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7章 过阴堂
    大伯这句话我听的清清楚楚的,听完我就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

    我听我爷爷说过尸媾,就是阴阳交合,活人和死人干那事。

    这新媳妇也不是我害死的,我还把她背到了坟地里,她跟我什么仇什么怨,死了居然还想着要跟我干那事!

    不仅是我,旁边一直听着的申家人和张家人都瞪大了眼睛看我,尤其是张广涛,他一双眼睛瞪的跟牛铃似的,我明白他的感受,就算他媳妇儿死了,他也不愿意看着媳妇跟别的男人干那事。

    我大伯终于歇过来了,抬头问张老犟,“张叔,到现在你还不肯告诉我这新娘子是怎么死的吗?要是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事情或许还有一丝转机。”

    张老犟垂着脑袋,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然后长长叹息了一声,“造孽啊!”

    叹完之后,他恨恨跺了跺脚却没有再接着往下说。

    “张叔,你现在还藏着掖着,是要害死我家锋子才算?”我大伯气的青筋暴露,语气也冲的很,“这新媳妇死的不明不白,又桩桩件件犯了大忌,她现在缠上的是锋子,下一个指不定就是谁,死人的事,你到现在还沉得住气?”

    可无论我大伯怎么说,张老犟只死死抿着嘴,就是什么都不肯说!

    “申叔,那,那该怎么办?”张老犟没有说话,张广涛憋不住凑到我大伯跟前,涨红着脸说,“真的会,会死人吗?”

    我大伯满腔的怒气都发泄到他身上了,“不会死人,难道我们申家三四十口人,大半夜不睡觉把我二婶子搁家里陪着你们玩儿呢!”

    他这么一发火,张广涛什么也不敢说了,只慌张看了张老犟一眼,又赶紧垂下了头嘀咕了一句,“她是我媳妇,别的男人不能动!”

    这次我大伯还没说话,张老犟就炸了,“不让动不让动,要不是你……算了,这次听你申叔的,他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谁敢说半个不字,看老子不揍死他!”

    张老犟不仅脾气犟,而且发起火来像一头牛,谁拉都拉不住,他这么吼了一声之后,他家那边的人都鸦雀无声的,谁也不敢吭声。

    张老犟吼完之后,才走到我大伯身边问,“他申叔,你说接下来该咋办,得先让她放了你家锋子再说。你说做什么,我们张家人当跑腿的,要什么给什么,怎么样?”

    我们这边的人早就怒火冲天了,张老犟说了这句话后,我堂弟骂了一句,“七十多的人了,到现在他妈的才说了句人话!”

    他这么一骂,张家几个孙子又楞眉横眼的朝前逼来,张老犟横了他们一眼,他们这才闷着头站住了,要不然他们肯定会冲上来揍死我堂弟不可。

    我大伯又追问了张老犟几次这新媳妇是怎么死的,可他就是不肯说,逼的急了就一句话,“除非我死!”

    无奈,我大伯只得闷声说了句,“要想让她放了我家锋子,那只有过阴堂了!”

    很多人都问过阴堂是什么。

    活人结婚拜堂叫拜堂,拜的是祖先高堂还有亲朋好友夫妻对拜,而且要选良辰吉日好时候,然后才能入洞房。

    过阴堂就是仿照活人拜堂的样子,让一对阴人“拜堂成亲”,不过拜的是阴司帝君高堂和亲朋好友,因为阴人没有办法完成,一般都是活人代为完成,然后才“入洞房”下葬的。

    还有一点最主要,过阴堂的“良辰吉日”一定要选在午夜子时,千万不能跟阳人阳气冲撞了!

    我虽然还活着,但新媳妇已经死了,死者为尊,所以只能过阴堂了。

    农村人在乎仪式,我要真是跟这新媳妇过了阴堂,那全村人都会把她当成我媳妇儿了,我长这么大连个恋爱都没谈过,居然就多了个阴妻,这我万万不能答应!

    见我梗着脖子生闷气,我大伯让张家人先去准备,然后把我拉到了一边,叹口气说道:“锋子,我知道你心里憋屈难受,可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背新媳妇上路时,我担心她会向你索命,所以一再叮嘱你只要不对劲就赶紧告诉我。可我忘记了,她是死在结婚的时候,喜气到了阴门却死了,她已经动了淫心,想要行男女之礼了,你见了她的身子又背着她上了路,她就认定你了,所以才会有摸你裤裆的事。你暂时先过了阴堂,然后跟新媳妇“洞房”了,就可以把她下葬了。”

    我大伯说到这里我已经跳起来了,“还要跟她洞房?”

    “你这猴崽子,你想哪儿去了。”我大伯居然被我气笑了,“她现在已经死了,就算要洞房也是阴魂跟你洞房,你做个梦就过去了,不用来真的。”

    我半信半疑,“真的?”

    我大伯扇了我脑袋一下,“跟尸体媾和是要得尸病的,你是我亲侄子,我能害你?”

    我大伯虽然这么说,但想到要跟一具尸体过夜,我还是害怕的厉害。

    没想到这新媳妇还挺色的,都已经死了还想着要洞房!

    “好了,你想要活命,这是唯一的办法,你现在也别想那么多,我去准备了。”我闷声不吭,我大伯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去忙活了。

    我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发泄,这新媳妇的死很蹊跷,张老犟分明知道,可他就是不告诉我们,非要让我们家来解开这困局,还得我去跟那具女尸圆方!

    真他妈的可恶!

    就在我被这件事焦灼的来回走动的时候,我堂弟神神秘秘进来了,拉着我就要往外走,“哥,有个人要见你。”

    “谁要见我?”我堂弟神神秘秘的样子让我忍不住跟着他往外走。

    “一个大美女。”我堂弟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亮的发光了。

    我猛然顿住了脚步,“申东方,都这个时候了,你哥我正焦头烂额呢,你还有心思拿我开心?”

    我刚说完,一个清脆的声音就插了进来,“我就是来解决你的焦头烂额的,怎么,不欢迎?”

    我扭头一看,就见张茜茜正笑盈盈站在不远处看着我。

    刚刚经历的诡异事情,让我对张家人普遍没有好感,就算张茜茜确实是个大美女,我还是觉得不耐烦,“你要是真想帮忙,就让你爷爷告诉我们,你嫂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张茜茜的脸刷一下就阴了下来。

    我以为她要生气了,张茜茜的性格很像假小子,脾气也爆的厉害,我这么说她爷爷,她肯定要发火。

    谁料想,她只冷冷说道:“我敢保证,我家的人没有对她怎么样!”

    我冷哼一声,“那难不成是她自己想不开,在自己结婚的时候自杀了?”

    张茜茜猛然逼近了我们几步,我堂弟吓的拉着我赶紧后退了两步,“张茜茜,是你要找我哥说帮他解决过阴堂的事情的,你这是干什么!”

    “我只能告诉你,我嫂子在进我们家门前……就死了。”张茜茜说到后面,猛然顿了一下,眼里也溢满不解和惊惧,“你们也是村子里的人,谁看到过我嫂子?”

    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为我是二奶奶死了第二天早上赶回来的,那时候张家的新媳妇也应该死了。

    我堂弟冲我眨了眨眼,然后问张茜茜,“咱们先不说这个,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帮我哥过阴堂啊。”

    “你们忘记我是学医的了?”张茜茜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过来了,“我当时虽然不在场,但也听我爷爷大概说了一下,我嫂子死了还想着那事,不就是想要一次嘛,咱们给她一次不就得了?”

    我注意到,张茜茜说的是“咱们”给她一次。

    “那你说,该怎么给?”我这边还没说话呢,我堂弟已经插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