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赠送宝贝
    何文耀此言一出,我当场就愣住了,竟然还有这样的道门宝物。可以隐藏我身体之中龙气,要知道美女姐姐在我身体之中,我们是很危险的。

    美女姐姐是东海龙族,对手可是黑龙势力。他们一定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或者本能的察觉到我们。

    那么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就需要利用某些东西、秘术、又或者是宝物,将自身的气息屏蔽,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不至于在危险之中。

    不过在我惊讶至于,让我更加震惊的还是这个何文耀的“阴眼”,和他们走阴人这一个派系。

    我身体之中的美女姐姐,几乎没人可以发现。当然,除了实力强横无比的龙族和强大的道门道士。

    这个何文耀,道行比我低竟然能察觉到。可见他们这个所谓的阴眼,是多么的厉害。

    想到这里,不由的露出去一脸的惊疑之色。同时睁大了双眼,望着眼前这个牛逼哄哄的何文耀。

    让我又一次认识了走阴人的特殊,和道门每个派系的特殊道术和手段。

    何文耀见我望着他,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城兄弟,你你也不用紧张。我道统繁衍万年之久,三清当世所有的一切在我看来都是合理的,就算是微小姐和你。虽然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我知道你们是你好人。”

    说着,这个何文耀便已经拿出了一枚玉坠,是挂在腰上的那种。上面有一条鱼的标记,看上去很是古朴和特殊。

    何文耀拿出这东西之后,便对我开口道:“就是这东西,看式是一枚玉佩。但里面却内涵符文,是我一次偶然的机会,在鬼市所得!”

    说着,何文耀就将这东西交给了我。我拿在手上,感觉异常的冰冷。好似一块寒冰一般,是我见过玉佩之中,最为特殊的一枚。

    何文耀见我接过,有对我开口说道:“卖家说这东西来至南海,是南海先民的物件。最后辗转,流落到了鬼市,然后被我和师弟得到。”

    说到这里,何文耀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口道:“而这样的玉佩有三枚,我将其全部买下。我和师弟各有一枚,用来对付这个修罗鬼族的追踪,这一枚,我将其送给你。”

    我拿着这枚看式都很贵的玉佩,而且那种入手的感觉,和一般的玉都不同。就算是这个材质,应该都是极品。

    如今这玉佩之中,更是加入了符文,可见这东西贵重。

    “何先生,这东西是不是太贵重了!”我有一丝不好意思,东西还好,真不好意思收下。

    可是何文耀却笑着开口:“没有什么贵重的。要不是你们,今晚我们全都得死在这里。而且这东西对你们来说,应该会有一些用处!”

    卧槽,这东西岂止是有用?是非常的有用。有这东西在,我们可以避开那些烦人的敌对势力。

    而且还不怕被那些懂得易术的老道士,算出准确的方位。完全就是至宝,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

    如今何文耀如此开口,我也不好拒绝。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这个何文耀微笑着点了点头。

    何文耀见我收下,也是对我淡淡的一笑。之前的那种冷淡,这个时候也变得缓和了不少。

    当然了,我们救了他们,不然他们全都得死在这里。以万宝阁火葬场的势力,肯定不会是今晚这些鬼族厉鬼的对手。

    接下来的,我将玉佩收好。然后便回到了老鹰等所在的位置,微轻轻依旧在昏迷当中。其余人也都没有离开,今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大家都不敢擅自离开,完全那些个脏东西杀它一个回马枪,那可就难办了。

    所以大家都聚在一起,聊的话题大都也都避开了我们几人,这都是何文耀故意的。

    何文耀用阴眼看出了我和微轻轻身体中的秘密,我虽然不知道它是否看到了美女姐姐。但他之前的那些话,却显然是看出的端倪。

    所以话题之中尽量不讨论关于我们的事儿,这也算是一种保护也不让我们显露秘密。

    要知道这些秘密,我们都是不视人的。所以何文耀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很妥当。

    因此,我们的话题大都是今晚的厉鬼、鬼族。

    张思钒和何文耀说,今晚来袭击我们的鬼族势力中,并没有真正的鬼族成员,而是一些附属势力。

    因为鬼族的鬼,全都是鬼怨。而今晚是没有出现鬼怨的,所以这鬼族派出的,都是些外围小弟。

    但对付几个英魄巅峰的小道士,恐怕也用不着成年鬼怨出手吧?

    除了这些,我问这个何文耀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何文耀说,之前他们是没有准备。所以今晚只能在这里死守,如今他们的位置已经暴露,要是在留在这里,就只能是个死。

    它与鬼族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知道鬼族势力强大。所以他决定明早就带着妻儿离开这里,有那种可以隐藏气息的玉佩护身,只要逃离洛阳,它们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同时何文耀还告诉我,说明天就是道门联盟宣布道门大会举行的门派地点。等道门大会的时候,他会和他师弟张思钒前往,将这修罗鬼族重现世间的事儿反应上去。

    到那时候,让我们也进行一个作证。好让道门之中的前辈们,也好早作判断。

    这事是好事,对整个阳间都是善事。我、老鹰、白灵,自然是义不容辞。

    随后何文耀问我们之后要去哪儿,我说去鬼市,我们准备去那里买些东西。

    何文耀等也没问我们买什么,他只是扭头望了一眼自己的师弟,张思钒。

    张思钒见何文耀的眼神,随后便是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三道符咒,然后又拿出笔在一道符咒上开始书写了起来。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张思钒便对我们说道:“这是开眼符咒,这上面写有画符方法。这个我们送给你们,去了鬼市之后,用符咒比牛眼泪方便很多!”

    用这个符咒开眼,比这个牛眼泪看眼其实是好很多,而是太多太多。

    我们都是驱魔人,对符咒术又着天生的吸引力。此刻听说人家要送这个符咒术给我们,我们心都都是一喜。

    可是转念一想,却又感觉不好。刚才我便收了这个何文耀的玉佩,现在又拿人家的开眼符咒术,这是不是有些贪得无厌啊?

    我心里这样想着,感觉有些不妥。

    可是何文耀和张思钒皆是性情中人,根本就没有介意那些,也没有想那么多。直接就将这符咒术和三道符咒,直接就塞给了我们。

    我们一番感谢之下,对彼此的印象也加深了很多。

    就这么,这一夜在我们的闲聊之中度过。大约在早上六点的时候,微轻轻醒了。

    见微轻轻转醒,众人都很是高兴。而转醒后的微轻轻,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只是我二人的眼神交流之中,放佛都多了些什么。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好和微轻轻过多的探讨。对于她是怎么知道我身体中有一条龙的事儿,也只能找个时间才能提起。

    现在微轻轻转醒,我们也必须离开这里了。

    因此,我们带着微轻轻向何文耀和张思钒以及七八位烧尸人告别,说道门大会再见,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老鹰问微轻轻。问她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而且还能出现黑色的道气。

    微轻轻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这不过是我的秘术而已,只是施展这种术法。会消耗一些本源,所以我以前都没有施展过!”

    对于微轻轻这样的说辞,我当然不信。我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微轻轻编造出来的说辞而已。

    真正的真相,还得我询问微轻轻之后才能知道……