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8章 过夜
    张茜茜还没来得及回答我堂弟的问题,我堂弟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惊叫了一声,“你该不会是想着让我哥跟她来真的吧?老人们都说,要是活人跟死人那个了,身上会长尸斑的……”

    “申东方,你能不能正经点?”张茜茜横了我堂弟一眼,这才对我说道:“你应该知道按摩吧,按摩讲究的就是穴位,只要拿捏穴位到位,完全可以给她一次想要的感觉,就可以了了她的心愿了。”

    我开始对张茜茜刮目相看了,她居然对这种事情毫不避讳,而且还大大方方讲了出来。但瞬间我就释然了,一个敢下坟坑去摸女尸那里的地方,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女孩子!

    “可我大伯说,只是形式上的,至多做个梦……”我当时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说话有些结巴,脸红的厉害,比张茜茜还扭捏。

    我堂弟打了我一下示意我闭嘴,然后笑眯眯对张茜茜说,“我大伯说的又不一定准,他又没过过阴堂,万一你嫂子觉得我哥长的太帅,想来真的呢?你说说需要按那些穴位,有备无患嘛!”

    我当时揍我堂弟的心都有,我都水深火热了,他还有这色心。

    但张茜茜居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随口说了几个穴位,然后说,“申东方说的没错,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你还是两手准备比较好。”

    我当时有些奇怪,按道理来说,学医的基本都有可能接触到尸体,应该更不信这套才对,在张茜茜临走时我问了她一句,“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张茜茜猛然顿住了脚步,然后扭头看向我。

    “我信。”她的大眼里闪着异样的光芒,语气却异常肯定。

    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说她信的时候,我忽然打了个寒颤。

    等张茜茜走后,我堂弟一把搂住了我的肩膀,低声对我说道:“哥,要按照张茜茜这么说的话,我还有个更好的办法,你要不要听听?”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还是算了吧,你这个人都没有什么正形,还能想出什么好点子?对了,你一直在村子里,张广涛结婚的时候,你看到过新娘子吗?”

    “我刚才没当着张茜茜的面说,就是因为村子里的人都没见过新娘子。按规矩来讲,咱们这里要是同村的都是结婚当天上午去接新娘,还要闹上好一阵子;要是外地的或者比较远的,一般都会安排在咱县的宾馆住一晚,按照咱这里迎亲的规矩去接,还是要闹的。可张广涛这个媳妇谁也没见过他们家去接,结婚当天就到了,后来咱二奶奶就死了,我们都忙着二奶奶的丧事,也没去注意过他家到底怎么了。”我堂弟说这些的时候,一脸惊奇和不解,“本来也没觉得什么,但张茜茜这么一说,还真的不太对劲。哥,你说,张茜茜说的会不会是真的,他们接回来的新娘子,根本就是个死人?”

    说完之后,他的身子哆嗦了一下,惊慌看了一下四周,好像有什么东西潜伏在四周似的。

    当时的时间大概是五点多,东方的天有些鱼肚白了,整个村子里还被一层暗色裹着,到处都是朦朦胧胧的似请非清的样子,本来熟悉的村子,忽然带了一种陌生的诡异感。

    我堂弟的话更让我觉得惊疑不定,张家好好的,为什么要娶一个死人回来?

    忽然想到在我大伯追问新媳妇的死因时,张老犟呵斥张广涛的那句话……难道,这跟张广涛有什么关系?

    我在担忧过阴堂的事情时,我们家和张家都在张罗,因为张家刚办过喜事,我家正要办丧事,所以红的白的都有,倒也不是太麻烦,很快就把需要的东西都凑齐了。

    忙活完今晚要用的东西后,我家里人又忙着准备我二奶奶的丧事,因为张家把新媳妇放进我二奶奶坟里,我大伯决定把葬礼往后推,现在天气不热,尸体多在家放几天也没事。

    很快就到了晚上,按照规矩,我抱着一只红冠公鸡拜了堂,喝了合卺酒,然后就该进“洞房”了。

    进“洞房”之前,我大伯一脸严肃交代我,“锋子,现在在新媳妇头顶有一根蜡烛,你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蜡烛给灭了。万一蜡烛真的灭了,你赶紧点着,或者再点一支,只要再点的蜡烛还是黄色就没事,一旦变成青色,你就赶紧跑出来,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我本来就紧张,被我大伯这么一说,我更紧张了,声音都在颤抖,又追问了一句,“大伯,蜡烛变成青色……是,是她要诈尸吗?”

    我大伯身子抖了一下,让我不要乱说,只记住他的话就行了,还安慰我说只要完成女尸的心愿就行了,女尸跟我无仇无怨的,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可他分明比我还紧张,我从来没见过我大伯这么紧张严肃过,往屋子走的时候,双腿都是软的,还是我堂弟把我搀扶过去的。

    进去之前,我大伯还是不放心,又叮嘱了好几句,才让我堂弟送我进了屋子。

    我堂弟把我送进房间带上门的时候,神秘兮兮跟我说了句,“哥,我送了你一份大礼,待会儿看看床里面就知道了。事情要是解决了,记得请我吃大餐!”

    “你,你要不陪我一晚上?”想想我要一个人跟一具尸体过一晚上,我就觉得头皮发麻,汗毛倒竖,腿还是软的厉害。

    “还是算了吧,我可没这胆子。”我堂弟脸色一白,扶着我进了屋,等我站稳之后,他关上门一溜烟儿跑了。

    我只能硬着头皮转身朝床边走去。

    这屋子是我的,现在被收拾成了喜房,到处都是大红色,只是这红色没有丝毫喜庆的感觉,反而觉得阴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

    新媳妇躺在床上,身上穿着她结婚时的红色礼服,双眼紧闭,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处,像是睡着了一样。在床头上放了一支白色的蜡烛,发着昏黄的灯光,这就是我大伯叮嘱我一定不能让熄灭的蜡烛。

    我大伯再三叮嘱,这蜡烛肯定至关重要,我在屋子里来回转了几圈,查看了门窗,生怕有风吹进来把蜡烛给吹灭了。

    检查完之后,我才蓦然觉得屋子内只剩下了我和一具女尸,她头顶昏黄的烛光一闪一闪的,偶尔发出哔啵的响声,晃的她的脸一会儿白一会儿昏暗,给我一种她随时都能睁开眼的错觉。

    硬着头皮看了女尸几眼,我立刻怂了,拖了一张凳子坐在离床边不远的距离,手里紧紧攥着一根蜡烛,只要女尸头顶的蜡烛灭了,我立刻就把点着的给放上去,这样不会耽搁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不仅没有丝毫困意,反而觉得越来越精神,越精神就越害怕,越害怕身子就抖的越厉害。

    我大伯说跟女尸“洞房”是在梦里,可这种情况,我怎么能睡得着?

    僵坐了大概两个小时,我中间还换了一次蜡烛,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有些松懈了,还侥幸想,我要是睡不着,这女尸要是不在我梦里出现,是不是代表她打算放过我,不打算跟我做那事了?

    我当然还记得张茜茜跟我说的按摩穴位的事情,可她想到她说的什么会音穴之类的东西,我直接就不想了,先不说做这些太过于隐秘,单说这些都是对尸体大不敬,要是彻底惹恼了她,那我岂不是更遭殃?

    我堂弟居然还给我发了短信,“哥,你看到我送你的东西了没有?那东西绝对可以帮到你的,记得谢我!”

    我朝床的方向看了看,忽然想到他送我进门的时候说送了我一份礼物。

    短信上他言之凿凿说那礼物可以帮到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来,缓缓走到了床边,看着床上的女尸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缓缓朝里面探了探身子。

    我堂弟并没有刻意藏那东西,我很容易就在床内侧找到了。

    等我把那东西拿到手里,看清楚包装上的名称和图片时,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张嘴就想骂我堂弟不靠谱。

    就在这个时候,女尸头顶的蜡烛晃了晃,瞬间变成了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