道我会有危险,他会不顾一切冲过来救我的,绝对不会躲在暗处等我自己去解决危机。

    这种维系和判断,是亲人之间才有的判断,但我也不敢太过于肯定,只是为了保险,赌了一赌。

    但现在来看,我赌对了,刚才那个声音绝对不是我大伯!

    可如果那声音不是我大伯,又是什么东西?难道,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冒充我大伯……

    我猛然打了个寒战,不敢再往下想。

    “天,他不是你大伯,声音却跟你大伯一模一样,这太可怕了!”张茜茜愣了片刻,终于艰难吐出了这么一句话,“那东西到底走了没有,它是不是还在外面等着我们?”

    她没有再说我大伯,而是说“那东西”。

    显然,她想的跟我一样。

    她刚说完后,身子就剧烈抖了一下,然后急促尖叫了一声,“啊……”

    我本来就精神紧绷,被她这么一尖叫给吓得差点蹦起来,急急环视了一下四周,低声问她,“怎么了?”

    “刚才有东西从我身上滑下去了,凉凉的、滑滑的……蛇,蛇!”张茜茜喊出蛇的时候,已经带了惊恐和哭腔,“墓地里怎么会有蛇?”

    她刚问完,我就感觉自己身上也滑过一条凉凉的东西,心里明白这是什么,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浑身发紧,拽着张茜茜赶紧跳到了另一处地方,“不好,上面那东西好像在往我二奶奶墓室里放蛇!”

    接着墓室内昏暗的灯光,我们惊恐看到,墓室的地面上已经多了三四条蛇,大概都有成人手腕粗细,有黑的有花的,翘着头看着我们,还不停的吐着蛇芯子!更要命的是,还有更多的蛇从我大伯留的入口蜿蜒爬了下来,然后缓缓爬入那三四条蛇的队伍之中。

    很快,墓室内本来就不大的地方已经到处爬满了蛇,我和张茜茜几乎是贴在了土壁上,渐渐没有了落脚的地方。

    奇怪的是,这些蛇都高高昂着头看着我们,像是在等待什么命令一样。

    我从小就在村子里长大,也没少玩过蛇,但这么多蛇,而且这么邪门儿的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看的我长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没事,村里大多都是草蛇,没毒的。咱们不要动,免得让它们对咱们产生敌意攻击咱们。”我见张茜茜紧张的脸都白了,虽然自己也看的头皮发麻,但还是低声安慰她。

    我才刚说完,外面忽然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像是女人那种极其压抑的哭声,细细的、尖锐的,像一根钢丝一样直直戳进人心里,听起来极其不舒服!

    这个声音才刚刚响起,刚才那些昂着头的蛇们,居然一起朝我们发动了进攻!

    “卧槽,张茜茜,我们快跑,那声音很邪门儿,那些蛇好像听它的指挥!”我一看就炸了,立刻拽着张茜茜就朝上面爬!

    女孩子天生就害怕蛇虫之类的东西,张茜茜看到一群密密麻麻的蛇,别说逃跑了,走路的时候腿都软了,眼看着那群蛇就要追上我们了,我再也顾不上男女有别,直接抱起张茜茜就往头顶的地面上送!

    虽然知道这些蛇是逼着我们出墓穴的,但当时我们根本顾不上这些了,只能先爬上来避开这些蛇的攻击,总不能呆在里面活活让蛇咬死吧?

    慌乱中,我好像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张茜茜却毫不在意,拼命朝上面爬去,好歹她也是农村长大的,而且从小性格就假小子一个,身手居然相当灵活,又有我的帮助,她一下子就爬上去了。

    她爬上去之后,我心中大喜,立刻四肢并用朝地面上爬去。

    我才刚刚跃起身子,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咬了我腿肚子一下,疼的我嗷一声就翻了上来,翻上来之后我怕墓室里的那堆蛇爬上来,立刻急急搬起放在坟堆旁边的木板盖住了入口,然后坐了上去。

    坐上去之后,我立刻就感觉到木板一震一震的,应该是那些蛇企图从墓室里出来,在不停的撞击木板。

    想到几条小小的蛇都能有这么大的威力,顶的木板都能震动,我心里掠过慢慢的恐慌。

    “申东锋,你腿上有条蛇!”等木板不再震动的时候,张茜茜忽然尖叫了一声。

    我慌忙低头一看,才见一条黑蛇正咬在我腿肚子上,正用一双幽深诡异的眼睛看着我,我条件反射低头就要去抓它,却见张茜茜咬咬牙,迅速伸出小手猛然抓住蛇的尾巴,飞快拽了一把,然后猛然扔到了我家坟地下面的一块地里!

    她的动作果断迅速,一气呵成,看的我都呆了。

    “张茜茜,你,你牛逼。”呆了片刻,我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只是要证明,在危机时刻,女人也可以救男人!”张茜茜小脸苍白,浑身发抖,但嘴却硬的很。

    她这句话简直帅呆了,我忽然开始欣赏她了。

    刚想跟张茜茜贫两句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不远处忽然又传来了我大伯焦灼的声音,“锋子,你怎么出来了?”

    我和张茜茜吃了一惊,齐齐朝声音传来处看去。

    我大伯就坟地最里面,整个人都笼在黑暗中,我只能看到他模糊不清的影子,但这身影我非常熟悉,确定是我大伯!

    “大伯,你,你怎么站在那里?”有了刚才的经历,我也不敢贸然朝前走,硬着头皮试探着说,“我刚才被蛇咬了,腿疼,站不起来。”

    我大伯果然着急了,飞快朝我的方向走来,他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冲到我面前的,嘴里急急问道:“锋子,你怎么了,被咬到什么地方了,让大伯看看。”

    我大伯从黑暗处冲出来的时候,借着月光,我能看到他脸色焦灼,神情紧张。在看到他的神色时,我忽然放松了,除了我大伯,谁还能这么关心我?

    转眼间,他已经冲到了我跟前,低头去检查我腿上的伤口。

    “申东锋!”刚才一直警惕看着我大伯的张茜茜忽然叫了我一声。

    我不明所以,疑惑看向她,“怎么了?”

    “快推开他,他不是你大伯!”张茜茜尖叫一声,看我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她干脆咬咬牙朝我大伯冲了过来,狠狠撞向他。

    我愣住了,蹲在我身边低头看我腿的人分明就是我大伯,张茜茜怎么会说不是?

    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就感觉腿肚子上一疼,像是撕裂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