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0章 线索
    张家新媳妇是怎么死的,又为什么被张家的人脱的光溜溜的放进我二奶奶的坟里,这是现在最大的疑问,也是当务之急需要弄明白的事情。

    农村人都讲究入土为安、死者为大,而张家这种有悖常理的做法实在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他们家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正是因为诡异,所以可能正是事情的关键,说不定了解张家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我就能彻底摆脱那女尸了!

    女尸诈了尸,又往我肚脐里塞了东西,我大伯再也忍不下去了,直接冲到张老犟家去问他新媳妇到底怎么死的,说他要是再这么沉默下去,我迟早会被那女尸害死的,到时候我们申家人会找他们家拼命!

    张老犟又是叹气又是捶胸顿足,一个劲儿说造孽,他媳妇也不停抹眼泪,但两人就是不肯告诉我大伯缘由,逼得急了就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死的,再逼他们两口子就死给我大伯看。

    常言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张老犟犟了一辈子,现在又吐出这种狠话来,我大伯气的一拳头把张老犟立柜的镜子砸破了,恨恨扔下一句话,“要是我家锋子出了事,你们张家也别想好过!”

    这一耽搁,就又是一天了。

    我二奶奶这时候已经在家放了两天了,大伯又是主事的,实在没时间跟张家纠缠,只得强打起精神张罗我二奶奶的丧事,叮嘱我堂弟最近几天吃喝拉撒都要跟我在一起,形影不离,说阳气重了那东西不敢再来。

    家里出了这事,我大伯怕夜长梦多,仓促办了我二奶奶的丧事,早早下葬了。

    这些先不说,单说我这两天的情况,有了我堂弟的陪伴果然好了很多,那女尸没有再回来过,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我却多了一个难以启齿的隐秘。

    自从那女尸往我肚脐里塞那东西后,我觉得我好像越来越想那事了。

    很多人会说,我现在正年轻,血气方刚的,有那方面的需求很正常,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我平时算比较克制的,虽然偶尔也会过过瘾,但一直不算经常,可最近两天,我觉得小腹处好像时时刻刻都有一团火在烧似的,脑子里整天都是想着那种事,而且还一直浮现出那具女尸窈窕玲珑的果体来。

    我想把这件事告诉我大伯,但试了好几次都说不出口,又觉得要是再这么下去,我可真就变成变态了。

    直到有天晚上睡癔症了,我抱着堂弟做了几下不雅的动作,可能嘴里还嘀咕了什么,我堂弟如临大敌,立刻告诉了我大伯,然后我大伯就找到了我,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我开始还扭捏不肯说,后来我大伯吓唬了我几句,我只能把最近的变化告诉了我大伯,我大伯听后长长叹了一口气,“她往你肚脐里塞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尸淫,这东西会让你不由自主想那事,而起还容易想到女尸。看来,这女尸没有打算放过你,还等着你主动送上门呢!你爷爷之前教给我过静心咒,你先记着,等有那念头了就想想,应该会有些用。”

    我大伯这么一说我就有些绝望,按照我大伯的脾气,那肯定是事情比较棘手,我大伯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解决,要不然他怎么会只让我念念经文?

    “大伯,我爷爷之前不是留下一样东西吗,说家里有大难了就拿出来……”我还年轻,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丢了性命,只能小心翼翼试探一下我大伯。

    我话还没说完,我大伯就粗暴打断了,“这事我自有主张,你不用管!”

    我当时就想哭,我的亲大伯啊,你要是再这么下去,你亲侄子我的小命可就丢了,就算小命不丢,凭着我现在对女人的渴望,也可能会变成弓虽女干犯的。

    但我大伯的态度十分坚决,我只能作罢。

    还是我堂弟见我恹恹寡欢的,偷偷对我说,“哥,你记得不记得大伯问张老犟新媳妇是死的,张老犟骂张广涛那句话?我琢磨,这张广涛肯定多多少少知道点什么。这样,我找人把他约出来,到村头的小酒馆来几个菜,再灌他点酒,就他那酒量,三下两下我就能从他嘴里掏出话来。”

    “卧槽,你早说啊,你哥我都快被害死了你才说!”我双眼一亮,猛然拍了我堂弟肩膀一下,豪爽说道:“你现在找人去约,酒钱饭钱算我的!”

    我堂弟一溜烟儿跑了出去,没多大会儿就告诉我他已经约到张广涛了,让我赶紧去村头的小酒馆。

    我没有片刻犹豫,立刻就赶过去了。

    我到的时候,张广涛、我堂弟,还有张广涛的好朋友亮子都在,应该是我堂弟请亮子把张广涛约出来的,要不然凭张广涛的那脾气还有跟我们家的恩怨,他怎么肯来?

    为了留住张广涛,我堂弟已经点了满满一桌子饭菜了,还买了两瓶牛栏山二锅头,就等着我来了。

    亮子虽然跟张广涛关系好,但他平时是跟我堂弟一块跑长途的,所以卯着劲儿和我堂弟一起灌张广涛喝酒。

    张广涛看到我本来还有些不自在,但喝了几杯酒下肚后,又被我堂弟和亮子奉承了几句好话,他嘴也很快就把不住门儿了,说话也放开了很多,不像刚开始那么谨慎小心了。

    我趁机问他,“涛子哥,都说你这媳妇娶回来就是死人,真的还是假的?”

    张广涛把手里的酒杯猛然往桌子上一掼,梗着脖子问我,“谁他妈说的?”

    “村子里都这么说啊。”我决定诈诈张广涛,“村子里人都说没见你家去娶亲,也没见过新娘子的人,还有人说见你们家结婚前一天半夜抬回去一个人,都猜是你媳妇儿呢!”

    张广涛的脸变了,蹭的站起身来,“卧槽,谁说的?”

    我堂弟和亮子赶紧把他按了下来,我堂弟跟着说,“全村都传疯了,都知道了,就你家的人不知道全村都知道了,是吧亮子?”

    亮子赶紧附和,表示我堂弟说的是真的。

    张广涛喝了几杯酒,脸红的厉害,眼睛也红的厉害,他愣愣看了我们三个人很久,然后一仰头喝了一杯酒,接着捂着脑袋,好半天没有抬起头来。

    我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亮子强行扳着他的肩膀让他仰起了头来,等张广涛仰起头时,我们才发现他竟然哭了。

    我们都吃了一惊,张广涛平时在村里谁都不敢惹,要不是真的作难了,怎么会当着我们的面哭?

    “这件事我本来以为谁都不知道,也没法说,再这么下去,我他妈就要被憋疯了。”张广涛抹了一把眼泪,又仰头喝了一杯酒,“我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忽然给我弄了个死媳妇回来,还让我跟她拜堂结婚,我问了我爷爷好几次,他就是不肯告诉我,谁他妈有我憋屈?人家结婚都欢欢喜喜的,我结婚……”

    我激动了,没想到我随口胡掐了一句,居然说准了张广涛的心事,他自己开始诉苦水了。

    我堂弟也很兴奋,不停灌张广涛喝酒,顺着他的话头鼓励他接着往下说。

    现在只要张广涛多说一句,我们就能多一些线索,我自救的希望就会大很多。

    可事不遂人意,张广涛刚要再接着往下说的时候,他们家老五张海洋找来了,死拖硬拽把他给弄走了,临走时还冷冷瞥了我们几眼,眼里都是警告。

    我有些挫败,眼看着就能知道更多了,张广涛却被张海洋给叫走了,真是倒霉!

    我堂弟给亮子买了两瓶酒当他约张广涛来的谢礼,然后搂着我的肩膀一起回家,安慰我说,“哥,起码咱们现在确定这新媳妇娶回张家就已经死了,而且还是张老犟让张广涛娶这个死媳妇的,以后再套套张广涛的话,事情说不定很快就明白了。”

    女尸诈尸后,我真的被吓着了,我堂弟这么说了后,我也觉得收获不小,只要再追查张老犟为什么让自己的亲孙子娶个死人,这新媳妇是哪里人就能把事情了解个七七八八。

    谁料,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们打算找机会再套张广涛话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我们始料未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