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1章 乱人伦
    出事的那天,是我和堂弟找过张广涛套话的第二天。

    那天中午,我正百无聊赖躺在床上玩手机,我堂弟火急火燎来叫我,“哥,不好了,张家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现在我对张家有一种特殊的敏感,听我堂弟说张家出事了,我骨碌一下就下了床,跟着他就朝门外奔。

    “张广涛和他二婶子吊死了!”我堂弟在前面跑,因为着急,他走的很快,最后干脆小跑了。

    我心头大震,赶紧跟在堂弟身后朝村子西头跑去。

    我们村子是东西走向,村子紧挨着山,西头已经到了山脚下了,村口有两棵两人合抱粗细的老槐树,我们到的时候,村子里的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把老槐树围的水泄不通了。

    我堂弟指了指南边靠山的那棵老槐树,“哥,你看,张广涛和他二婶就吊死在那棵槐树上了。”

    不用他说,我远远的就看到槐树上吊着两个浑身赤白的人。

    等走近了看清楚后,更是猛然张大了嘴,张广涛和他二婶申翠花两个人全身赤条条的被勒着脖子挂在树杈上,脸变成了紫黑色,眼睛和舌头都突了出来,身子丑陋的露在了众人面前。

    那种情景实在太震撼,我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站不起来,昨天我们还找过张广涛聊天,他看起来很苦闷,但也不至于上吊啊,还是跟自己的二婶一块上吊!

    村子里的人胆怯看着吊在槐树上的两个人,小声议论着,说什么的都有,但大多都说张广涛跟他二婶有一腿,观音娘娘看不下去了,所以才这么惩罚他们两个人,要不这么高的老槐树,他们是怎么爬上去把自己吊死的?

    我堂弟小声对我说,“哥,你说会不会是张广涛跟他二婶有一腿,正在办那事的时候被发现了,两人觉得丢人上吊死了?可这说不通啊,这么高的槐树,我爬上去都觉得吃力,申翠花根本就不可能爬上去。难道是张广涛先把她弄上去,然后自己再上去,两人一起吊死的?”

    这绝对不可能,张广涛根本没有办法把他二婶弄到那么高的树杈上!

    “难道,有什么外力把他们弄上去的?”我看看距离地面大概三四米的树杈,打了个寒战,除非是几个人合谋把两人给弄上去的,不然根本没有办法做到,而几个人合谋吊死这两个人的几率……是零。

    再说了,这两个槐树紧挨着几家住户,两个大活人被活生生吊死,他们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我堂弟颤抖着声音小声说,“不会是那新媳妇把他们给弄死的吧?”

    我的心跟着猛然一突,其实我刚才隐隐就猜到了,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那新媳妇还是不肯善罢甘休而已,被我堂弟这么一说,我慌乱看了一下四周,觉得那女尸就躲在暗处盯着我们看,等待伺机下手!

    张家人早就赶来了,一个个脸色都难看的要命,张广涛和申翠花一个是侄子一个是婶子,两个人这么赤条条挂在一起,会被村子里的人嚼死舌根的,更重要的是,家里一下子就死了两个人,那种气氛压抑的不在现场是难以体会到的。

    一家人商量了一会儿,申翠花的儿子张海洋红着眼睛搬来梯子,他们几个兄弟在下面接应,打算把吊在上面的两个人放下来。

    “不要上去!”就在张海洋打算爬到树杈上去的时候,有人远远喊了一句,声音焦灼。

    扭头一看,我大伯气喘吁吁跑来了,因为跑的太急,他的脸色涨红,跑到树下时都累的喘不过气来了。

    张老犟走到我大伯跟前,低声问,“他申叔,为什么不能放?这两个人这么吊着也不是办法,这是要全村看笑话啊……咳,造孽啊,我们老张家什么时候丢过这种人!”

    “张叔,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吉日逢大凶,男女乱人伦,这是劫难,逃不过的。”我大伯的脸色由红转白,“怕是这新媳妇怨气重,又得了我家锋子的精血,已经压不住了。”

    张老犟的脸刷的变的惨白,“不可能!”

    张老犟的肯定让我疑心,他怎么这么肯定不可能?

    我大伯也冷了脸,“张叔,现在什么情况你心里明白,我家锋子死活你不在意,你家的人你也不在意?你到现在还不肯告诉我,新媳妇怎么死的?”

    张老犟张了张嘴,又狠狠咽了下去,无论我大伯怎么问他都不再开口说话了。

    我当时气的想冲上去狠狠揍这张老犟一顿,现在女尸诈了尸,还要了他们家两条人命,可他就是不肯说新媳妇到底怎么死的,他是嫌出的事还不够大,非得再多要几条人命才行?

    还没等我冲上去,就见一条人影从槐树上直直吊了下来,然后狠狠摔在了地上,掉下来的人连一声惨呼都来不及,直接就摔死了,脑袋下面很快就流了一滩血!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懵了,片刻之后才有一个女人发出了尖叫声,“啊,死人了!”

    紧接着几个女人一起尖叫起来,然后飞快朝后退去,一刹那刚才站满人的地方就变的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们两家人还留在原地。

    我也懵了,身子晃了晃之后才看清楚了,摔死的人就是刚才爬上去打算把张广涛和申翠花放下来的张海洋!

    张家人集体变了脸,尤其是张老犟,他摇摇晃晃走到了身子摔成一滩泥的张海洋身边,脸色煞白,全身颤抖,嘴唇哆嗦着蹲下身去,只看了一眼,就惨叫一声,双眼翻白昏死了过去!

    “爹!”

    “爷爷!”

    张家人炸了锅了,吊死两个人,又摔死一个,现在张老犟又昏迷了过去,张老犟媳妇哭的呼天抢地的,脚一软摔倒在了地上,又哭着爬到了张老犟和张海洋身边,哭声撕心裂肺。

    张家人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动那个才好,最后张老犟的两个孙子抬起他急匆匆朝村子里的诊所冲去了,张老犟的大儿子留下来指挥局面。

    说是他留下来指挥,其实张老犟大儿子性子比较软,平时什么都听他爹的,根本拿不定什么主意,等几个人把张老犟送走后,他看看树上吊死的两个,还有摔死的一个,彻底乱了套了,焦灼搓着手问我大伯,“哥,你说该咋办,这,她是要我们全家人的命啊!”

    “本来她只是想要你们全家人的命,可再接下来,她就想要全村人的命了!”我大伯的声音很冷,浑身冒着寒意,“就算你们现在告诉我这新媳妇是怎么死的,我都没办法了!”

    说完之后,他扭头就走,张家老大彻底傻了眼,跟在我大伯身后凄厉喊,“哥,你得想想办法啊,这可是几条人命啊!”

    我当时气的不行,走到张老大跟前问,“我大伯刚开始一直追着你们问这新媳妇怎么死的,怎么死的,你们就是不肯说,现在还死搂着不放,是嫌出的事不够大吗?”

    张老大已经彻底懵了,我厉声质问后,他带着哭腔说,“这我真不知道啊,只有我爹知道怎么回事,他让涛子娶的死人,我爹这是老糊涂了,要害死人啊……对了,这新媳妇就是临县的,至于具体是那个地方的我不知道,我们去接的时候,有人把她送到县上胡大同家了,我们直接接过来的。”

    都这个时候了,张老大也没理由骗我了,我听完之后赶紧去追我大伯,想把得来的消息告诉他。

    我刚转过身要去追我大伯,正好碰到急匆匆赶来的张茜茜,她眼睛通红,脸色苍白,恶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哥和我婶子都是你害死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当时就觉得这丫头被吓傻了吧,这两个人怎么能算我害死的?

    可我急着去找我大伯,也懒得跟她计较,连反驳她都没有就急匆匆去追我大伯了。

    我刚跑到我大伯身边,我大伯就低声对我说,“锋子,今天晚上,你去你二奶奶坟里躲一躲。我刚才看了摔死的张海洋,他身上有……算了,你也不用知道那么多,听我的话躲起来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