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剑仙吕祖
    在这悬浮的石台阶上,我们一连走了一夜,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我们才看到了目的地。

    是一座悬浮在高天之上的巨大仙岛,仙岛之上亭台楼阁,仙气涌动,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色。

    为了早些见到白衣男子,早些得到枯骨之花。我们加快了步伐,不断向着仙岛而去。

    在经过了小半个小时的攀爬之后,我们终于顺着石台阶来到了仙岛之上。

    不过说也奇怪,我们刚来到这里。之前那些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石台阶,这个时候就那么神奇的消失了。

    望了一眼,也没多想。现在都有一点见怪不怪的感觉了,在这里,根本就不能以常理还横量。

    我们沿着大道往里走,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一处广场。

    在这广场之上,这会儿竟然还有很多道童在练剑。

    除此之外,在广场的另外一头。我看到了一座很是宏伟的道观,而且道观的名字让我猜到了主人身份。

    道观大门的牌匾之上,赫然写着三个字;“永乐宫”。

    如果对道家有一些了解,或者全真教旅游过的朋友应该都知道。

    这永乐宫,只有在全真教才能看到。

    而去这永乐宫还有别名,叫做大纯阳万寿宫。

    说到这大纯阳万寿宫,这里面可是有来历的。因为道教之中,有位祖师的道号叫做纯阳子,自称回道人。

    他所居住的道场,就叫做永乐宫。

    而这位道号叫做纯阳子的道人,真名便是七仙之一的吕洞宾,在凡间也被叫做剑祖和剑仙。

    想到这里,我当场便猜测刚才白衣男子的身份。

    好家伙,难怪见我把剑之后,那般的藐视。原来这下是遇到了吕祖吕洞宾,人家可是剑仙。

    我t在剑仙面前拔剑,还真是嫌命长。

    不过好在吕祖不和我这样的凡人计较,如若不然,打个喷嚏,就能把我们给震死。

    想明白这里之后,我便对着老鹰开口道:“老鹰,你知道我们之前遇到的白衣男是哪位神仙吗?”

    “去,我那知道?”老鹰翻了一个白眼儿。

    和水牛一般大的小霸王在听到这话之后,都很是感兴趣,这会儿伸长了舌头,急促的开口道:“是谁、是谁!”

    “吕祖吕洞宾!”我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啥吕洞宾?就是你说那个?自己成为自己徒孙的那小子?”老鹰惊讶的开口。

    一听这话,我猛的就捂住了老鹰的嘴巴。

    你t在这里说这事儿,作死啊?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

    “你t小声点!”我小声的开口道。

    可就在此时,一名道童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们面前:“二位,家师等你们很久了。里面请!”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女弟子,看着到很漂亮,因为那种气质,有些草凡脱俗,长得也水灵。

    正事儿要紧,也不废话。然后便让那名女弟子带路了,随后我们传过广场,在众多仙界小道士的目光下,直接就来到了永乐宫门前。

    在这之前,我是以为这仙界都是大仙,人口应该很少。

    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就吕洞宾这儿,就有这么多的弟子。看着这弟子的模样,也不过都是些小道士,应该没有成仙成神,或许实力也就比我们高上那么一点罢了。

    我当时虽然简单猜测了一下,但我的猜测却是对的。

    因为在仙门没有被封印的时候,这些大仙是可以下界的。看到那个弟子根骨可以,直接就招来天界。

    不过这并不代表是成仙,只是在这仙界修行罢了。唯一比房间修士厉害一点的,就是这岁数可能会多活上几十上百年。

    说不定表现好了,祖师赏赐什么琼浆玉露,直接多活上三五百年的,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因为这里就是仙界,奇花异果到处都是。

    不过禁制也多如牛毛,就算知道蟠桃园全都是蟠桃,吃了一个会长生不老,直接化作神仙,守淮桃园的也不过是个小土地。

    但也没有人敢打那里的注意,当然也有大师兄这种不怕死的例外。

    言归正传。

    当我们来到永乐宫门口的时候,三头狗小霸王被这名女子挡在了门前,说没有得到允许,三头狗只能在外面待着。

    三头狗也识趣,在大荒原做了一千多年的妖魂,也知道自己的身份。

    在这种大仙级人物面前,它就算想留下来看门,恐怕都没有资格,更加别说进入大仙正殿了。

    不过它们狗类同胞,也有混得好的,比如二郎真君的那头哮天犬……

    小霸王很识趣的留在了门口,我和老鹰便直接被带进了大殿之中,刚来到大殿之内,便见到之前遇见的白衣男子。

    男子这会儿正在欣赏一把剑,就算隔着老远,我也感觉到了那把剑上释放出的寒气,想来是一把大杀器。

    或许说,那剑就是吕祖自己的佩剑也说不准。

    我们刚一进来,带我们进场的女弟子便对着白衣男子一拱手,然后开口道:“祖师,他们已经来了!”

    白衣男子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女子很识趣的便退了下去。

    然后这大殿之中便剩下了我、老鹰还有白衣男子,见这里再没有其他人,我就想要回我的枯骨之花。

    结果我话刚到嘴边,白衣男子便率先开口道:“五百年了,这把剑已经在这里等了五百年了!”

    一听这话,我和老鹰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白衣男说的话是啥意思。

    但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开口道:“吕祖,请将枯骨之花还给我。如若不然,我的朋友可就没命了!”

    说完,我很恭敬的揖手。不管怎么说,这吕祖也算是我们这一行的祖师,对他行礼,也算是尊师重道。

    可是白衣男子并没有答话,也没有在意我叫他吕祖,算是一种默认。

    然后他继续看着他手中的剑:“你们知道这把剑的主人是谁吗?”

    我去,我那知道?可是人家都问了,也就随便的开口回答道:“不是吕祖你自己吗?”

    白衣男子听完,却是摇头:“手中猛的挥舞起那般长剑,顿时间,整个仙岛周围狂风四起,日月无光,一道道惊天剑气不断从仙岛之中射出。”

    虽然我们没有看到屋外的景色,但在这里,也感觉到了那无法抗衡的超级剑意。

    可是说也奇怪,那种无法抗衡的感觉越浓,吕祖手中的剑却于是吸引我。

    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反正很是奇妙。

    大约十几秒之后,吕祖停下。然后抬头望向我:“巫城,这把剑在这里等了你五百年!”

    “我?这把剑?”一听这话,我整个人都懵了,这谁跟谁啊?

    不仅如此,老鹰的脸上也是抽搐了几下。

    这要是在凡间,一定会骂对方是傻逼,可是对方终究是吕祖,也不会和我们瞎扯淡吧!

    “没错,就是你。”白衣男子再次开口。

    “我有些不明白,请吕祖直言!”我再次揖手。

    吕祖长叹了一口气儿,然后缓缓开口道:“这得从五百年说起……”

    五百年说起?这有是什么一个情况?

    我和老鹰这会儿完全就是找不着北,迷迷糊糊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们就来要个花,咱还变成了听故事了?

    可是我们依旧耐下性子,听吕祖给我讲故事。这种情况,可不是人人都能遇见的。

    开始的时候,只是抱着好奇去听这个故事,可是当听到结尾,我沉默了。

    并不是这个故事多么的精彩有深意,而是因为这个故事的男主角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