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真视宝镜
    就在最危急的时刻,以前负责守护龙族神宫的水足大长老出现了,他的本体就是一条大鱼,至于是什么鱼,我就不认识了。

    不过打长老的实力,那是毋庸置疑。而且守护神宫里的水族,也全都只忠心敖雪。

    所以这个时候,为了帮助敖雪突围,硬是和这些南海的虾兵蟹将打在了一起。

    南海二太子敖旭被大长老阻挡之后,当场便露出一脸的阴冷:“给我让开!”

    可是大长老却不以为然:“若是我不让呢?”

    大长老根本就不理会,一副你有种就来打我的表情。

    敖旭知道不斩杀了大长老,他肯定过不去,于是爆吼一声:“给我去死!”

    说完,大长老对准大长老,直接就冲上了过去。

    在凌少的背上,敖雪见状,也是对着大长老喊了一声:“大长老小心!”

    大长老并没有回头,只是大声开口道:“公主小心,这里就就给我了!”

    说完,也对着敖旭杀了上去。

    同时时间,十多只神宫守卫的水族,迅速来到了我们身边,在我们四周护卫,送我们离开这里。

    大战依旧在继续,我们也都受了伤。其中我和敖雪,算是最重的。

    在我们的身后,还有一群虾兵蟹将对我们碾杀,但因为有神宫水族的拼死抵挡,最终让我们逃离了这里。

    我们的目标依旧没有改变,还是珊瑚螺旋海域,只有到了珊瑚螺旋海域,我们才有可能最终逃脱。

    大长老的抵挡,其实也就真的只能抵挡一会儿。

    这里是什么地方?南海,是敖钦的天下、老巢,现在虽然能抵挡住安歇虾兵蟹将,可是过了这会儿,就不代表他们不会有援兵出现。

    所以凌少拼命的加速,想快些带我们进入珊瑚螺旋海域。

    就这样,我们一连在南海深处极速穿行了的二天两天,凌少几乎都快透支,但依旧拖着我们不断前行,而且每天只休息很短的时间。

    就在第三天,我们逃出龙宫的第四天,我们终于来到了珊瑚螺旋海域附近。

    因为这里的海水温度明显上升了许多,最为重要的是,水中乱流和激流也开始增多、加强。

    猛的深吸一口气儿,感觉我们终于要到了。

    而这三天,敖雪都在闭目疗伤。所以我们的交流很少,不过这会儿,敖雪的双眼却是猛的一睁。感受着海水的温度,和海水的流向。

    她当即便开口对着我们开口道:“到了,我们马上就要进入珊瑚螺旋海域了。只要进入了那里,就没有谁能追踪到我们,就算是敖钦也办不到!”

    听到这里,大家都显得很高兴。

    之所以我们不敢往北直行,就是害怕被定为,最后知道追杀。

    现在好了,只要我们进入珊瑚螺旋海域。找个地方安静的休养一段时间,让那些和我们一同来的同道有足够长的时间逃走,也让我们能够更好的恢复伤势。

    至于伤势好了如何去何从,管他娘的,现在还没想好,毕竟命都还没保住,想那么多也白想。

    这里的乱流很多,所以我让凌少小心前行,放慢速度。

    经过三天的调息,大家的伤势都有一些好转,但还是很乏很饿。

    敖雪苏醒,这会儿见我的脸庞,脸上露出一脸的微笑,嘴里只是轻轻的开口道:“你又便强了,说说我离开后,你的经历吧!”

    敖雪这会儿问起,我也不加以盈满。便说起了我为了救微轻轻,去地府采药,最后去到了仙界,的所有经历。

    其他人都知道我的经历,所有并没有好奇、多问啥的。

    敖雪听完,却显得有些沉默。

    不过当我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便对着敖雪开口道:“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老鹰、白灵、黄清等听到这句话,都露出一脸不解之色。

    什么早就知道了?心中都出现这种疑惑的想法。

    可是敖雪却明白,她微微的点头:“你之前说了,你在望乡亭见我和黑龙王交战。你知道我手中的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过了这么久,细节我已经记不起了,于是追问道:“是什么?”

    敖雪却郑重的开口:“是真视宝镜,可以看过去和今生。”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露出一脸的惊讶之色。

    但我听到这里,却明白了。敖雪一定就是我前世遇到的那个女子,我在忘川河度过的五百年,等待的就是能再次相遇敖雪。

    而敖雪,却在很早很早的时候,便使用过真视宝镜,或许知道了我的前世和她的关系。

    所以好几次对我说起过,找回我以往“荣耀”的话。

    听到这里,我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用着一脸惊疑的目光望着敖雪。

    敖雪见我这般,终于说出了所有的始末。

    话说这还得从二百多年说起,二百多年前,敖雪还是东海的九公主,那个时候黑龙王还没有出现,敖钦和大魔王也没放出黑龙王入侵东海。

    敖雪因为是龙王最小的女儿,所以敖广异常的疼爱。

    一次敖雪和敖广一同进入东海龙宫的宝库。敖雪见一面古朴的镜子还不错,便想着拿回当饰品。

    毕竟女子都爱美,敖雪也是如此。

    敖广当时并不知道,也没有察觉敖雪在宝库之中拿了一名镜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敖雪渐渐的发现这镜子有些不同寻常,竟然可以看到过去。

    一想到这里,敖雪便想开始使用这面镜子。

    果真,看到了自己小的时候。不过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敖雪想看到自己的前世。

    于是就再次使用了镜子,镜子闪烁,还真看到了自己的前世。

    前世她是一条花妖,可是在渡劫的时候失败,结果死掉了。

    其实这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那镜子竟然可以看到自己死后,至投胎时的画面。

    所以敖雪就耐着性子往下看,当她看到自己在走奈何桥的时候,真实宝镜却开始变得很是晃动,好似受到了什么信号干扰一般。

    最后画面竟然直接定格,定格在了忘川河水中的一只冤鬼身上。

    那只冤鬼虽然在重重叠叠的恶鬼之中,却依旧显得那么耀眼,他就这么望着走在桥上的自己,眼神之中慢慢的爱意。

    敖雪仿佛有些触动,奇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于是她用真视宝镜看了那只忘川河里冤鬼,也想看看他经历了什么。

    结果这一看之下,竟然吓了他一跳。因为那只鬼就是三百年人的人类至强者,这个传说流传三界,她自然也听说过。

    当看完男子以部分经历后敖雪才知道,男子是因为心爱的女子,所以放弃了投胎的机会,愿意在忘川河里等待五百年,希望在五百年后再与自己心爱之人相遇。

    可惜真视宝镜不能看到未来,所以不知道至强者的挚爱已经轮回变成了谁。

    不过冥冥之中,敖雪却隐约的发现。她的前世在路过忘川河时,河水中的至强者都会紧紧的盯着她。

    敖雪不敢确定,但也有一丝猜测。是不是她就是那个已经轮回了无数次的女子?

    这个疑问就一直陪伴着敖雪,直到东海被破,他被黑龙王抓住,最后被封印在不归河中。

    到了后来,她遇到了我。开始的时候只是想借助我特殊的命格离开不归河,同时进行修炼,以尽快的恢复道行。

    可是随着我不断的长大,敖雪却越来越心惊。

    因为他发现,我的样子竟然就是她在真视宝镜中看到的样子。

    他一度怀疑开始猜测,怀疑。因为敖雪之前是寄宿在我的身体之中,随着她道行一点点的恢复。

    她竟然在我体内察觉到了一丝特殊的力量,那种力量强大无比,却难以被唤醒。

    两个字刚才出现在了敖雪的脑海之中“仙根”,同时也确定,我就是那个在忘川河中度过了五百年的至强者再次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