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9章 诈尸
    我大伯说,要是女尸头顶蜡烛火焰变成青色就让我赶紧跑!

    在看到蜡烛火焰变成青色时,我的心咚的跳了一下,脑袋一片空白,艰难咽了一口唾沫,缓缓朝女尸脸上看去。

    女尸还是安安静静躺着,但她头顶的蜡烛火焰急促摇曳着,像是遇到了大风快要被吹灭一样,女尸的脸被这种青色的灯光映的青白交加,看起来阴森可怕。

    我没有再犹豫,扭头就跑!

    才刚刚跑了几步,就听到床上咯吱咯吱的响了起来,像是有很沉的东西压的床支撑不住似的。

    惊恐扭头看去,却见本来躺在床上的女尸,已经直挺挺坐了起来,然后缓缓扭脸朝我看来!

    说是朝我看来,那不过是理解的女尸的动作而已,其实女尸根本就没有睁开眼,以死死闭着,脸色惨白的厉害。这女尸原本长的挺漂亮的,但浑身上下的死气让她看起来阴森冰冷,没有了丝毫美感。

    我看到女尸坐起来,再也顾不上其他,发疯一般朝门口冲去,只想着赶紧冲出去,保住小命要紧!

    我才刚扭头打算朝门口冲,就觉得整个房间内的温度骤然降了下来,屋顶的灯光也倏地变成了昏色,一阵阴风将我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冷的我猛然打了一个寒颤!

    紧接着,一道身影一闪站在了我面前。

    居然是那具女尸!

    更要命的是,女尸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身上的寿衣给脱了,全身一丝不挂站在了我面前。

    我在二奶奶的墓室里就看到过她的果体,但那时候她是躺着的,感觉还不太明显。现在她直直站在我面前,大胸细腰大屁股,还有一双让人喷鼻血的大长腿,我的呼吸猛然一窒,某处已经有了感觉。

    再看女尸时,就见她一双眼睛又亮又好看,笑意盈盈,嘴边还有两个深的能溺死人的小酒窝,此刻她小嘴微微撅起,像是等着我去亲她。

    我当时像是受了蛊惑一般,脑袋一片混沌,眼里只有女尸的盈盈笑脸,身子不受控制缓缓俯了下去,打算去亲她的嘴。

    女尸也没客气,一只小手顺着我的胸膛缓缓朝下滑去。

    隔着一层衣服我都能感觉到她的手冷的厉害,像一块寒冰似的,我被冰的哆嗦了一下,瞬间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再看女尸时,就见她依旧紧闭双眼,脸色青白,哪里有一丝一毫的笑意和美感?

    我悚然一惊,猛然就要推开已经抱着我的女尸,我才刚刚用力,就感觉一阵剧痛从肚脐处传来,低头看时,却见那女尸的惨白手指居然伸进了我的肚脐内,似乎往我肚脐里塞了个什么东西。

    那东西被塞进来之后,我只觉得肚子里冷的厉害,像是忽然被冰冻了一样。

    卧槽,她这么赤果果站在我面前,我还以为要跟我做那事呢,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厚道的往我肚脐眼里塞了东西,这东西居然还这么冷!

    “啊……”我后知后觉发出了一阵惨呼,举起手中的东西就朝女尸的头顶上敲去。

    手里的东西还是刚刚在床里侧刚刚拿出来的,是我堂弟放进去的,刚才惊慌逃跑的时候也忘记放下了,现在被女尸袭击,我拿起手里的东西就朝她脑袋上敲,也不管这东西能不能伤害到她。

    “啊……”被我手里的东西敲了之后,女尸骤然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声,本来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头发无风自动,整个山村老尸的模样,然后一把将我抓住,猛然将我抛到了床上。

    这女尸闭着眼睛的样子我已经被吓的腿都软了,现在她这么发威,我更是吓的魂不附体,全身都在哆嗦,被女尸扔到床上然后扑来压到我身上时我就想,完了完了,她肯定是先女干后杀,要将我置于死地了。

    “大伯,三叔,快,快救我……”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喊的应外面的人,在女尸扑到我身上时,我撕心裂肺的狂喊了一声,然后那女尸直接将嘴压在了我嘴上,冰凉的舌头搅进了我的嘴里,直接将我的声音给堵住了。

    她的手也没闲着,在我下面稍微动作了一下,我竟然一泄如注!

    完了完了,我没想到我的第一次,居然交代给了一具女尸,还是用的手!

    我当时只觉得全身疲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下意识就想,自己的小命怕是要交代给这女尸了。

    我这个念头才刚刚起来,房间的门就倏地被推开了,一道金色的光芒不偏不倚朝女尸身上照来,金光光芒太炽,刺的我根本就睁不开眼,只听那女尸惨叫一声,然后我身上猛然一轻,窗户重重响了一声,整个房间内恢复了平静。

    “哥,哥,你没事吧?”一阵脚步声急急传来,我堂弟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我这才睁开了眼,就见我大哥和我堂弟已经赶到了我床前,我大伯站在不远处,拿着一面古铜色八角形类似于镜子的东西,担忧看着我。

    环顾房间时,房间内却没有了女尸的身影。

    “锋子,别找了,她得了你的精血,逃了!”见我四处乱找,我大伯长长叹了一口气,“锋子,是大伯对不起你,本来算着这女尸只要了了心愿就能走的,谁知居然会生出异变。”

    我大伯说了这么多,我只听到一个“精血”,想到刚才一泄如注的酸爽感,我赶紧低头朝我腿上看去,却见我的衣库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褪到了膝盖处,臊的我满脸通红,飞快伸手去拉裤子。

    可我伸手拉裤子的时候才发现,我全身竟然软的没有了丝毫力气,连直起身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大惊,“大伯,那女尸不会是把我弄残了吧,我不会动了!”

    我大伯缓缓走到我床前,示意我大哥和堂弟扶着我坐起来,这才苦笑着说,“常言说,一滴精十滴血,何况你跟这女尸阴阳有别,被她强行给夺了精血,身子怎么会不虚?这个休息一下就好了,没事的。只是,这房间我之前仔仔细细检查过了,并没有什么能引起女尸炸尸的东西,怎么会炸尸?”

    我更是欲哭无泪,这我哪儿知道啊,我就去里面拿了个东西,她就……

    等等,女尸就是在我拿我堂弟给我那东西时忽然炸尸的,难道跟他给我的东西有关?

    我赶紧把那东西递给了我大伯,没想到我受到如此惊吓之下,那东西竟然还紧紧被我攥在手里!

    我大伯扫了包装一眼,脸色瞬间就变了,问清楚这东西是什么地方来的时候,他毫不客气一巴掌就扇在了我堂弟的脑袋上,嘴里训斥道:“你这不长心的东西,这东西最为阴秽,平时避之唯恐不及,你居然放在女尸旁边,她不炸尸才怪!她现在得了你哥的精血,只怕要成了村子里的祸害了,你这是要作死啊你!”

    这里需要交代下,我堂弟给我的东西,是某款女性兴趣用品,估计是他听了张茜茜的话,想着这种办法更简单直接能满足女尸的需要,所以就自作主张放在床上了,没想到竟然铸成了大祸!

    “大伯,我,我……”我堂弟也被吓傻了,我了半天什么都没有说上来。

    我大伯没有理会他,又紧张把女尸炸尸的过程详细询问了一遍,等他听到那女尸往我肚脐里塞了东西时,脸色刷的就变成了惨白,然后急急朝我肚脐看去。

    奇怪的是,刚才那女尸朝我肚脐里塞东西的时候,明明疼的要死,可现在肚脐处除了一片紫青色,竟然一丝伤口都没有!

    “锋子,你先躺着,我出去一下。”我大伯终于回过神来,然后急匆匆朝门外奔去。

    看我大伯的模样,我以为我死定了,所以凄惨叫了我大伯一声,“大伯,你要去干啥?”

    我大伯已经蹿出了屋子,恨恨的声音远远传来,“我去找张老犟,这次就算拼上老命也得问出他这新媳妇咋死的,不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