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茅山弟子
    微轻轻没找到,到是遇上了七煞门的血堂。

    既然血堂要在这里搞事儿,而且还被我们遇上,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之前在那几个妖道的谈话中,我们发现血堂位于兰州城的分舵,是在一处叫做野狗山中的巴林位置。

    记清楚了地址,让老鹰找度娘查好了前进路线,然后便找个一家宾馆先睡觉。

    就算知道有妖道在这里,但我们实在是太过疲惫了。要是不休息好,去了野狗山也是给别人送菜。

    不过在这之前,我给徐半仙打了一个电话。

    告诉她我们已经到了兰州,并且查到有血堂妖道准备在这里截杀我们白派人马。

    徐半仙一听这话,当场便在电话那头怒了。

    在电话里骂了几句之后,便让我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他就给我找几个帮手过来。

    至于徐半仙等人,恐怕需要在半个月之后,才会来到兰州。

    除了这些,我还将微轻轻离开的事儿告诉了徐半仙。

    徐半仙长叹了口气儿,随后将电话递给了翔叔。

    我本以为翔叔在听完微轻轻独自离开,去追寻她所谓的力量时,会大骂我一顿之类的话。

    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翔叔这一次出奇的平静。

    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便在电话那头对我开口道:“哎!这恐怕就是命运吧!这希望轻轻不要堕落才好!”

    说完,翔叔便不在和我说话。但在他的语气之中,我听到了无奈和幽怨。

    或许他的沉默,更加的表明了他的悲伤。

    要知道微轻轻可是他一手带大的,而且翔叔一直努力的让微轻轻不踏上这条复仇之路,可是她最终还是背负了家族的仇恨,开始寻找她口中的力量。

    至于那晚的事儿,我想是一道催化剂……

    又或者当时我冲上前去,一把拉住微轻轻。

    告诉她我会一直陪着她,也会帮助她复仇,屠尽修罗鬼族或许现在的情况又会不同。

    但发生过的事情是不容改变的,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挂断电话之后,老鹰和白灵问我怎样。我只是说徐叔明天会派人和我们汇合,其它的我没有多说。

    在旅馆里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便躺在床上开始睡觉。

    因为三天三夜的颠簸,大家早就累得不行,很快的就睡着了。

    当我们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这一觉我们都快睡了十七八个小时。

    养足了精神,我们三人便下楼去吃了个饭。

    而吃饭的同时,我的电话响了。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也没多想,直接按下了接听键:“喂!”

    那边听有声音,直接就传来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你好,你是巫城吗?”

    “我是!请问你是?”我露出一丝狐疑,但隐约的猜测,这是不是徐半仙给我们叫来的援兵?

    脑海之中刚出现这个想法,那女子便开口道:“我是茅山大弟子白羽,奉家师之命与你共同对付血堂妖道!”

    卧槽,这还正让我给猜对了。

    而且人家自曝是茅山大弟子,这身份。感觉档次瞬间就提了上去,要知道茅山可是响当当的大门派。

    手下弟子成百上千,遍布整个阳间。而且那女的还说自己是大弟子,看样子其道行也应该惊才绝艳。

    也不过多废话,简短的说明了情况,约定好了地点和时间我便挂断了电话。

    刚挂断电话,我便对着老鹰和白灵开口道:“好家伙,你们知道徐半仙给我们找个一个怎样的帮手?”

    “怎样的?”老鹰睁大了双眼,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白灵也露出一丝好奇之色,也在一旁望着我。

    嘴角勾起一丝弧线:“茅山大弟子白羽!”

    “卧槽,真的假的?”老鹰显得很是惊讶。

    至于白灵,则只是“哦”了一声,毕竟在她眼里,茅山不过就是一个门派,并没有太多的吸引力。

    “真的,我们约定今晚七点,在城郊见面,然后一同去野狗山!”我如实开口。

    老鹰这会儿显得幸喜,他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开口说道:“城子,你以前知道这个白羽不?”

    我那知道什么白羽,我就只知道茅山派。所以我立刻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老鹰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有些神往的开口:“但我知道,而且我还有些清楚她的底细!”

    “哦?那你说说!”我感觉有些好奇,这老鹰怎么还知道人家茅山大弟子的底细呢?

    老鹰“嘿嘿”一笑:“我十五岁的时候在茅山一代生活过,而且更是见过她……”

    说着,老鹰便一字一句的说出了他所了解的白羽,和他为何知道这些的由来。

    原来这个老鹰十五岁的时候便在茅山一代混,因为他自幼便接触了这一行。

    而且当地又是茅山,也就多多的关注了一些。

    这白羽和我们同岁,但她一身道行却出类拔萃。

    白羽自幼在茅山长大,是当代掌门李玄清的开山大弟子。

    所以这李玄清是师傅,也是父亲。而且白羽自幼耳听目染,对道门各种奇门遁术,都有一定的造诣。

    而且修为也高出同辈人很多,以十五岁的年纪便开启了英魄中期境界,在整个道门之中,都属罕见。

    这里要提一下,二十岁后开起脉轮容易,很多人都在二十岁以后能开启第一脉轮,英魄。

    但要想二十岁以前就打开第一脉轮英魄,并且修行到中期。

    这就得看天资的,因为人体都还没有发育好,想突破脉轮,是极其困难的事儿。

    百个同辈中人,能在二十岁开启脉轮的,未必能有一人可以办到。

    而且越是往前推移,年龄越小,开启脉轮的难度也就越大。

    能在十五岁就开启脉轮的,万人之中几乎都难以寻到一人。

    而且过去了这么多年,白羽早就成为茅山年轻一辈中的领军人物,实力强横,就算我们也未必是其对手。

    听完老鹰的诉说之后,我当场便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的资质,恐怕与白灵不相上下。

    白灵便是万中无一的修行天才,没想到在茅山,还有这么一位。

    但就是不知道白羽现在道行几何,不过据我猜测,在高也不可能高出我太多。

    我的身体被敖雪用龙源淬炼过,更是在龙族神宫里,得到了老龙的一些本源之力。

    如今我的道行已经是中枢中期,就算我的天赋没有白羽好。但我的机缘却很大,所以我初步推断,这个白羽的道行可能和我差不多。

    在我们这个年纪,能突破到力魄的,几乎就是那种不出世的旷世奇才。

    要么就是有大机缘的人,运气好的爆,一不小心就踢到了什么山门仙宝或者山中灵根。

    不过这种人也不过是少数,并不多。

    但不管怎么说,我都对今天即将出现的茅山大弟子白羽很期待。

    我真想看看,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其道行达到了何种高度。

    吃过饭后,我们回到宾馆躺了一会儿。大约在下午三点的时候,我们便这家伙出了门。

    这地方我们不认识路,坐公交肯定不行。所以我说了地址,让出租车司机直接带我们去。

    大约用了快两个小时,我们才到达目的地。不过兰州和其它城市差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堵车。

    来到约定地点之后,发现这里比较荒凉,周边也没有活人居住的地方,全都是破烂不堪的烂房子。

    而且这里是一处三岔路口,路口处竖着几面路标,上面分别标注了每条路通往的地方。

    而其中一块路标上真好写着:“野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