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离开人世
    这里是祁连教,所以很多东西只管找紫云道人要就可以了。

    不过我们前往地府的事儿,知道的人很少。

    除了我们这几个人,外加紫云道长以及白羽、何文耀、张思钒、李玄清知道以外,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

    至于为何白羽和何文耀等会知道我们即将下地府,这也是有原因的。

    紫云道长现在是白派盟主,要管理的事情很多。在听说我们有办法治疗微轻轻的时候,当场便表示会全力配合。

    要不是微轻轻,五天前白派也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因为白派欠了我们这个人情,虽然支持,可是他日理万机,根本就没空全力安排细节。

    所以就将任务交给了身为祁连教大弟子的白羽,白羽得知这个消息后,是非常的惊讶的。

    可是当她想到那晚微轻轻对我的态度和说的话,她却感觉我和微轻轻可能有另外一层关系,那就是情侣。

    虽然她误会了,但却很认真的在帮助我们,各种需求迅速满足,开启他们祁连教的仓库,各种法器随便拿。

    当然,只限于一般的。

    李玄清就不用说了,没有他,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枯骨之花。

    至于何文耀和张思钒知道,这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这二人可是走阴人,职业就是过阴。酆都他们虽然没有去过,但怎么去半步多,和半步多有啥,怎么去鬼门关这事儿,他们可熟。

    为了更加方便快捷,我找到了这二人帮忙,希望他们带我们一段。

    二人听后,竟然想都没想,问都没问我们去半步多干嘛,直接就答应了。

    或许他们是为了报答,当时我们拯救他们火葬场,帮助他们脱险的恩情。但不管怎么,有这二人帮助,我们将会省去很多麻烦。

    很快的,时间便来到午夜十一点。

    何文耀说,每晚的十二点,凡间的鬼门就会打开。到时候通过鬼门,就能轻松进入半步多,也不需要去城隍庙和土地庙登记啥的。

    而我们的魂魄离体仪式,也在晚上十一点举行。

    开始的时候本来是翔叔他们操办,可后来有了何文耀和张思钒,这事儿就由他二人主刀,毕竟人家走阴人,更专业。

    我和老鹰各自躺在一张床上,屋子里有徐半仙、棺材刘、翔叔,紫云道长、白羽、白灵、玄德、黄清,张思钒、何文耀。

    而知道我们下地府的人,也就这么几个。但每一个都信得过,所以我们也不怕事情被泄露出去,最后被鬼差知晓。

    十一点刚到,何文耀和张思钒相互一点头,便在香案上点燃了三道符,张思钒拿着一把桃木剑便和跳大神似的,在哪儿吚吚呜呜的不知道念什么。

    至于何文耀,这会儿拿着朱砂笔在我们的身体上不断的画着符文。

    二十分钟后,何文耀画完了符文,回头对着张思钒说了一声:“开始离魂吧!”

    张思钒一听这话,提起一只黄鸡,一刀就砍断了鸡脖子,鸡血四溅而出,直接就洒了我和老鹰一脸都是。

    “鸡神、鸡神、鸡引魂,下地游魂听鸡神……”

    这是张思钒嘴里的话,而且还有很多,好长一串,但我不记得了。

    这词听上去挺二逼,可是我们越听这话,越是打瞌睡。

    最后不知道怎么的,我和老鹰就这么睡着了。当我们再次在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我们坐起了身,而周围的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看着我们。

    不仅如此,对面张思钒拿着没有鸡头的黄鸡还一脸笑嘻嘻的对我们说道:“快起身吧!看看魂魄形态习不习惯!”

    一听这话,我和老鹰都下意识的一回头。只见自己正一脸鸡血的躺在床上,这会儿就和睡着了一般。

    在感受了一下自己,轻飘飘的,也没有啥重量。

    随后我试着下地,发现自己的脚根本就站不到地面,属于那种漂浮的状态。

    见到这儿,我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我此时已经不用呼吸,可是这种习惯和动作,却依旧被我保留了下来。

    可是一旁的老鹰却忽然开口道:“卧槽,原来做鬼这么爽。轻飘飘的,还挺舒服!”

    听到这话,我只感觉一阵无语,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做鬼很爽的。

    而就在我们魂魄出体后,何文耀双手迅速解印,最后结出一道剑指印,同时只听他嘴里随即念道:“急急如律令,敕!”

    话音刚落,我明显感觉何文耀的身体随之一震,随后一个半透明的何文耀,一步跨出,直接就走出了他的肉身。

    而这就是何文耀的魂魄,他是走阴人,所以并不需要什么仪式离魂。

    只需要一道剑指,便能魂魄离体,厉害非常。

    随着何文耀的魂魄出体,他的身子一软,就要摔倒。但他的师弟张思钒却一把将其接住,最后将其扶到椅子上靠好。

    何文耀魂魄离体之后,并没有多话,直接开口道:“要做的都做完了,现在拿上家伙我们走吧!”

    听到这里,我们都点了点头。除了在火盆里拿了很多天地银行的冥币、支票、金元宝、香烟,采花用的手套后特殊护目镜,我们每个人还拿了一把铜钱剑和桃木剑。

    但这东西不是用烧的,而是在灵魂没有出体以前,滴血在上面,然后用黄布包好,贴上符咒。

    现在我们魂魄出体,只要让活人撕掉黄布上的符咒,我们就能带着这东西。

    不过我们带着的,却是这些法器的“魂”,并不能将其实体带走。

    带上各种装备之后,我们便和众人一一道别。

    这一去九死一生,未必能回来。大家虽然都不舍,但也强忍着没有流露出感伤的表情,都是说让我们早去早回,一路小心之类的话……

    当我们离开房间,再路过微轻轻的病房时,我们去看了微轻轻一眼,微轻轻依旧在玻璃房间之中,如同睡着了一般。

    我看了她几眼,嘴里只说了一句;我一定会带着枯骨之花回来。

    然后我们便真正的离开了这里,这里了祁连教,踏上了去半步多的路程。

    何文耀施展法术,操控着一只鸡魂给我们带路,我们则跟在身后。

    只要跟着黄鸡走,我们就能抵达鬼门。只要鬼门一开,我们只需要钻进去就可以了。

    我们都是魂魄状态,移动速度那叫一个快,根本无视地形。大约十分钟后,我们便已经彻底的离开了祁连山脉,并且来到了祁连教的深山之中。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十二点了。

    可就在此时,我们前面带路的黄鸡忽然走到了一处山崖边上。随后鸡脚一蹬,直接就跳入了山涧之中。

    老鹰见到这里,脸部当场便抽搐了几下:“这什么情况?跳崖啊?”

    何文耀见状,不由的露出一笑:“没错,这附近的鬼门应该就是在山涧之中,我们只需要跳下去,就可以离开阳间了!”

    一听这话,我根本想都没想,随后便来到了山崖边上,嘴里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先跳了!”

    然后纵身一跃,直接就跳入了山崖之中。

    我现在的状态本来是灵魂,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下坠的情况。

    可是我刚跳入山涧之上,便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那股吸力异常的巨大,不断的把我往下吸。

    这种力量很强,根本不可抗拒。

    我只感觉天旋地转,然后眼前便化作一片朦胧,接踵而来的便是灰蒙蒙的通道。

    在这通道之中,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往上升,还是在往下坠。那种感觉反正就是天旋地转,不可抗拒。

    我预计了一下,这种感觉好似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通道口终于出现。

    我被一股大力抛出,最后“砰”的一声便摔在了坚定的地上。

    当我再次抬头张望的时候,打量四周的时候,发现这个天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天,这个世界也不再是我熟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