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章 半夜背尸
    几位老人交流了一下眼神,终于由我三叔开口了,“今晚子时,你偷偷溜到西山坟地,把那具女尸背出来,到时候再做安排。”

    我瞪大了眼,他们商量了大半天,就是大晚上让我去背尸体?

    还有,那具女尸全身上下光溜溜的,我该怎么背?

    “为什么非得让我去做这个?”想到要跟一具刚死没多久的女尸打交道,我就觉得头皮发麻,声音干涩。

    我三叔又叹口气,“咱们全家的男性中,就你是命宫三方四正有天钺星的。”

    命宫三方四正有天钺星的人,有贵人相助。

    我不懂什么命宫不命宫的,只想到大半夜去坟坑里背一具光溜溜的女尸,就瘆的全身长鸡皮疙瘩。

    但我当时正年轻,热血沸腾的,一心想着为我们申家出这口气,脑子一热一拍胸脯就答应了,“好,我去!”

    按道理来说,我答应了我大伯三叔他们应该高兴才对,可他们非但没有丝毫高兴的模样,反而个个愁眉苦脸的,眼露担忧,“锋子,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可千万要记住我们所说的,一字不漏的背下来,然后我们才能让你去。”

    接着,我大伯说了三件必须注意的事情,让我一定要记住他说的话,一分一毫都不能差:

    第一,千万不能用手直接碰触女尸的任何部位。

    第二,千万不能让女尸的脚触地。

    第三,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千万不能回头看。

    说完之后我大伯问我,“锋子,这三条你能做到不能?”

    我默默牢记了好几遍,好奇问,“那女人全身上下什么都没穿,我不用手难道还用脚去碰她?”

    “你这孩子,一点正形都没有,你三婶已经在给你准备东西了,到时候你就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三叔啐了我一口,没好气教训了我一句。

    他训斥了我之后,气氛才算有些缓和了,我大伯和三叔又耳提面命的再三叮嘱我不要大意,一定要记住刚才那三条。

    等他们彻底放心时,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了,我三婶儿进来,急匆匆塞给我一样东西,说进了坟地里,把这东西套女尸身上然后才能背出来。

    我刚想细看一下我三婶儿给我的是什么东西,我大伯已经催着我出门了,说早就跟我几个堂兄弟商量好了,到时候他们在坟地入口吸引张家人注意,我从坡上避开张家人,直接从坡上下到坟地里,再背着女尸从坡上回来。

    我没有再废话,紧紧攥着我三婶给我的东西,我三叔陪着我把我送到坟地背面的坡上,然后说不能送了,他得去跟张家人打交道。

    “三叔,你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这句话,纯属是给我自己壮胆。

    我三叔走了,我小心翼翼爬上了山坡,顺着坡沟子往下下,坡沟子上都是下雨堆积的碎石,到处都是黑咕隆咚的,我几乎是从坡上出溜下来的。

    刚顺着坡沟子下到坟地里,就听到坟地入口乱糟糟的,应该是我们家的人跟张家的人理论起来了,年轻人气盛,嗓门儿又大,整条山沟里都能听到他们的叫喊声。

    我胆子忽然就大了很多,坟地入口那么多人呢,我怕什么!

    这么安慰了自己一番后,我赶紧摸到了二奶奶的坟口,咽了一口唾沫跳下了坟坑里。

    坟坑里闪着幽暗的灯光,那是伐马道的时候点着的长明灯,那口红棺材就在距离我几步之遥,棺材头放着的长明灯非但没有减少我的紧张和害怕,反而让我觉得阴森森的可怕极了。

    给自己鼓了好几次劲儿,我这才敢硬着头皮走到那口大红棺材跟前。

    大红棺材里的女人依旧光着身子躺着,摇曳的灯光下更显得皮肤白皙细腻,腰细的我一个巴掌就能握的住,挺翘白嫩的胸部,平坦幽深的小腹,还有小腹尽头的神秘……

    我大口吞咽了一口唾沫,嗓子干的难受。

    “冤有头债有主,谁害的你,你找他算账,可千万不要怪我。”虽然读了不少的书,但现在这种情况我宁可信其有,低低嘟囔了几句,然后打开了三婶给我的东西,打算背女尸。

    三婶给我的时候我没来得及看,现在打开后才看到,她给我的居然是用一大块红布缝成的一个巨大的口袋!

    我皱了皱眉,一阵巨大的恐慌攫住了我,记得我爷爷说过,人死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穿红衣红鞋,我三婶给我这个红布缝成的口袋,明显是让我装女尸用的,难道不忌讳死人不碰红吗?

    更让我头疼的是,就算这红布没什么,我又该怎么在不碰到女尸身体的情况下把她装进口袋里?

    抓耳挠腮想了很久,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大伯他们不让我的手碰女尸,那我只能先用红口袋兜住女尸的脚,然后慢慢往里面套,直到把女尸全部套进去为止。

    想到这个办法之后我立刻开始动手,先把红口袋张到最大,然后去套女尸的双脚。

    开始我很小心,也进行的很顺利,尤其是把女尸的双脚套进去之后,再往上套就方便多了,一直套到了女尸的大腿……

    做这些的时候,我虽然竭力不去注意这女尸的某些部位,但女尸的身体实在太漂亮了,小腿纤细修长,大腿匀称有力,我忍不住就多看了一眼。

    就因为多看的这一眼,我忽然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女尸的双腿之间,忽然渗出了鲜血!

    我不知道血流出来多少,但站在我的位置,能隐约看到血沾到了大腿根的地方。

    不用说,这血是从女尸那地方流出来的,而且这血还是鲜红色,抬腿的时候还能蜿蜒向下流,应该是刚刚流出来的!

    想到这层后,我整个人都炸了,这女尸也死了有段时间了,这血是怎么来的?

    还有,这血怎么从女尸那地方流出来的?

    我咽了一口唾沫,刚要去细看怎么回事,就感觉有人跳进了坟坑里,我还来不及扭头,就有人一把把我按住了,“就知道你们申家的人不老实,我们专门在这里等着呢!”

    听说话人粗犷得意的声音,应该是张老犟的三孙子张广涛!

    听到他的声音我就知道事情糟了,这张广涛是张老犟孙子里最难缠的一个,在我们村子基本上算是地痞流氓,村子里没人敢惹,唯恐避之不及。

    更重要的是,他这两天娶媳妇,棺材里的女人应该是他刚死的媳妇!

    “妈的,申东锋,你他妈想女人想疯了吧,连我刚死的媳妇儿都不放过,居然半夜里跑坟地里把她给弄了!”有人按着我,张广涛走到棺材前瞅了一眼,立刻就炸了,“老五、老六,把他给我弄上去,叫申家的人过来看看,他们家出了什么败类!”

    按着我的两个人答应了一声,拽着我就朝坟坑外拽,拽着我的有两个人,我拳打脚踢挣扎,却根本无济于事,还是被他们拽出了坟坑,扔到了坟坑外面的地上。

    他们恼恨我半夜来背女尸坏他们的事,动作都异常粗暴,把我扔到地上之后,张家的老五直接用脚踩住了我,冲他们家老六说,“去,把申家的人喊过来,让他们看看他们申家的败家子做的恶心事!”

    张家六孙子立刻跑去喊人了,我气的猛然翻了一下身子,想要把老五踩在我身上的脚给甩开。

    可我仰面被踩在地上使不上劲儿,张家老五又虎背熊腰的,见我反抗,他朝着我的腰就狠狠踹了一脚,“妈的,老实一点,居然敢去弄我嫂子,看我不整死你!”

    一阵剧痛从我腰上传来,我没有再挣扎,试图等他们分散注意力的时候再反抗!

    张广涛也爬上来了,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踹了我好几脚,嘴里骂骂咧咧的,大致就是他媳妇他还没碰过呢,倒被我给糟蹋了。

    这个时候我也明白了,这是张家设好的圈套,就等着我们家往里面钻呢!

    只是我倒霉,我们家是我来背女尸的,所以当然被他们抓住暴揍了。

    “他妈的,你们以为我跟你们张家人一样那么龌龊,放着那么多女人不碰,去弄你们家死了的媳妇……”从被按住到提溜上来踢了无数脚,我根本来不及反抗,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把自己家新媳妇偷偷放我二奶奶坟里,又他妈半夜守着坟地诬陷我,这种事也只有你们张家人做得出来!”

    我还没骂完,张广涛又一脚踹到了我脸上,踹的我头昏眼花的,差点背过气去。

    他刚踹完我,我就听到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跑过来了,首当其冲的是我大伯和我三叔,看到我被踩在地上就恼了,“张广涛,把我家锋子给放了!”

    我几个堂兄弟也冲到了前面,要不是我大伯拦住他们,他们早冲过来跟张家人打起来了。

    “申叔,你怪我们揍你们家锋子之前,你也得问问你们家锋子做了什么腌臜的事!”张广涛一只脚依旧踩在我身上,横不横愣不愣的冲我大伯喊。

    我大伯忍住气问,“半夜来背女尸出去是我让锋子做的,你有什么火冲着我来!”

    张广涛翻了个白眼,“那锋子把我死去的媳妇给日了,也是你让他干的?”

    他这句话一出,整个坟地都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